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客
关注科技互联网

金山云CEO王育林:视频直播不会是泡沫

金山云CEO王育林:视频直播不会是泡沫

网易科技讯 11月18日消息,在第三届世界互联网大会期间,金山云总裁王育林接受了网易科技专访。

王育林认为,直播是第二波移动视频产品,应该不会是泡沫。第一,因为它不是概念,它有扎扎实实的用户的粘性。它满足的是人们看世界的刚需。同时,自从互联网上有视频开始,视频就一直是发展的,从来没有说视频的这个业务有过任何的泡沫的行为。第二,它的盈利模式非常扎实,这轮做直播业务的,都获得了非常好的收益。所以它本身,从启动的那天开始就不是泡沫,是一个扎扎实实的产品形态。

对于视频未来的发展,王育林认为,明年直播的模式还会继续发展。第一,比如说会有越来越多的好玩的事情被纳入到直播的领域来,不止是唱歌、跳舞、讲笑话、聊天,还可以带你看好玩的事儿,可能后面还会有更多的好玩的形式进来。第二,向表演之外延伸。比如说,现在已经开始做了,像电商卖家秀,再比如会议直播,还可以有更多的互动形式。最终,满足你随时随地看到你想看的任何事情。

对于金山云的发展,王育林认为云计算最少还有十年的告诉成长期,这一块门槛很高,需要很多的基础设施投入,基本不太能混战得起来。金山云最重要的,是要做好产品和服务。(贺树龙)

以下为采访速记:

记者:您觉得这届世界互联网大会与以往有什么不同?

王育林:会的开幕式的氛围显得就更轻松了一些,其实比较像,有点接近于互联网会的氛围。其实这三届,第一届应该是最严肃的,上一届就规模和这个就达到一个高点了,但是其实整个前两届,跟咱们整个互联网行业的那些会,那个氛围还是有一些差别的。这一届,感觉大家就更,互联网的人参加就更轻松了,整个会议第一会议形式很轻松,会议也很开放,大家彼此的交流也多了,所以这次也能看到在会前的时候,其实我们互联网的这些人开始彼此之间在会议之前就开始很轻松的做交流了。这是从形式上看。

包括你去看今年的各个公司的展台,其实做的也轻松有趣的多,做的很好玩,人流大家也都在很踊跃的尝试,所以感觉就是,整体上从会议的形式上来说,更像互联网的风格。

第二个就是说,从会议的内容上来看,跟上一届还是有明显差别的,因为上一届其实习大大亲自主持然后发言,然后讲什么几项原则,定了一些大的框架性的东西。这一次其实第一,有一些成果了,所以就是之前的中国的全球互联网大会其实有一些成果了,有更多的国家,更多的组织关注和参与。

第二个来说的话,就是这一年来说,互联网在中国的经济和在全球的里面发挥的作用也不一样了,所以以前谈互联网就是讲开放、创新,新的生产力,这一届主席提到了共建互联网,建设互联网同命运的这样一个概念,其实这个高度就很高了,我觉得这是这个会议的目前感受到的一个差别吧。

另外一个,因为会议还没结束,看到明天后天的会议的各个论坛的组织上来说,也增加了很多内容,比如说我自己本人要参加的一带一路的论坛,还有港澳交流的论坛等等,还是增加了很多内容。

记  者:我问一个您特别关心的问题,其实我们现在做的采访也使用直播的形式体现的,我觉得金山云肯定,一定是直播的一个受益者。

王育林:对。

记  者:包括今年开始的直播热。

王育林:对。

记  者:对于直播这种形式您可以介绍一下,金山云可以为直播提供什么呢?与其他的云平台相比差别是什么?

