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客
关注科技互联网

限韩令升级、朴槿惠危机,韩娱的冬天来了

限韩令升级、朴槿惠危机,韩娱的冬天来了

此前相关利益方出于自保而采取回避措施,将变为对于总局相对明确要求的具体执行。

本文由三声(ID:tosansheng)授权 i黑马 发布,作者 崔隽

限韩令升级带来的强气流正在横扫各大卫视和网络平台。

11月18日晚,名为“卫视观察生”的微博博主爆料,“限韩令”当日迎来大升级,该微博还附有一张据称为“江苏卫视的内部通知”的截图,通知中称江苏电视台(江苏卫视、江苏省台地面各频道)均不能播出有韩国明星代言的任何广告片,并称包括央视在内的其他卫视均已收到类似通知。

限韩令升级、朴槿惠危机,韩娱的冬天来了

《三声》记者就这个消息进行了多方核实,从视频网站负责政府关系和版权采购等处了解到,之前一直处于模糊状态的“限韩令”确实在昨天开始变得明确,称已接到来自广电总局的口头传达,“不存在太多的升级,实际上,过去几个月大家一直也是这么执行的,只是上面没有明确申明。”

这意味着,此前相关利益方出于自保而采取回避措施,将变为对于总局相对明确要求的具体执行。重要的是,视频网站也将执行与电视平台同样标准的“限韩”要求,而限制范围将包括广电总局下辖各司局的各项业务。

这也意味着 一些已经制作完成、正在准备向网络平台试探输出的“涉韩剧”,现在恐怕将被宣告此路不通。

新一轮的限韩令让国内文娱市场愈发小心翼翼,也让韩国娱乐业面临失去中国市场这条生命线的危局。对于韩国文娱产业来说,国内政治、经济、文化等多个层面内忧外患,中国市场遇冷可能让文娱在韩国经济中的支柱性地位受到冲击。

暧昧的神秘限令

跟总局其他限令不同,“限韩令”从来没有一个明确的红头文件流出。可就是一则暧昧模糊的神秘限令让这股紧张空气持续盘旋了数月。

但韩国文娱界明显感到,随着萨德系统的部署,中韩关系转冷,韩国艺人在华演艺事业受到限制。据《首尔经济日报》8月4日报道称,中国政府对限制韩国艺人和节目的举措已全面开启,包括:禁止Bigbang、Exo等团体中国演出;停止新的韩国文化产业公司投资;停止韩国偶像团体面向1万名以上观众演出;禁止新签韩国电视剧、综艺节目合作项目;禁止韩国演员出演电视剧在电视台播放等多项规定的措施已经传达到各电视台,并要求在9月1日开始实施。

在限韩令的“模糊”实施阶段,《任意依恋》、《步步惊心丽》、《W:两个世界》都照常登陆优酷或腾讯等网络平台,但是“涉韩剧”在电视台并未放行。湖南卫视自制剧《相爱穿梭千年2》原本由魏大勋、文咏珊和刘仁娜主演,受“限韩令”影响,剧组用郭雪芙重拍了刘仁娜的戏份。原定由迪丽热巴、盛一伦、李溪芮、金圣柱主演的《漂亮的她》,韩国艺人金圣柱已被张彬彬顶替。据网友整理,有着类似遭遇的剧集多达53部。

综艺方面,黄致列在转为网综的《爸爸去哪儿4》中担任实习爸爸,但是其后中途下车,原因依旧众说纷纭。江苏卫视的《盖世英雄》曾在一期节目中把鸟叔、IKON、VIXX的脸上都打了一层马赛克。未来一段时间内,拍摄和制作中的综艺节目应该不会再考虑邀请韩国艺人,以保证节目的正常播出。

一般邀请韩国艺人演出一定要到省级以上文化部门报批文,如果拿不到批文,是不能售票和演出的。受限韩令影响,除了涉韩作品播出受限,韩星来华也遭遇阻碍,如电视剧《任意依恋》的主演金宇彬、秀智原定举行的粉丝见面会被无限期延期。 从文化部官方网站查询韩国明星在中国的活动审批情况来看,9月之后再也没有关于韩星来华演出的信息。

或许这个期限在限韩令升级的影响下还会无休止的延长。

多事之秋

大韩民国正在遭遇多事之秋。

一方面,韩国支柱产业发生巨大危机,目前在拉动经济的“三驾马车”中,韩国在投资和消费方面已经基本饱和,长久以来主要依赖对外贸易。但在三星不断被曝出的企业危机、最大航运公司韩进海运突然申请破产、现代重工利润连续10个季度利润下滑的当下,韩国贸易产业链出现了史无前例的裂缝,而这势必将牵连整个韩国经济, 萦绕在很多国民心中的疑问是,还会出现第二个“汉江奇迹”吗?

