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客
关注科技互联网

中国的创业团队被印度小哥的套路坑了,他们用一个月追回创业资金

事情是这样,胡说七道是一个关注全球年轻人生活方式的内容创业团队,我们的第四季的视频最近上线了,其中的一个话题我们想要聚焦各国的外卖现状。经过各种前期调研,我们发现印度有一个很有意思的送外卖的群体叫达巴瓦拉,专门负责把家里的饭菜送到上班的男人们手上。

为了拍摄这个话题,我们通过朋友在facebook上和印度小哥J取得了联系,J答应联系印度朋友帮我们拍摄需要的视频。

前期沟通还是一团和气的,再加上印度是胡说七道一直很关注的国家,最近我们刚新上线的一档新日更栏目叫《嘿,老外》,期望能够以每天一分钟的短视频让大家更加了解各个国家。《嘿,老外》每周都有不同的主题国家,第一周就定为了印度周。因此,我们还互相表达了长期合作的愿景。

中国的创业团队被印度小哥的套路坑了,他们用一个月追回创业资金

很快,我们就定好了总体拍摄报酬和视频回传的时间。我方反复强调了这是总体的拍摄费用,包括交通费,被拍摄人员的费用等等,为此我们还把脚本提前传给他看,让他确认能够在酬金范围内完成拍摄。并且告诉他,有任何问题都可以随时联系我们。

他说ok没问题,但需要我们先付一部分费用。于是,我们在paypal上给J转了钱,并且把转账成功的收据一并发给了J。 paypal 上显示在 926 日,转账已经成功了。而根据我们以往和海外 PGC 合作的经验,这笔钱应该已经即时打到了 J 的账户上。

但就在转账收据发给他的当天,J跟我们说需要多支付100美金给到在印度的朋友才可以进行拍摄!!他认为我们的要求比他想象中的复杂,需要更多的钱才能完成拍摄,而他现在正在用自己的钱帮我们拍摄。

大哥那我们之前打给你的预付款呢???钱刚打过去,拍摄还没正式开始呢,你就跟我说现在已经在自己垫钱搞拍摄了??PayPal账户上的钱对你来说就只是数字是么?

我们强调了又强调约定的酬劳是总体酬劳,中途加价是违背合约的,但本着第一次合作和气生财才有长远未来的原则,做出了第一次妥协。但我们没想到的是,这只是印度小哥跑火车的开始,而他说的自己垫付钱这件事,根本就是从一开始就给我们下的套。

约定好多支付一百美金之后,我们一边联系着其他地区的拍摄,一边开始满心期待他回传的视频。

这里还想多提一下我们这么轻易信任他的原因:J是胡说七道的一位好朋友介绍的在美国读书时的同学,这位好朋友非常值得信赖,对于他介绍的人,我们不免有些移情作用,也一并认为J是可靠的人。而且在不涉及酬金的前期沟通中,J给我们留下的印象还是很不错的,这也是我们希望能建立长远合作的原因之一。

再回到事件本身。

结果没过两天,J又说需要支付给当地达巴瓦拉的头头15000卢布,也就是200美元,而且还说没有这200美元是绝对拍不了的。他给出了一大堆理由,什么这是被BBC拍摄过的很有拍摄经验的达巴瓦拉啦,现在很多人都想拍达巴瓦拉所以他们的身价变高了这是他预料之外的之类吧啦吧啦一大堆。总之就是想方设法撇清自己的责任,不断强调拍摄难度并且一直给我们画大饼让我们对回传视频充满期待。

甚至,还把原因推给我们,说他反复要求加价是因为我们没有提前把拍摄脚本给到他,他不知道我们要求的拍摄这么复杂以至于低估了拍摄价钱。

请大家注意右上角,他跟我们抱怨没拿到拍摄脚本的时间是9月27日。

再看下面这张聊天记录,清楚地显示着在9月23日,双方敲定项目酬金之前,我方就已经把拍摄脚本和要求都发给了J。而且我们还给他留够了时间去做拍摄的前期调查,这也是为什么9月23日就基本敲定的合作我们26日才打款的原因。像是确认拍摄人员、拍摄对象和计算拍摄总体费用这类事情,任何有经验或者是受过专业训练的制作人都知道是应该在成交前就自己做好调查的。对于J给出的这一大堆借口,我们只想说,对不起这锅我们不背。