王育林:OK,这个确实是。金山云的话其实在互联网领域有两项业务做得是非常出彩的,一个是游戏云,另外一个就是今年大热的视频云。很遗憾,网易应该是极少数没使用金山云的视频服务的产品,因为网易自身的本身的技术底子很好,所以可能我们很多内容都是自己搭建的。但是绝大部分市场上做视频、移动视频的公司,其实都在使用金山云的产品。

具体的例子,其实我们能想到的,比如在移动视频领域,像我们一直提到的头条啊、快手啊、YY啊,我们的,比如说像什么陌陌,反正现在你能想到的吧,除了很多网易的,还有再就是花椒,还有腾讯这几个大的互联网公司,其他的公司其实都在用我们的服务,有的用的是整个全套的服务,有的可能用的是部分的功能吧,所以我们的视频服务的话,其实是包含了几个优点,也算是跟其他的差距。

第一个就是我们做的时间很早,所以其实我们相当于是赶上了,我们在移动视频这波热潮起来之前,我们绝大部分产品就已经成熟了,这样的话当这个业务一起来的时候,大家让很多开发者,或者这些App的开发者,包括移动互联网的开发者,他们就有一个工具可以使用,这个还是很重要的。在这点上来说,其实我们也可以很自豪的讲,金山云的服务,其实推动了整个移动视频行业的发展。

第二个就是我们的产品的技术的优势很明显。因为我们很早以前就在做关于图像视频的一个存储,所以金山云有国内最大的云存储平台,所以其实我们现在也是中国最大的云存储平台,超过200多个PB的数据。其中相当大一部分是图片和视频的内容。所以我们很早就在图片和视频的处理上积累了大量的技术的能力。这样的话在我们一开始做视频的时候,比如一些基础的视频处理,这些能力就很完善,很完整,而且质量很好。

因为在移动上做视频,其实还是有很多的跟在传统互联网上不一样的地方,比如说它对于退流,包括播放,包括编解码这些东西,它要求可能连续性更好,容错能力更好,然后对终端的这些识别能力要更强等等这些东西,这些能力其实是我们很早之前就(06:16英)了。

第三来说的话,那就是我们的产品的细节做得很好。比如说今天大家都说直播秀场起来很火,直播它其实不止是一个简单的视频播放的一个能力,还有大量的其他的能力,比如说像客户在用到的,比如像美颜、连麦呀,多路共享呀,比如甚至一些可能,反正很多模块吧,这个东西其实我们都早于我们的合作伙伴把他做好了。所以合作伙伴在我们的平台上开发一个视频产品,最快的可能一两周就做完了,甚至说他很多商务的东西都没(06:59英)他的产品已经全部都做完了。

最后一点就是说,我们提供的是一套完整的服务。视频其实包括从你整个建站,包括存储、上传、分发、编解码,包括我们很多模块,它很多、很碎。在这个过程中,其实金山云是第一个提供了完整方案的。就是说你的这些服务,你只在金山上做就可以了,这个对于开发者来说,节省了大量的时间,这是我们的视频云的一个长处。

记  者:金山云会给直播的这种开发者有全套的一个解决方案?

王育林:全套的,也就是说可能未必说我们的每一项服务都能让用户绝对满意,但是基本上可以说用户在使用金山云的服务来说,你不用再找第二或者第三个合作伙伴,就可以把你的服务完全搭起来了。这个就跟我们当初做游戏云是一样的,其实为开发者节省了大量的时间。因为都知道在移动互联网,在手游行业,推新产品的过程中,其实时间是最宝贵的,你是一周还是两周的开发周期,还是一个月还是两个月,你产品上线是花一天两天,还是花一周两周,这个其实都是致命的,包括你的产品的迭代速度,你能不能用最快的时间迭代,这个都是最关键的。

反正现在我们基本上可以做到,你只要有相关的资源,你甚至可能对技术一窍不通,你都可以用我们的平台搭出一套视频的直播服务来。

记  者:现在直播这个市场来看,目前看待直播的环境,您觉得直播环境是什么样子?因为我觉得看市场的话,今年上半年和包括夏季这段时间,它可能是比较火的。但是到冬天以后,可能大家每年冬天都会说,这一年兴起的东西就是寒冬,这一年兴起的,包括VR或者直播,大家觉得又到了洗牌期,又到了泡沫破裂期,您觉得现在还是不是直播发展的最好的时机,或者是说现在的发展有一定的泡沫?

