乐视汽车的6亿美元融资,与法拉第未来的工厂停工疑云

昨天下午, 36氪据腾讯财经消息 ,乐视控股旗下乐视汽车15日已确认获得6亿美金投资、先期支付资金为3亿美元。 投资方为乐

乐视汽车的6亿美元融资,与法拉第未来的工厂停工疑云

昨天下午, 36氪据腾讯财经消息 ,乐视控股旗下乐视汽车15日已确认获得6亿美金投资、先期支付资金为3亿美元。

投资方为乐视控股创始人贾跃亭在长江商学院的多位同学、包括恒兴集团、海澜集团、成信集团等。

“股权结构还没计算、具体条款也暂时不便公开,我们是财务投资,不参与具体业务,我们信得过贾跃亭,第一笔资金为3亿美金,大概会在12月中旬左右到位,第二批资金看后续情况再做安排。”上述投资者告诉腾讯财经。

腾讯财经表示,此次投资谈判时间从昨天开始,今天下午签订协议,仅有不足两天时间。

乐视此次的融资消息曝光,正值乐视资金吃紧的当口。11月6日,乐视控股CEO贾跃亭发布一封全员内部信,反思因节奏过快导致公司资金不足,宣布要停止烧钱扩张。

贾跃亭在全员信中表示,目前乐视的资金和资源其实非常有限。一方面乐视汽车前期投入巨大,陆续花掉100多亿的自有资金,直接导致其个人对LeEco的资金支持不足。另一方面,贾跃亭表示乐视的融资能力不强,方式单一、资本结构不合理,外部融资规模难以满足快速放大的资金需求。

那么,此时乐视汽车融来6亿融资,算是对此前乐视资金链紧张的一种缓解么?如果贾跃亭将之前乐视的融资视作“能力不强、方式单一,资本结构不合理,”那么,此时的这6亿融资,算是延续之前的“单一方式”,还是孕育着什么融资新动向呢?还有乐视汽车在美国投资的FF汽车工厂,近期停工消息频传,又该作何处置?

乐视汽车的融资

今年9月19号,贾跃亭在919晚会现场宣布乐视汽车获得10.8亿美元首轮融资,并且披露了参与此次融资的投资方名单。其中包括国家电网旗下英大资本、深圳市政府投资平台深创投、联想控股、民生信托、新华联以及宏兆基金等机构。

贾跃亭对此的评价是,“首轮融资完成,加上此前投入的自有基金,已能基本满足汽车生态需求,自此不再需要我个人和LeEco的资金支持。”有知情人士指出,在获得此次融资之前,乐视汽车共投入近3.5亿美元,全部为贾跃亭自己掏钱。

值得注意的是,首轮10.8亿美元的融资宣布完成,虽然这对造车而言并不是一笔“巨款”,然而异于融资发布常规的是,乐视汽车并未对投资方各自所占股份这一关键信息进行披露。首轮融资究竟是常规的股权融资、还是债权融资,乐视语焉不详。

事实上乐视自己也曾给出过一个融资、上市的时间表:

乐视汽车预计,公司能在2019年-2020年实现盈亏平衡,EBITDA转为正;乐视汽车在2016年至2022年的总投入将达79亿美元,主要以贷款形式解决,计划股权融资三轮A轮、B轮、Pre-IPO。

从上面看到,乐视汽车的总投入预计为79亿美元,主要将以贷款的形式解决。贷款也即债权融资,一旦平衡不当,对于融资方就会产生不利影响。

彼时曾有消息显示,乐视汽车A轮融资的可转债利率为年利率12%。乐视汽车的退出方式如下:

本次投资以可转债的方式进入,若在18个月内未完成A轮融资,将由乐视超级汽车按照约定的本息(年利率12%)进行回购,并由实际控制人承担无限连带责任担保;18个月内顺利完成A轮融资,债权将转股份,投资者可在后续融资轮次或IPO退出。

针对以上退出方式,当时乐视方面只是很简单的回应称,乐视超级汽车首轮融资由乐视控股投融资部正在进行中,但不方便透露更多信息。

对照来看,今天乐视汽车宣布的6亿美金投资也和首轮融资类似,投资方为乐视控股创始人贾跃亭在长江商学院的多位同学、包括恒兴集团、海澜集团、成信集团等,同样未透露股权结构,投资者的说法是“股权结构还没计算。”

那么,如此“不精确”的融资方式,是贾跃亭口中所说的“融资能力不强、方式单一,资本结构不合理”么?未来计划开展的几轮股权融资,乃至Pre-IPO融资,最终会如何开展呢?

