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客
关注科技互联网

P2P大变局:“跨界”集团急退出平台分化加剧

李静瑕

[在严格的监管之下,没有抢占流量先机的中小P2P平台未来难以与大平台抗衡,因此在整改期内选择良性退出也属正常。洗牌后行业会迎来新的发展时期]

2016年9月下旬,苏越(化名)在朋友圈挂出了一则P2P平台转让消息,让他感到意外的是,这项转让居然仅在半个月之内就迅速敲定。

今年8月份,银监会等四部委祭出《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业务活动管理暂行办法》(下称“P2P管理办法”),再加上互联网金融全面专项整治推进,不少P2P在面临合规整改艰难中选择了退出。“转让”则成为一种比较直接的退出方式。

第一财经调查了解,P2P网贷在合规整改中主要呈现三大特征:一部分无法完成整改的P2P公司已经选择退出;一部分有能力达到合规的平台进行大额资金整改,同时纷纷转型小额信贷领域,消费金融是比较热门的转型方向;另外一部分不愿意抛弃原有资源的平台,则期望向第三方财富管理或交易所模式转型。

“甩卖”P2P

作为中间人,苏越参与了这家P2P平台的转让。“出售的P2P平台是一个文玩集团子公司,该平台专注于‘邮币卡’行业,其借款人是高度集中的,金额也比较大。在监管规定明确的背景下,没有精力去转型,所以选择把平台出售。”

据介绍,该P2P平台月均募集在3000万~5000万,而出售价格仅1250万元,出售内容包括其平台以及有意愿留下的团队,一次性原始债权清偿。

接手的买家依然是文玩行业人士,接手之后可以改变应用场景,转向艺术品行业的融资,其融资规模就可以降低并且具有较强的分散性。

“像这样的P2P能够很快转让交易,主要在于能够很快转变应用场景。但并不是所有P2P都好转让,像一些做房产抵押类的P2P则较难转型,合规之下的接盘者并不好找。”苏越表示,现在这个时间点,P2P平台一般会选择折价出售,成交价格比较便宜。

这种朋友圈甩卖P2P的案例并不多见。但合规压力之下,上市公司开始抛售或者退出P2P业务,这些公司更多的是跨界进入P2P领域。

10月18日,红星美凯龙公告,从10月30日起家金所不再提供借贷撮合服务,同时关闭债权转让功能。但原有的信息搜集、信息公布、资信评估等除借贷撮合以外的其他服务继续提供。

10月10日,盛达矿业公告拟以3060万元全部转让持有的和信电子商务有限公司与和信金融信息服务(北京)有限公司各5%的股权。出售的公司正是此前盛达矿业投资的P2P平台和信贷。

今年8月份,上市公司匹凸匹也宣布转让控股子公司匹凸匹金融信息服务(深圳)有限公司100%股权,退出P2P业务。9月,瓷爵士也宣布以1.18亿元的价格出售温商贷的100%股权。

这些上市公司进入P2P的时间仅在一年左右,它们给出甩卖P2P的重要原因是“监管政策出台,收紧了行业的发展空间”。一位业内人士对第一财经表示,最为主要的是,监管政策出台之后,集团化背景的P2P难以有精力顾及转型合规,因此退出成为最直接有效的方法。

拍拍贷CEO张俊认为,前两年行业的火热吸引了一大批资本和制度套利者进入,激烈的竞争推高了整个行业的获客成本和运营成本,很多中小平台在资金端并没有线上流量的优势。

“目前,网贷行业的发展已进入优质平台与巨头竞争的下半场,未来将是一个存量淘汰的时期。”张俊称。

大额借款整改进行时

对于有能力达标的P2P公司,现在让不少平台“头疼”的除了银行资金存管,还有大额借款的整改。

P2P管理办法明确设置限额:个人在同一网贷机构的借款余额不超过20万元,在不同网贷平台借款总额不超过100万元。企业在同一网贷平台的借款余额不超过100万元,在不同网贷平台的借款余额不超过500万元。