王育林:我明白,其实直播是移动视频的一个产品形态。其实移动视频最早不是从直播起来的,移动视频最早应该是从移动短视频开始的,那会儿我们记得像秒拍,它其实利用到的是移动互联网的随时随地的播的能力。直播其实是在这个基础上又进了一步,它把移动互联网的随时随地的录和传和互动的能力加进去了。所以其实直播的这个能力应该已经算是移动互联网视频的第二波产品了。

而且具体的时间其实应该算是从去年冬天救火起来了,我们的一个客户,比如映客,它其实去年,映客算是中国做移动直播的第一家做的最好的吧,它是去年就火起来了,所以到现在其实已经过了一年的时间了。在这个过程中的话,起的很快,无论是移动点播,还是短视频,还是现在的移动直播,其实都很火。我自己觉得这个其实应该不会是泡沫,因为它不是概念,它有扎扎实实的用户的粘性。

另外一个更重要的原因是说,其实之前很多泡沫是说,这个产品可能,要不然就是产品本身可能热度就过去了,要不然就是可能其实没有好的盈利模式之城。但是在视频这个领域其实不存在这个问题,因为视频不论是今天的移动视频节目,还是包括之前的PC视频,其实打互联网上有视频那天开始,视频就一直是发展的。限制食品业务的,其实几乎永远是技术壁垒,要不然比如说传输不好,要不然成本太高,要不然硬件。反正基本上视频永远是逼着技术,贴着技术的边在逼着往前走,从来没有说视频的这个业务有过任何的泡沫的行为。

第二个就是,这一轮无论是移动的短视频,还是现在的直播,都是属于盈利模式非常扎实的,离钱都特别特别的近,就是做短视频的业务,还是这轮做直播的业务,其实都获得了非常好的收益,所以它本身,从启动的那天开始就不是泡沫,是一个扎扎实实的产品形态。

记  者:您刚才说了很多金山云的技术,我们在扶植直播平台的时候有什么规划、计划?

王育林:我觉得还谈不上吧,其实我们比如在游戏平台上,其实我们做的是比较完备的了。因为手游,其实游戏已经是一个成熟的产业了,有更多的人扎进来。这里面其实不止包括创业者,包括资金、包括渠道,包括平台,其实都是完备的,这个平台里面其实我们除了提供技术和产品之外,我们提供了一整套的游戏生态的扶持。

比如说我们可以帮助客户去做,从最早的立项,到测试,到上线运营,尤其是上线推广,跟各平台的对接,包括后面游戏的运营,甚至游戏后期跟很多比如游戏周边产业的,这个其实我们都已经是做了一整套的服务,我们专门有这个部门去给客户做服务。

视频这一块来说,说实话我们还没有这么完备的服务。两个原因:第一个本身这个市场还不成熟,这些服务其实不是我们金山云提供,其实是我们把这些资源整合起来、组织起来给客户提供服务,当周边不成熟,靠我们自己其实也很难做得到。第二个来说,现在其实不是时候。因为现在是这个产业的爆发增长的时间,也就是说其实你不需要去扶持它,你能跟得上这个产业的发展,就已经非常非常了不起了,这个产业真的不需要扶持,它是快速成长期。可能很多公司都是已成立,两三个月的时间业务就已经非常非常好了。

所以对金山云来说,我们现在要做的事情就是,尽可能的更快的提供,提升我们的技术能力、产品能力,能够让我们现有的这些客户,你满足他的需求,就是对他最大的帮助了。

记  者:你觉得现在直播的盈利方面是一个,你觉得它的盈利模式是完备的吗,还是说我们现在的消费,包括消费者的消费环境,他会说以后我会把直播作为一个消费的出口吗?

王育林:我觉得直播的话,目前的直播其实,其实移动视频,比如我刚才讲短视频主要是以广告模式为主,其实这个就已经比PC视频好很多了。因为PC视频大家知道是一个非常漫长的烧钱的过程,但是其实移动的视频,很多公司在运营了不长的时间里面,其实就已经达到了收支平衡,就是移动端的这个盈利能力,和它的效率能力其实还是比PC要好很多。

到了直播的这一轮的话,就更明显了,就是以现在这种打赏模式为主的盈利模式,其实是直接就使这个产业进入到,不只是说盈利,甚至进入到一个高利润的阶段。应该说这种模式我觉得是稳固的,因为用户需求是真实的,就跟玩游戏一样,你说为什么游戏那么赚钱?其实就是因为大家有这种需求。