总统朴槿惠目前面临民众巨大的非议,虽然此前正准备着手进行经济改革,也因突如其来的“闺蜜干政”事件前景不明。最新民调显示,朴槿惠的支持率已跌至个位数。

文化界也不可避免地卷入这桩政治丑闻中,其中广告导演车恩泽被逮捕震惊了韩国娱乐圈。一名广告导演利用与崔顺实的关系几乎独揽相关政府项目,可以在文化界呼风唤雨,并且还能够安插自己的身边人担任文化体育观光部、韩国文化产业振兴院等政府要职。这也是韩国民众最为担忧和疑惑的,长期以来文化产业的运转是否并不像口号里那么风光无限?

另外朴槿惠政府曾试图封杀全韩近万名文化界人士的“文化界黑名单”在首尔游行示威现场也被再次提及。10月16日有韩媒曝出朴槿惠秘密大举封杀9千多名演艺人员,其中包括影帝、影后级的宋康昊、金惠秀,原因是因为“岁月号事件”以及政治立场不同,封杀举动引起演艺界人士和民众不满。此举对于韩流的进击也蒙上一层不利阴影。

失去中国市场意味着什么?

“失去中国市场,打击会是日本市场的3、4倍,而且关键是,没有可替代市场,无法找到新的突破口。”一位音乐界人士在接受韩国《先驱经济》采访时说。

事实上,在萨德事件之前,韩国文化产业也曾遇上过政治因素的干扰。2012年,时任韩国总统李明博视察了处于韩日领土争端中心的独岛,曾经极受欢迎的韩剧和偶像团体,就突然从日本的广播电视频道中消失了。

然而失去日本市场和失去中国市场似乎并不能相提并论。2014年,中韩两国关系密切的时候,韩国文化产业进入中国的渠道也变得顺畅。许多中国公司也和韩国娱乐公司开展了资本和产品上的深度合作。2014年,韩国文化产业对华出口总额13.41亿美元,占其文化产业总出口额(51.17亿美元)的26.2%。可以看出,中国市场已经成为韩国文化产业输出的主要方向。

中国是韩国影视剧的最大出口市场。2014年,韩国电影和电视节目的对华出口规模分别占到相应类别出口总额的42%和43%;相应地,2014年,韩国电视节目中主要出口内容就是电视剧,占比超过73%。而当下SBS正在热播的由朴智恩编剧,全智贤、李敏镐主演的《蓝色大海的传说》却遭遇了无人敢买的窘境,备受期待的李英爱新作《师任堂》早已制作完毕,在华播出日期仍未确定。

中国市场的态度对于韩国文娱产业的重要性,早在韩国政府宣布部署萨德时就已显现。短时间内韩国娱乐企业市值大跌,YG和SM等主要娱乐公司的股值全面下跌,达到一年以来的最低点,JYP,F&C娱乐也都伴着约5%的下浮。让CJ、SM、JYP、YG这四大公司总市值下降了3615亿韩元(21.5亿人民币)。

与此同时,中国资本来势汹汹,巨大的资本注入推动了韩国文娱产业的蓬勃发展。对一向面临资金短缺、谋求进入海外市场的韩国企业来说,提供了更好的平台以及新的机遇。 根据韩国西江大学的研究显示,从2014年9月开始,中国公司向韩国30多家企业投资了约3万亿韩币(约164亿人民币)。 其中,17家企业集中在游戏、网络和影视娱乐领域;8119亿韩币投资给了11家游戏和网络公司,1386亿韩币投资给了6家娱乐公司。

韩国文化振兴院在一份报告中,将中国资金的扩散以及中国文化在海外市场上的卷土重来列下2016年文化产业的十大趋势。该报告还推测,“韩国的优秀人力资源和中国的资本、故事情节相结合,文化产业本身的竞争力可能有所增加”。然而这个前景已经要打上问号。

文化立国是韩国的基本国策,之所以说文娱产业是韩国经济不可动摇的支柱,是因为相比制造业它给韩国带来了更丰厚的利益。据韩国人统计,每100美元的文化产业输出,就会产生412美元的产业拉动;韩国有51.9%的企业销售额,都受到韩流走红的影响,包括汽车和电子产品。5年前,韩国人就宣称,“韩流”的无形资产总值达到了947.9亿美元,相当于三星的一半;韩国的文化产业,每100万美元的出口,就会带动14到15个人就业,是传统制造业的两倍。

朴槿惠在总统就职仪式上曾向国民承诺,在“充满希望的新时代”开始创造“第二次汉江奇迹”。然而从现在的形势看,韩国文化产业的支柱性作用正在因为失去中国市场而动摇,第二个“汉江奇迹”的出现似乎也要更晚一点。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