到了这个时候,双方的沟通情绪已经开始往下走了。J甚至直接放话说,我们大可以去联系别的制作人,但价钱一定会更高。

但在这之前我们已经支付了定金,而且也耗费了大量的时间成本与他沟通,再去找别的制作人意味着重新开始,不管在人员还是节目时间的安排上来看都显然是不现实的。而且更重要的是,我们对这个选题十分期待,而J给我们画的大饼威力犹在。凭着对这个作品的期待,也为了能按时呈现好的作品,我们做出了第二次妥协。同时向他强调这是最后一笔额外支出,并且他必须按照原定时间回传视频。

我们收到的回复不是肯定的yes。而是这样一张截图。

J告诉我们根据最新汇率,我们需额外支付的是225美元而不是200美元。

这真是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这第三次加价虽然最少,但也最彻底地让我们失去了沟通的耐心。在整个沟通过程中,J和我们提到最多的就是视频拍摄的报酬,真正关于拍摄本身的对话不过寥寥几句,且基本都是他在拍胸脯说ok,no problems。之前所有的妥协都建立在对高质量视频的期待下,而 J 一而再再而三的漫天要价让我们对有可能收到的视频也产生了怀疑,这真的会是我们期待中的视频吗?

经过内部的讨论,我们很快就决定要终止与J的合作并要求J退还之前预付的款项。

直到这时,J大概才意识到自己要钱要得过分了,说愿意先垫付款项帮我们完成拍摄,只要我们按照约定把尾款打给他。

但纠缠到这个时候,这显然已经不是价钱问题了。

这时J还保留着最后的礼节,满口答应会尽快转钱。但很快又告诉我们,说他并没有收到钱。他之前一直强调的,他是在用自己的钱在垫付拍摄,终于在这个时候发挥了效力。事后看来,这真是一个完整的套路。

而在当时,我们还对J抱有对人类最基本的信任,希望他去跟paypal了解情况,尽快拿到预付金然后打回给我们。

这是胡说七道与J最后一条直接的沟通记录,9月29日读取信息之后,J再也没有给我们任何回复。他就这样,拿着我们的预付金,消失在了茫茫Facebook中。

就这样,我们走上了为期一个月的漫漫维权路。

在这里向还不太了解 paypal 交易的朋友介绍一下,同样是线上支付平台,和支付宝不同的一点是, Paypal 上的所有交易,不管是在购物平台上的付款交易还是两个 paypal 账户间的转账交易,付款的一方统称为买家,收款的一方统称为卖家。因此,只要是通过 paypal 发生的交易都可以向 paypal 提出申诉。

基本流程如下。

提出交易争议后,为了进一步掌握主动权,我们给 paypal 写了两封正式的申诉信,把关键的聊天截图也发给了 PayPal

我们强调的有几点。

首先,这是一个商业合作,拍摄定金是在双方都对酬金达成一致的基础上由我方账户划至对方账户的。

其次,是对方毫无合约精神,一而再再而三地像我方提出不合理的要求,并且始终没有向我们提供相应作品,使我方最终终止了合作。

最后,对方在终止合作后承诺归还款项却迟迟没有行动,也没有对此有所解释。

接到我们的申诉之后,PayPal先是冻结了印度小哥的账户,然后终于,印度小哥现身了。他通过PayPal给了我们回复,但基本还是在哭穷哭惨哭无辜,就不一一赘述了。

在和paypal的员工进行了大量的邮件和电话沟通之后,我们最终成功通过PayPal追回了这笔款项。

在这里要特别提醒大家,跨境转账时要善于利用 paypayinvoice 功能,这本是 paypal 为了方便卖家收款而推出的电子账单功能,卖家将电子账单通过邮件发送给买家后,买家可以直接点击付款。

但在涉及到交易申诉环节的时候,因为上面会显示详细的交易明细,这个电子账单反而会成为买家申诉的有利条件。

其实说实话,我们为了追讨这笔钱而花的时间成本已经超过了这笔钱的数额本身,更别提被耽误的拍摄,更是多少钱也补不回来的。但还好,被印度小哥骗了之后,我们还是顽强地完成了关于外卖的视频。

我们的经历没办法告诉你印度人是不是都这么不可靠,但不得不说这件事让印度人给我们留下了一些不好的印象。总之,转账汇款,尤其是涉及到跨境交易的时候不妨多长几个心眼,该留的证据留留好,万一真不走运,被坑了,也不要轻易放弃,还可以向有关机构提起申诉,减少一点损失。

有同类遭遇的朋友可以关注我们的公号“胡说七道”,我们会尽力解答和帮助大家。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