对于大额借款规模的整改,P2P平台一般选择两种应对方式,首先是在监管过渡期内自然到期消化,若监管过渡期内不能自动消化的则寻找其他的接手人。

拍拍贷三季度数据显示,平台上20万元以上借款占比为0.02%,1万元以下的消费性借款占比则高达98.34%,单笔平均借款额度为2716.54元。

对于20万元以上借款的这一部分,张俊告诉第一财经,在整改期内可以自动到期。这部分标主要是在淘宝开网店的企业以个人名义借款,未来可以考虑转向企业借款。

有利网也采取了到期自动消化的措施。有利网对第一财经表示,截至10月17日,其99.5%的借款在20万元以下,少量超过20万的为早期历史存量,在监管规定期限内自然到期即可。

能够在监管过渡期内自动到期自然是没有压力的,不过有的项目时间较长,不能在期内消化,这部分P2P平台选择找其他资金来接手。

“我们大部分资产都是车贷和消费金融类,目前只有少量房地产抵押贷款超过了个人20万贷款的限额,我们已经对接了保险公司、信托和消费金融公司等机构资金,未来可以把优质房产抵押资产提供给机构资金,我们提供大数据风控服务和互联网化的资产获取方式。”爱钱帮CEO王吉涛对第一财经表示。他们预计,到明年6月,限额问题将全部解决。

转型求生

“小额、分散”原则是P2P投资应遵循的原则。实际上,在银监会监管细则出台之前,不少P2P已经开始了转型,消费金融领域就是转型的一大方向。

零壹财经的最新消费金融报告数据显示,2015年央行统计的人民币消费信贷余额为18.95万亿元,剔除个人住房贷款后为4.77万亿元,假设未来5年平均增长20%,到2020年非房贷消费贷款余额可达到11.87万亿。

其中,互联网消费金融以占比10%的低限估算,到2020年该市场规模可达到1.19万亿。如果考虑到网上消费、O2O支付的发展增速,加上互联网消费金融渗透率的提高,乐观估计到2020年互联网消费金融市场规模可达到4万亿。

面对万亿级的互联网消费金融市场,P2P平台在面临合规转型之时多数选择了消费金融领域。

今年5月份,以大额借款项目为主的P2P平台红岭创投推出消费金融个人信贷,主攻零担保无抵押低成本借款。

P2P行业中,也有不少平台在监管明朗之前就开始布局消费金融市场。例如,拍拍贷在2014年就做出战略调整拓展消费金融版图,定位没有信用卡的消费人群,以85后为主。

“小额消费信贷的合规优势,会随着网贷行业的逐步规范化越来越明显。”张俊称。

爱钱帮在2015年开始布局消费金融,主要在医美整形、房租分期、汽车金融以及以租代购等领域。在监管出台之前,爱钱帮还对接了机构资金,目前已经实现了全流程的系统化操作,未来往智能信贷、智能金融领域发展。

“未来几年,消费金融肯定会保持较快增长。而且这次监管办法中对于小额分散的要求会加剧这个领域的竞争,但是整体发展趋势并不会因为一次监管而改变。”王吉涛对第一财经称。他认为,表面上看,各家做消费金融的领域是趋同的,但背后是在考验资产的生产效率,以及进件、审批、放款和对于低成本资金的获取能力等多方面综合能力。

有利网CEO吴逸然也对第一财经表示,有利网在2014年就开始布局消费金融市场,目前消费金融业务占比已经超过90%。其消费金融类贷款主要来自数码产品、汽车等领域,未来也会不断开拓美容、旅游、娱乐等其他消费金融市场。

