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客
关注科技互联网

退休老人大难不死后2000元摆地摊,靠一把雨伞年售20亿!

成本高、劳动力密集、经营模式单一、产品老旧…在风口浪尖中倒下的传统生产型企业,似乎都难以攀越这些坎,而制伞业一直被认为是夕阳产业,疲态尽显。作为全球最大的制伞王国,在阿里巴巴上检索“伞”,你可以找到一万多条供销信息:价格低廉,产品丰富,竞争不可谓不剧烈。作为主业高度集中的传统制造型民营企业,天堂伞又是如何逆势而起,把并不起眼的雨伞做到了年销售二十多亿,在竞争激烈的“互联网+”大时代屹立不倒的呢?

说出来你可能不信,这个稳坐中国伞业头把交椅的赚钱企业,竟是由一位退休的老者创办的,天堂伞的诞生、崛起和壮大,与这位60岁才开始创业的老人紧密相关。

退休老人大难不死后2000元摆地摊,靠一把雨伞年售20亿!

01

2000元起家,摆地摊卖出第一批雨伞

20世纪80年代,社会正悄然发生着变革。彼时买什么都要凭票的时代刚刚结束,机会遍地都是,只要能生产出东西就能赚到钱。刚刚从五联农机厂退休的王斌章显然没有闲下来好好享受退休生活的打算,这位大器晚成的老人嗅到了变革的气息。

王斌章曾是一名制伞设备设计师,他设计生产的制伞设备不但销往全国各地,而且科学性和精密程度都极高,甚至引得上海飞机制造厂的技师都慕名前来参观。退休之后,王斌章决定开办一家雨伞厂,以完成他未完成的梦想:把伞做到最好!攥着2000多元的现金,王斌章开始了20多年的创业生涯,尽管当时的他已经60岁了,却丝毫不减对制伞事业的热情。

伞是杭州的四大特产之一,一段白娘子与许仙“游湖借伞”的佳话为杭州增添了无限的人文韵味。当时的杭州伞厂、西湖伞厂等已经名闻全国,王斌章开了一个小小的制伞作坊,第一天就生产了20把伞,他兴冲冲地拿到武林广场的地摊以每把7元的价格销售,比当时市面上的价整整翻了3倍,作为一名制伞设备设计师,王斌章对伞的质量很有信心。果不其然,伞很快就销售一空,这让他兴奋不已。

谁也没有想到,就是这么一个不起眼的小作坊,后来竟然在短短的几年时间内就一统伞业江湖,更没有人想到,竟是这样一位晚年创业的老者创下了国内伞业的龙头企业。

02

凭借一手硬功夫,一年卖伞上亿把

一把普普通通的伞,制造起来究竟有多少道工艺?伞面、伞骨、伞杆、按钮等等,一把伞的零件竟然有100多个。而伞的收放自如,也关系到弹簧、滑轮、绳索的组合,这中间还涉及了机械原理,要把“力”的释放程度控制到极致,技术含量比较高。对王斌章来说,制伞的每一道环节都充满了无数智慧。作为一名制伞设备设计师,王斌章一直致力于研发新设备、优化制伞的各个环节与工艺。历年来,光是雨伞的专利,王斌章就获得了80多项。

1996年,市场上一度出现大量仿冒的“天堂伞”,让王斌章不胜其烦。这也让王斌章加快了产品迭代,他不停地对制伞设备进行改进,提高工艺技术,最后仿冒者根本来不及更换新设备。而且王斌章自行研制的电脑自控尼龙开幅机、槽管自动抱马鞍冲孔机等,性能均领先于世界先进水平。同时,天堂伞还拥有自己的设计队伍、设备制造基地,95%的设备都是自研自产自用。可以说这些实实在在的硬功夫,让天堂伞越走越顺越做越大,其他制伞企业只能望其项背。

除了在设备上锐意改进,王斌章深知创新也很重要。

王斌章是国内三折伞自主研发第一人。

他潜心研究设计出天堂型钢骨三折伞,从此以轻、新、美、牢的绝对优势,迅速替代了千百年来一统天下的长伞柄、固定伞骨的纸伞和油布伞,让便携式的雨伞走进了亿万家庭。

而且,天堂伞还是国内首个生产防紫外线伞的企业。

由于大气臭氧层的破坏和太阳黑子的频繁活动,紫外线对人体的危害越来越严重。天堂公司抓住这一契机,经过千百次的反复试验,终于在1996年生产出了防紫外线伞,迅速占领了市场大多数份额,还将这项技术申报了国家专利。

创新没有止境,天堂伞还在防褪色、防水渍、防酸雨等方面的研究上加大投入。

从普通防雨布到如今的防紫外线面料,从铁杆到铝杆、镀铬杆,从弹簧片到按钮,从顺四节到倒四节….每一处小小的革新,都是王斌章立志“做最好的伞”的实力证明,更是“天堂伞”人的骄傲。

“别看我年纪大了,思想可是很先进的,每年我们都做市场调研,产品跟市场走,偷懒不变怎么行?”王斌章说。

03

宁失万贯,不丢品牌

除了关键的设计外,王斌章深知产品质量也很重要,他常说:“做产品就是做人,只有做大家都信任的好人,产品才可以做大!”并且一再跟员工交代:“要保证每把伞不出一点毛病,要选用优质的材料,不能偷工减料。”