目前的直播其实满足用户两个需求,第一个就是首先是休闲娱乐的需求,看人表演、唱歌、聊天、讲笑话等等的。另外一个其实还有一个更重要的,它满足了人看世界的需求,所以就是有那么多的人在世界上看世界上发生的各种事情,然后他通过直播给你看,其实这种需求是人的一种强烈的,作为一个人的生物个体的一种本能需求,这个需求是非常大的。

所以其实现在有很多直播已经不只是说这种表演性质的,他就是带你去看一些好玩的事儿,有意思的事儿,壮观的事儿,甚至可能就是你没看过的事儿。这样的话大家为了鼓励这样的事情,其实大家就会愿意去通过打赏的模式去做。

所以为什么说,因为它本身对于用户的消耗很小,可能平均一个用户就几块钱,所以它真正的收入规模来自于用户群的巨大,它是几百万、几千万人在里面的时候,这个就很恐怖了。你想百万用户的话,一个人一晚上几块钱,一个月一百多块钱,其实这就是上亿的流水了。所以它其实是一个聚少离多的这样一个模式,所以还是很好的一个模式。

另外一个,本身视频的广告效应就非常非常的强于原本那种展现式的这种,比如图片广告,就比这种广告要好很多。所以现在在直播类的领域,后面跟随的广告的巨大的利益还没起来,因为直播市场起的太快了,所以相关的广告的这些平台呀,案例还没跟上。紧接着就会起来。

随着这个平台起来,这个市场的广告的价值会比传统的App这些,比如说展现的价值更大,更会远远强于在PC上广告的这个价值,这个如果再加上后期的这种,比如说AR或者增强现实这样的东西的话,它能够带来的商业价值就更是巨大的。

所以其实总的而言,人使用眼睛看世界的,所以其实所有满足人看的需求的业务,都蕴含着巨大商业价值。

记  者:您觉得直播未来的走向是什么,就是盈利。

王育林:我觉得明年的话,第一个就是这种直播的模式还会继续发展,比如说会有越来越多的好玩的事情被纳入到直播的领域来,我刚才讲其实不止是唱歌、跳舞、讲笑话、聊天,现在还可以带你看好玩的事儿,可能后面还会有更多的好玩的形式进来,这是第一个。

第二个就是说,因为直播它其实本身并不一定是表演,它其实就是用手机这一段录制一个东西,满足你随时随地的录,然后那边的受众可以随时随地的看的需求。它可以做的东西还有很多,比如说其实,现在已经开始做了,像电商,卖家秀,这是最好的,它比之前的图片的卖家秀要好很多,他自己就可以开一个小的,比如时装的秀场,他可能专门请一些人给大家做一次表演,然后他就利用很多虚拟现实的技术,就可以直接实现对产品最直观的展现。

包括咱们今天做的这个新闻类的这种,或者这种会议类的直播的东西,这种就不用像以前那样,说我们这边录,录完了会去编辑,编辑完了回去再播放,现在可能比如说一个最简单的设备,我就可以实现对会场的最直接的直播,而且这种方便的情况下,你的形式就多了,你可以采访大咖,可以录制现场,你甚至可以去走到整个会议的,比如乌镇的每一个角落你都直播给大家看,这个成本和方便程度大大的提升了。

其实还没有结束,比如说现在的直播还是你录我说,大家看。后面如果技术再前进的话,其实在现场我们就可以互动了,你现在坐在这儿,其实你的观众就可以提问题,备不住如果打赏的话,还能赚很多钱呢,所以其实这个模式还在不断的往前走。我刚才讲的一句话其实很多人都特别赞同,基本上人是用眼睛在认识世界的,所以其实你看到的,你认知中的世界是你看到的世界。

现在有这么多的人,他能够满足你大家一起齐心协力,满足你随时随地看到你想看的任何事情。

记  者:直播我就问这么多,还有金山云这边还有几个问题要请教。今年3月份,金山云获得了6000万C轮融资,之后又有一个C+融资,想问一下今年的融资之后,公司在业务上有什么样的一些变化,或者有什么样的一些战略的调整?