在真正搞清楚乐视汽车的融资路数之前,或许我们应该聊聊造车究竟是怎样一回事。

乐视在如何造车

对于一个如此外向的企业,梳理乐视如何造车的路径并不困难。

2014年12月,贾跃亭微博正式公布“SEE计划”(Super Electric Ecosystem超级电动生态系统),随后乐视开启了一轮接一轮的挖人历程,招纳了包括原上海通用汽车总经理丁磊、上汽大众总经理张海亮、原英菲尼迪中国总经理吕征宇、原搜狐汽车事业部总经理何毅、前百度无人驾驶项目负责人倪凯等人。

在2016年4月20号乐视拿出那辆超级汽车概念样车LeSEE之前,乐视在造车这件事上几乎是以又挖到多少重量级高管向外界标榜肌肉。

但事实上,高管加盟是其一,这其实反映的是乐视汽车对未来整个汽车生态布局的理解,这还体现在乐视汽车的对外投资上。

对于乐视汽车而言,整车研发是核心,但复杂如汽车,其研发是需要时间周期的,也就是说,其实在乐视高调挖车企高管加盟、搭建团队、布局研发的过程中,乐视汽车的力量是相对薄弱的,正处于蓄力的蛰伏期。生态战略之下,乐视汽车不可能等整车团队全部部署到位后,再完成相关业务框架的搭建。而这就需要部署一些对外的投资。

直到去年下半年,乐视汽车仍将对外投资布局作为一条主线,彼时,乐视控股投资部的投资人员积极为乐视汽车寻找相应的合作伙伴,从汽车电商、停车企业、乃至充电桩,不一而足。不夸张的说,在乐视重点开展对外布局那会儿,乐视汽车的自身业务人员还未悉数到位。截止目前,乐视汽车的对外投资公布出来的有充电桩运营平台电桩,并与停车运营平台“停简单”达成合作,此外,乐视汽车还投资了四五家产业链企业,但尚未对外公布。

在乐视汽车自身的造车业务尚未真正起来之前,对外投资布局是最经济、最快的产业介入方式。彼时,乐视汽车一直在建厂、开展生产。

2016年8月11日,贾跃亭宣布投资近200亿元建设乐视超级汽车工厂和汽车生态体验园,该项目落户浙江省德清县。产业园涵盖智能互联网电动汽车先进制造、生态展示、观光体验的乐视超级汽车生态体验园区正式落户浙江省德清县,总投资额为近200亿元。根据双方规划,根据项目规划,乐视超级汽车生态体验园区第一阶段规划用地约4300亩,计划年产40万台整车。

其中,一期项目投资60亿元,年产能为20万辆整车;二期计划于一期投产后两年内开工建设,扩产产能20万辆整车,项目投资60亿元。与园区配套的商务园则主要包括行政办公区、配套设施建设等,投资额为20亿元。

也是在此期间,乐视汽车的投资策略从对外投资布局为主,变为投融资并行,即造车本身作为一项开销巨大的业务,变成了乐视投资部门的主要融资服务对象。我们可以将乐视超级汽车和FF视作乐视汽车的两个子品牌,目前FF的研发已经做得差不多了,未来过渡到生产阶段,乐视汽车将像任何一个有规模的车企一样,销售、地面网络支持将耗用其大量资金。

对此一个直观的体现就是FF即将发布的量产车、以及乐视汽车自九月以来自身的融资。

贾跃亭在内部信中提到,“2017年初的CES,乐视战略合作伙伴FF首款量产车即将与全球用户见面。”

先是乐视汽车获得10.8亿美元首轮融资,后是昨天已确认的6亿美金投资,二者均未提到股权结构。正如上文所言,一个合理的推测是乐视汽车采用了可转债的债权融资。

其一,乐视造车毕竟是一个风险极大的项目,在有成熟产品出来之前,资方和项目方对企业估值几何不一定有一致的结论,而此时,先让资方以可转债的形式投资乐视汽车,后期乐视汽车准备进行股权融资之时,再请相应的券商、投行做相应的估值测算,彼时资方手中的债券将转换为股权。

其二,从拿钱角度来看,同样因为造车是风险较高的项目,在乐视汽车目前只有研发、团队等对外、但尚未有成品出来的时候,常规基金不一定敢碰这个项目,此时从产业角度而言,首轮资方和本轮资方的钱反而是更好拿到的。

FF

法拉第·未来(Faraday Future)作为乐视汽车在美国投资的合作伙伴,对乐视汽车显然有着重要的意义,据乐视汽车内部对于子品牌的定位,FF将作为乐视汽车旗下的豪华车,乐视超级汽车则覆盖更大众一些的市场。贾跃亭在复盘乐视资金链的内部信中,都不忘提到FF,称FF首款量产车即将在2017年初的CES上首发。