没有哪个制伞厂的管理者像王斌章一样,要求员工在每把伞上附上小纸条,写明坏了可以到哪里免费修理。他甚至召集了所有员工,停产停工花了6天7晚开大会,就是为了整顿产品质量。随后他亲笔书写了几个大字“宁失万贯,不丢品牌”的条幅挂在厂区,从此这八个大字成了厂里所有员工的座右铭。

对现在的消费者来说,“终身维修”的售后服务在各大品牌当中很是常见。但在当时,却是一种近乎“傻”的行为。除了制定一整套严格的质量体系,王斌章就提出了“终身维修”这种售后服务承诺。只要有零件,照修不误且不收分文。最让人吃惊的是,如今我们网购时常见的因质量问题产生的补邮费服务,当时的王斌章早就做到了:凡外地寄来的伞修好后邮寄出去,将附5元钱作为给对方邮寄费的补偿。

这在同行当中是绝无仅有的,这个不被看好的做法王斌章一做就是10多年,却让天堂伞的品牌形象深入人心。我们不得不佩服王老先生的远见:早在94年天堂雨伞就供不应求,半年之内调了三次价,从每把17.8元涨到28元,依然全部卖光!

“从那以后就发起来了。当然我们的价格定位是中档,同样品质的进口伞,要卖到上百元。”王斌章说,“其实没有一丝一毫的功利思想,只是出于本能地觉得赚消费者一分钱,就得对他们负责。“

04

祭出奇招,招安“售假大王”

90年代初王炳章收购了当时的西湖伞厂,营销策略也发生了战略性转变。一直以来,天堂伞是靠全国内百货批发站传递到全国城乡,虽然渠道顺畅,但资金周转极为缓慢。面对“天堂”的资金几乎被压死的情况,王斌章断然决定退出百货站,并且利用原国营企业西湖伞与全国各地的百货大楼、供销社(后改制成商场超市)等零售点的合作关系,直接进入商超,使资金周转率提高了六倍。

1993年底,全国零售百货商场销售额前100位的商场“天堂”就进去了93家,另外7家因为是食品店和书店所以没进去。走进大商场,天堂伞的品牌知名度和身价马上大幅提升,随之而来的就是短时间内全国冒出了无数假冒“天堂”的雨伞,多得铺天盖地,仅杭州地区就有10多种,这让王斌章急得寝食不安:假“天堂”会毁了真“天堂”,必须得想出一个万全之策!

当时天堂伞的仿冒者所生产的假伞不但低质,价格也极为低廉,恶性竞争之下能获得的利润很有限。对一般的品牌商来说,对假冒伪劣者应该赶尽杀绝严惩不贷,但王斌章却反其道而行:“让他们经销天堂伞比卖假货有赚头,这就行了。”于是他祭出了一个妙招:招安“售假大王”。

他在全国160多个专业市场挑选营业额较大,人品又相对可靠的经营户作为“天堂”在当地的总经销,其它售假的小经营户成为二级、三级天堂伞的经销商。并且积极加快产品迭代、对制伞设备进行更新,再加上工商部门的严厉打假,假冒“天堂”的势头在半年后基本得到遏制。

“砍站进场”、“招安打假”,这一个个决策让王斌章老人得意不已。

05

东方不亮西方亮

无可回避的是,在九十年代的中后期,天堂伞在国内市场有一定程度的萎缩。当时的中国消费者,有能力的出行基本上不用雨伞,而中低收入的消费者购买雨伞,价格成为他们购买的重要参考指标,价钱较贵的天堂伞难以避免的被低档伞侵蚀了部分市场份额。

和国内的市场萎缩不同的是,天堂伞在国外的发展保持了良好的态势。随着中国产品逐步被全球市场认可和国内竞争对手纷纷退出市场,天堂在中国伞业的领军地位已经基本确立,受到了国外经销商的追捧。而且天堂伞的价位和品质也比较符合快速消费品的定位,使得它的国际市场迅速增长,从千万级企业迅速迈过了亿元门槛,进而成为年销售额超二十亿的全球供应商。

但在天堂伞业的外销平台上,天堂伞是不提供OEM服务的。“天堂把品牌当成自己的生命,我们不会去做用自己的产品培养他人的品牌这样的事。我们有这个能力来做这样的回答,因为我们有国内市场来做支撑。”王斌章的大儿子,天堂伞的第二代传人王杭生这样说。他的一系列作为,也得到了父亲王斌章很大的认可。

06

结语

从2004年开始,家庭性质的天堂伞业逐步向第二代经营者转移。一直到选定了接班人、处于半退休状态以前,王斌章每天都还要工作17个小时。每天早上4点起床,批文件、画图纸、看资料、想问题。早上8点,天堂伞业的职工陆续上班时,王老先生已经工作了4个小时。

作为一名创业者,王斌章可谓大器晚成。1980年时,他曾在杭州动力机厂的转轮上被60度抛出,昏迷了7天7夜,真应了“大难不死必有后福”的老话。靠着一把小小的雨伞,他在这个“夕阳产业”上创造出了不亚于高科技业的利润,一针一线织就了中国的制伞王国。

和74岁再创业并获得巨大成功的褚时健老人一样,退休后才开始创业的王斌章老人,无疑让我们肃然起敬。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