王育林:其实C轮和C+轮我们是同时做的,当时只是说因为两个不同的,是两个投资方,所以他们自己走的流程时间不一样,所以其实是在不同的时间点,中间差了两个月了。其实我们实际算是一轮吧,整个是1.2亿美元的一个融资,应该是中国云计算市场最大的一笔融资了。

对我们的帮助还是很明显的,因为云计算其实是一个门槛很高的,大家都知道公众云是一个门槛很高的业务,这个门槛里面其中很大的一个就是资金门槛,它需要大量的基础设施的投入,硬件的投入,研发成本的投入,包括前期运营的投入。这笔资金的到位,其实使得我们在整个的发展的路径上,在很长一段时间就不会未用资金的事情发愁。

这个比如说就拿今年的视频云来说,其实视频是最消耗资源的一项业务,所以我们在没有资金的情况下,我们在最短的时间内完成了视频云的搭建和发展。所以其实为什么说中国这么多的公司都在用我们的视频云,其实也是因为我们在底层布置了大量的资源,包括计算的资源、存储的资源,分发的CDN的资源。所以其实仅分发这一项,我们的视频云仅分发这一想,在CDN这个领域,单个算CDN这个领域,我们都已经是国内的top3的公司。

记  者:现在除了直播这方面,金山云还有在哪方面是它的主要收入?

王育林:我们大概的收入有几块是我们一直做得很好,我们最早做存储,就是金山云一直是中国最大的云存储的服务提供商,所以这是我们的一个核心业务。接下来就是游戏云,我们现在是游戏云的NO.1,差不多中国一大半的游戏公司的游戏,都跑在我们的游戏云上。也是咱们网易没有,对。所以这个我们两块最擅长的业务,网易都不是我们的合作伙伴。

记  者:这个老板谈。

王育林:对,然后再接下来就是视频的这一块。其实还有几块我们做得很好,只是说就不是咱们互联网行业本身的,比如说像医疗云、政务云,着两块其实我们也做得很好,只是说它不是互联网业务,可能互联网圈的人关注得就少一些。

记  者:而且是2B的。

王育林:对,它是2B的,它也不是2C的业务,但其实也,比如北京市电子政务云,这个是金山云在后面提供支持,所以其实还是跟我们相关的,大部分的互联网公司在北京。所以其实我们现在看到的比如说“首都之窗”,比如我们每天在用的那些,比如像汽车的什么摇号啊,什么工商、税务啊,北京市的这些东西,现在都已经跑到公用云上了,其实从效率和服务质量上还是比原来提升很大的,大家都受益。

记  者:还是想问一个相对BAT,它也在提供云服务,还有一些运营商,它也有云服务。相比这些公司,金山云有什么样的优势和独特之处?

王育林:优势上来说的话,第一个首先是战略上很清晰,金山云四年之前,当时雷军就提到说我们要base在云计算上,所以那会儿就提到说10亿美金用在云上,所以时间和决心是很重要的。所以中国的云计算大概到今天已经差不多七年的时间了,我们大概四年前就已经开始在做金山云。

你提到的BAT,其实今天做的最好的是阿里云,阿里云其实也就是因为做的最早和投入最坚定、战略最清晰,所以在云计算这个领域来说,其实没有什么BAT了,阿里云做得很好,金山云做的不错,腾讯做的也还可以。其实中国真正做公共云的也就这么三家公司。

至于你提到的像其他的运营商的云,或者是可能有一些互联网公司或者很大的互联网公司,包括百度,他们只是想做,但是说实话有点慢了。第一是慢,第二决心也不够。

记  者:您认为现在目前的云市场,就是您刚才提到的这些家,分析整个云市场是一个什么状态?您觉得是一个混战的状态,还是说一个格局已经定下来了?

