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客
关注科技互联网

特朗普时刻,中美互联网如何进入竞合新阶段?

当全世界进入惊恐“特朗普时刻”,不光是硅谷的网络大佬们没有准备好,远在大洋此岸的中国网络巨头们也有点惶惶然睡不着。

特朗普时刻,中美互联网如何进入竞合新阶段?

(每年一度的世界大会,更像是国内业界大佬们的乌镇聚会时刻)

不信且看,每年一次的“世界互联网大会”,2016年进入了第三届,可是来的“世界客人”越来越少,尤其是美国作为全球互联网的策源地和执牛耳者,去年还有个把美国互联网公司的副总裁与会,今年索性连副总裁们也缺席了。

这样的一个“世界”,只能是个假想的、充其量的中原世界网络大会。

特朗普时刻,中美互联网如何进入竞合新阶段?

从四大发明到互联网,今天世界的技术演进已经步入智能机器人阶段,可是我们的大帝国中心思维似乎还没有切换过来。事实上,基于中国互联网发展现状的一个清醒现实是:中国称得上是全球互联网第一大互联网应用服务市场,但是在IT和互联网技术创新方面,我们和美国依然有着实不小的差距。

反映在中国互联网业界,首先表现为一系列在互联网转型时期的“不适应症候”。试以BAT三大巨头为例,一贯爱吃“独食”的百度已经迷失了技术方向,这一次抱住了根本不接地气的人工智能和物联网;阿里忙着从电商转向数字娱乐;腾讯尽管在移动时代发现全面社交工具微信,眼下也有点忙于“收割盈利”,微信一个社交工具已经被绑上了各种各样的附加功能,几成万能包袱,而在下一代替代性产品方面,腾讯也在苦苦寻觅。

就此而论,无论从国家、区域、乃至全球的网络空间治理来说,还是互联网商业领域,一旦中美两个既竞争又合作的伙伴之间,如果不能出现整合,那一定只能是自我中心、妄自尊大的“半孤立世界”,它不仅和互联网自由、开放的精神本质背道而驰,而且最终只会迷失自己的发展方向。

特朗普时刻,中美互联网如何进入竞合新阶段?

特朗普时刻,中美互联网如何进入竞合新阶段?

在搜索领域一家独大的百度就是一个的一个范本。在2005年百度上市之前,Google曾经是百度的战略投资者,占有百度公司上市前2.6%的股份,5年后的2010年Google因为政府原因退出中国市场。偏好吃独食的百度由此不仅垄断了中国搜索市场,其骄纵自大也触发了公司后来一系列的丑闻(从2008的竞价排名、到2015年莆田游医与百度的竞价广告风波,再到2016年的贴吧魏则西事件),直到今天,百度已经成了一个完全迷失了技术方向的公司。

充分的自由市场竞争,才有可能推动技术创新进步,这是美国过去200多年来建立帝国霸业的不二法则。在2016年11月全世界进入特朗普时刻之后,中美互联网领域之间的竞争合作关系,也将迈入一个更加充满“不确定性”的危机时刻。

众所周知,正是奉行反自由贸易和全球化的极端保守主义,以迎合美国底层民众的思维和情感需求,才将特朗普这位被称为“硅谷最不受欢迎的人”一路送进了白宫。

特朗普时刻,中美互联网如何进入竞合新阶段?

(整个硅谷,除了一个人,悉数站在了特朗普的对立面)

他不仅大骂亚马逊CEO杰夫·贝索斯旗下的《华盛顿邮报》垄断媒体资源,还公开指责苹果把工厂弄在国外以及Facebook 雇佣太多外国员工而影响了美国人就业;他甚至鼓吹比尔·盖茨帮忙美国政府关掉互联网,来阻止 ISIS 利用社交网络进行恐怖渗透,还声称要取消硅谷用来吸收国外重要技术人才的H1B签证。

正是这样的保守主义,使全体硅谷精英站在了特朗普的对立面(唯一的例外就是被称为硅谷精神领袖的 PayPal 创始人以及风险投资人彼得·蒂尔(Peter Thiel),他是唯一公开支持特朗普的硅谷人)。可以想象,特朗普2017年正式就任之后,中美的互联网合作会面临更多的变数。

特朗普时刻,中美互联网如何进入竞合新阶段?

(硅谷精神领袖彼得·蒂尔,唯一坚信特朗普能够改变美国的硅谷人)

首先,特朗普强硬推行的对华贸易壁垒政策,会进一步阻碍中美在尖端科技领域的技术交流,使得原先布满裂痕的中美互联网鸿沟扩大。在一些特别领域内,如网络监控和反监控,中美之间可能会爆发更多的冲突。对于中国互联网企业来说,尤其是像华为、中兴等企业,这意味着它们进入美国市场会遇到比过去任何一个时期还要高的贸易政策壁垒。

其次,特朗普在外来移民的极端保守倾向,必然会对中美之间的技术人才流动施加不利影响。别看中国今天已经成为全世界第一大互联网应用市场,我们拥有微信、支付宝、天猫、京东和快速的快递大军等一系列骄人成绩,但当初这些学习范本几乎都是一无例外来自美国,而像李彦宏、张朝阳这样的第一代中国互联网创业者,更是从这个互联网技术发源地游学而来,当年正是拿着H1B移民签证才学得独门秘笈,进而回国创业的。一旦中美之间的技术人才交流出现障碍,对于中国互联网的未来影响将是长期而深远。

最后才是中美互联网从业者之间的心理隔阂。

《人类简史》的作者尤瓦尔·赫拉利在他的书中写到一个故事:1969年7月20日,美国宇航员阿姆斯特朗和他的队员登上了月球表面。登陆前几个月,阿波罗11号的所有宇航员都在美国西部的一个类似月球的沙漠环境中受训。那里正好是几个美国原住民部落的居住地。某一天,受训的航天员正好遇到一位上年纪的当地原住民,这位老人在听完宇航员即将登陆月球的介绍之后,稍作沉吟,然后请求航天员能否帮个忙。

“你要我帮什么忙呢?”航天员问。

“我们族人都相信自己的圣灵住在月亮上。不知道你能否为我们的族人们捎个重要的口信?”老人恳求他说。

“什么口信?”

这位老人用当地的族语叽里咕噜说了一串,并且要求航天员当场背下来,直到确定对方已经背得滚瓜烂熟为止。

“这是什么意思呢?”航天员问。

“这个是我们族人和月亮上的圣灵之间的秘密。”

航天员从月球上回到基地,找到了一个会讲当地族语的人,请他帮翻译这段话是什么意思。翻译告诉他,这位航天员费劲背下来的这句话的意思是:“不管这些人跟您说什么,千万别相信他们。他们只是来偷走您的土地。”

对于特朗普来说,中国的崛起“只是偷取了本来属于美国人的利益和就业机会”;对于某些互联网人士而言,美国的互联网渗透“只是为了窃取市场是其他一些不可告人的秘密”。麦克卢汉说得好,拜网络技术所赐,我们真的成了一个地球村。

可是村民们的心理状态都准备好了吗?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