不过,在聚爱财CEO任衡看来,虽然转向消费金融领域的确能够很快让平台变得合规,但从做大额借贷转向消费金融,经营模式会发生质的变化。

张俊也认为,消费金融领域虽然有万亿级市场蛋糕,但要做好并不那么容易。“‘指导意见’核心要求是做小额,并且限额,市场会挤压到小额领域,比较直观的是消费金融。如果做传统线下网点模式,运营成本会比较高,如果做纯线上,也需要相当长的时间对数据、运营积淀。”

因此,此前以债权转让为主的聚爱财等平台选择了另外一种转型方式:一边等待债权转让监管相关规定的最终落地,一边积极迎接合规,转向交易所模式。任衡介绍,所谓交易所模式,即交易所做债权的挂牌和摘牌,而聚爱财做通道,将投资人引导至交易所。目前,聚爱财主要通过小贷公司、典当行等做房产、汽车和艺术品等抵押债权转让,并已和多家交易所积极洽谈合作。

采取这种转型方式的并非只有聚爱财,10月25日,开鑫贷宣布设立互联网金融资产交易中心。据开鑫贷总经理周治翰介绍,设立这个交易中心首先是为了发展中小企业债权直接融资服务。8月开业以来,已经有定向融资产品、收益权等产品挂牌交易。

互联网金融全面监管当前,金融资产交易所正成为平台转型“香饽饽”。除了P2P平台直接转型做金融资产交易所,有业内人士指出,金融资产交易所可发展P2P网贷平台作为金交所“经纪商”,其部分受限业务可以转移到金交所平台。互金平台也可通过代销交易所理财产品(交易所的理财产品投向货币基金),间接实现代销货币基金,为投资人提供活期产品。

同时,交易所发行理财产品,可通过互金平台销售,募集资金投资于互金平台指定的或审核通过的金融资产。当然也不是任何平台都可以和金交所合作,也会设立一定的门槛。

平台分化

“这次监管的界定使得P2P的概念发生变化,现在严格限制在小额分散、点对点的直接借贷,和过去几年大家所理解的P2P概念已经不同了。”王吉涛表示。

在王吉涛看来,拥有小额分散资产生产能力的机构不会缺流量,但是由于合规的门槛和成本较高,预计会有大批平台生存艰难,所以流量端会出现两极分化。

任衡也表示,在严格的监管之下,没有抢占流量先机的中小P2P平台未来难以与已有巨大流量的平台抗衡,因此在整改期内选择良性退出也属正常。

今年7月20日,美利金融宣布停止线上理财平台运营,并在当天向用户结算本金和收益。这家在2015年9月正式上线的平台,其创始人正是有利网的三大创始人之一刘雁南。

有业内人士分析称,没有抢占到流量先机的平台,在合规之下获客可能会变得越来越“重”。该人士分析,未来P2P的获客成本还会提高,1000元每人的有效获客成本会成为常态。

因此,正如王吉涛所述,在监管的不断细化之下,P2P的业务模式已经有了一个规范化发展的概念,拥有巨大流量背景以及在行业深耕多年的老牌P2P优势凸显。

零壹财经监测数据显示,2016年9月,有50%~60%的平台交易额环比下滑,考虑到大量规模较小的平台未纳入统计范畴,这个比例保守应在80%以上。

其原因在于,一方面行业分化导致大平台资金聚集效应更加凸显,对规模较小的平台分流增加。另外一方面监管限制下,一些平台开始转型或开始合规性整改,这就会导致过渡期内发标减少,或标的额度降低。

拍拍贷监测的数据显示,在P2P监管规则落地之后,8月24日至9月30日,拍拍贷总体成交量仍在持续上升,其成交额为32.86亿,相比前37天增长38.58%,平台新增贷款余额14.52亿,相比前37天增长34.24%。其9月成交额为26.66亿,环比增长28.08%。

“清退过程是必然的,但是肯定也会有新的发展机遇。行业由于监管明确会更加正规化,也提升了投资人和从业人员的信心,洗牌后会迎来新的发展时期。”王吉涛称。

本文来源:第一财经日报
责任编辑:李德雄_NT2021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