王育林:我觉得混战谈不上。因为它本身就是一个门槛很高的行业,而且是一个规模效应很明显的行业,所以刚刚提到的,所以云分几层,第一个是在Iaas这一层,然后中间的开发环节的Paas,再上面的Saas这一层。中国跟美国有一个区别,是因为中国传统的IT业不是很强,尤其是中国传统的软件也很弱,所以中国现在是Saas这一层独大,因为Saas是互联网公司在做,但是中国上面的那一层就做的很单薄。

但美国不是,美国是同时起步的,也就是甚至在它的总格份额里面Paas还要大,它的软件,比如因为它有微软、有IBM这些公司,在中国是独大的,所以分几个层面讲。在Iaas这一层,其实现在谈不上混战了,因为阿里、金山、腾讯在中国的公共云上已经遥遥领先了。

再加上这一行也本身的门槛和格局,说实话我觉得没有什么混战了。但是这些当然对云计算来说,我们这家公司虽然今天做的不错,也还很小,因为云计算很难,就跟美国的云计算公司比,我们也还很小,但是相比说现在再进入,或者现在才想努力的公司来说,追上真的不是很容易了。

第二个我想说的就是在Saas这一层,其实蕴含着大量的机会。因为Iaas是一个巨头垄断的生意,可能就这么三四家,最多四五家,但是Saas可能会有几百家,上千家这样的,那个就,因为每行每业需要的服务是不一样的,所以那一块现在才刚开始。今年已经涌现了很多做Saas服务的,做云的解决方案的,包括做云的实施的公司,这个都已经起来了。

记  者:金山云在未来三到五年有什么样的目标?

王育林:第一个,因为云还算数一个全新的行业,就是说大家都觉得金山云已经发展的挺好的了,但是其实对云这个行业来说算刚起步。相当于比如我们比之前的这种技术革命,比如说电力、石油带来的,其实云计算目前的情况,可能也就刚刚相当于,比如说发明了电,然后开始有了直流转交流,开始能够开始用了,大概也就是那么一个阶段。真正距离电力对于人类社会带来的这个还差得远呢。

其实云计算今天也差不多是这样的一个,我自己觉得,可能还最少最少还有十年的高速成长期,然后才能进入到一个相对来说技术成熟的阶段。所以金山云要做的事情,第一个就是还是扎扎实实把我们的技术和产品做好,这也是金山作为一家接近三十年的公司一直以来做的事情,就是踏踏实实把技术做好,把产品做好。

第二个来说就是,以我们的客户为导向,把客户的产品和服务做好。这也是为什么,你刚才讲的差异化,比如说和阿里云,或者跟国外的公司,金山最好的就是,在我们之上的客户,我们都很重视,每一个客户我们都把它的服务做到极致。这样的话我们也不着急,也不怕慢,我就一个一个的把客户做好。我依然成为全中国成长最快的云计算公司,连续三年我们都是中国成长最快的云计算公司,这就是以客户为导向,把事情做好。

我觉得这个可能跟咱们做2C的业务有点像,就是看中客户需求,不是那么,不像传统的IT公司其实以自我的为主。

第三个来说就是我们在不同的行业开始一个一个的探索,比如做完数据存储,做游戏,做视频、医疗、政务,可能后面我们还会再找一些行业积极的探索。因为云计算是所有行业的支撑,可能需要中国几百个行业都需要云计算,每一个可能都有自己特定的需求。

记  者:在游戏、直播、视频之外,还会慢慢的探索其他的领域?

王育林:对,没错。

记  者:还有一个问题就是,金山作为一个很大的老牌的公司,在未来如何保证自己的创造力?

王育林:我觉得这个,怎么说呢,第一金山有一个很好的,相当于是文化,我们内部叫Culture这个东西,志存高远,当你永远胸怀大志的时候,你就不会停下来。脚踏实地的话,尽管你胸怀大志,但是你每一步要走得很踏实。

所以金山作为应该算中国最老牌的IT公司一路走来走到今天,其实我们在创造力上也始终没有缺乏,包括我们最早做办公软件,后来做杀毒软件,做红色正版风暴,包括后来我们的猎豹移动,其实成为全球最好的几家移动互联网公司之一。包括我们的WPC从传统的办公今天进入到移动办公,成为在移动办公领域IOS安卓上安装最大的办公App,包括我们做游戏的公司。其实一直以来,金山其实不缺乏创新的能力,只是说可能我们走得更踏实。

本文来源:网易科技报道 责任编辑:齐亚伦_NT4779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