而与量产车紧密相关的,便是制造工厂。

不过早在今年10月份,乐视在美国旧金山艺术宫举办“破界化反共享生态世界”发布会过后,就有传言称FF工厂建设或将有停工的可能。贾跃亭作为FF的主要投资者,已经在这个项目上投入了3亿美金,FF藉此得以正常运转。但乐视和贾跃亭近日承认的资金链紧张,最终还是影响到了FF。

最初,外媒爆料获得了一封10月10日Aecom副总裁及项目主管Robert Gay发送给法乐第未来的信件。Aecom是负责法乐第未来工厂的建设承包商,信件显示,Robert Gay本月致信法乐第未来,称其拖欠了9月份2100万美元的工程款,并指出公司还应在10月和11月分别支付款项2530万美元和1180万美元。

Gay威胁称,如果未来10天再收不到法乐第未来的款项,那么这个耗资10亿的工厂将面临停工。这也令外界对于这家贾跃亭投资的汽车工厂的财政状况产生疑虑。

彼时,乐视方面的回应是,Faraday Future与Aecom的合作关系牢固,仍会共同建立工厂。

然而昨天下午,FF工厂建设停工的消息再次传来。据Businessinsider消息,FF位于内华达北拉斯维加斯的工厂已经停工,FF与项目承包方Aecom联合发表声明,称“工期已经推迟到了2017年春天。”二者声明表示:

“Faraday Future工厂今年早些时候在北拉斯维加斯动工,这一项目预计耗资十亿美金。截止目前,我们已经完成了奠基的工作。接下来,FF将暂时调整工厂的建设计划,预计明年早些时候重新开工。我们对我们的客户和员工依然保有承诺,并希望能够顺利这座工厂的建设。”

在上周日,内华达财政部长Dan Schwartz刚刚在《拉斯维加斯评论》上评论道,“从一开始我们就对此事表达了担忧,我们认为FF并没有足够的资金来完成这项工程。在过去的几周里,我们的担忧只增不减。”

FF是乐视汽车的重要子品牌,它也是乐视超级汽车LeSee背后的技术提供商,其对乐视超级汽车有着极其重要的战略意义。如果说乐视超级汽车汇聚的丁磊、张海亮、吕征宇、何毅、倪凯是一线汽车大佬,那么FF背后的汽车人才堪称全球顶尖,并且更加偏重技术:

  • 一个月前,FF布局无人驾驶车用的地图定位导航系统,从苹果挖来地图专家Sinisa Durekovic,而Sinisa Durekovic刚刚在今年六月份加入苹果,此前他曾主导了宝马在用的卫星定位导航的研发。

  • 两个月前,FF从大众汽车挖来Joerg Sommer,负责汽车的产品营销和上市计划。

  • 三个月前,FF还成功挖角特斯拉,特斯拉数据科学家Gregory Ryslik加盟FF,任数据科学分析负责人。

  • 人才流失到FF的还有苹果,同月,苹果泰坦项目自动驾驶和机器视觉专家Bart Nabbe加入FF。

  • 通用电动车驱动专家Peter Savagian加入FF。

  • 供职丰田达15年之久的设计师Jin Won Kim加入FF,任FF外饰首席设计师。

  • 五个月前,前法拉利北美公司CEO Marco Mattiacci加盟FF。

  • 更早些,七个月前,新上任的FF汽车制造全球副总裁Dag Reckhorn此前曾在2009-2013年期间负责了特斯拉Model S的生产制造。

  • 博世首席工程师和首席自动驾驶专家Jan Becker加盟FF,主导自动驾驶方面的研发。

一个小小的创业公司,能在短时间内支撑起如此豪华的团队,一个重要的原因便是这些人对FF所抱的预期,即这家公司有足够的财力支撑量产车面世。

现在,FF工厂建设停工声明已经发出,在大洋的彼岸,FF的重要金主贾跃亭同期宣布乐视生态资金吃紧,这些因素综合起来,不能不引起这些优秀人才的担心,即FF究竟有没有能力真正把一款量产车做出来。

昨天乐视汽车已确认获得6亿美金投资,这笔钱能继续支持乐视汽车和FF继续前行一段时间,看上去背后的金主依然还在,但相比此前各方心中确信不疑的形象,这座金主看上去不那么金灿灿了。在低潮期,或许这些优秀人才将会寻找新的机会。

不知道这位一个月前刚刚加入FF的Sinisa Durekovic作何感想,他在加入FF之前,只有耐心在苹果呆了四个月。

我是36氪汽车记者,负责特斯拉、无人驾驶、新能源、车联网、出行及后市场,欢迎直接与我联系,微信:18701404010

未登录用户
全部评论0
到底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