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客
关注科技互联网

许式伟的三道题

_____

「他有能力去抽象需求,并用合适的比较优雅的方式去解决这些问题。」

合伙人吕桂华,给了许式伟很高的评价。表面来看,许式伟小脸小眼睛,发际线有些高,语言克制平稳,是典型的「程序员」、「书呆子」形象。

但事实上,许式伟的世界里早已不只有纯粹的技术了。

他一脚踏入存储行业,过去他征战金山、盛大,现在则创办了七牛云,——全世界第一个提出用存储、加速和数据处理这三个词来描述云存储服务的公司。

他的世界,从云端展开,落地生长出生产力服务工具。

这就是他针对云服务,解出的答案。

许式伟,从来都是一位解题达人。他能从生活中抽象出各种各样的问题,借着不断迭代的工具,去解决它们。

「解题,就是在释放创造力。

_____  

许式伟的三道题

  题一

许式伟,现在又遇到了一道题。

「怎么样让每个人的协同,做的更高效,这对我来说也是当前的一个挑战。」

创业第五年,七牛云从原先的五个人,已经成长为五百多人的团队。今年年初,七牛云宣布完成了D轮融资,额度超过一亿美元。

七牛云的发展,也迫使许式伟发生着巨大的改变,「我觉得最大的变化,其实还是从较小的作坊式思维方式,变成更全面的思维方式。」

许式伟正在完成从工程师到管理者的转变。

创业刚开始的时候,他只需要带着大家往前冲,「把事情做好,把客户服务做好就行。」但随着七牛云的规模迅速发展,对许式伟来说,自己冲已经没有意义了。

「我要给每一个人赋能,这是比自己往前冲更有效率的事情。」许式伟说,「我需要考虑更多的是作为一个管理者,如何履行管理职能」。

七牛云同样也在经历转折:从单一垂直的云存储产品,转型成综合的云服务产品,成为一站式的综合数据管理平台。七牛正努力构建一个完备、开放的云存储PaaS平台。

对任何一家创业公司来说,转型从来都不是一帆风顺的。吕桂华说起七牛在转型中遇到的问题:「当你离一线太远的话,有些优势可能会被模糊掉,所以要自我批评。」

为此,他们需要持续打磨产品。「毕竟市场和客户需求在快速变化,如果产品不快速变化,会让用户觉得老旧。」

产品层面的连锁转变,也传递至服务和运营。负责营销和运营的副总裁李婧,看到了许式伟最大的改变:「随着公司的发展和眼界的扩大,老许越来越认识到b2b成功的关键在于运营,他本人也越来越多的介入到运营里面。」

对七牛云来说,运营更像策略的制定,像是健康度的跟踪。

融合技术、商业和管理的思维,许式伟正在解他目前最大的一道题。并且,乐在其中。

「无论如何这个事情是怎么样的,我肯定会去做。因为解题的过程,就是提高的过程。」

 工具一  

「我的大部分快感来自于解题,这是一个释放创造力的过程。」理工男许式伟,找到了自己的内在驱动力。

所谓解题,并不是解习题,而是把生活中的问题和困难抽象出来,然后用一种严谨的逻辑思维去解决它。

一开始,数学就是许式伟的解题工具。等到进入大学,一扇全新的大门在他面前被打开了。

「原来电脑可以干成所有的事情。」接触了计算机,许式伟的世界突然拥有了无限的可能。

大一时,他拥有了自己的第一台电脑,确切说是五分之一台电脑。这台宿舍五个人众筹的386电脑,成了他进入技术世界的第一个入口。

就解题而言,编程不仅是解题的方式,更是解题的工具。「计算机,某种意义上来说,把大部分数学需要配到的工具,都已经集成在电脑里了。所以计算机其实是更完整的解题方案。」

因为只拥有五分之一台电脑,许式伟一周只有一天时间可以使用它。他不玩游戏,把所有的时间都用来敲代码。为了保证时间最高效的利用,他每次坐到电脑面前,都抱着厚厚一沓纸,上面密密麻麻写满了程序。那是他在其他时间写下的,这样使用电脑时,只要输入即可。

那时候的南京大学,总有年轻人埋头纸张,涂抹出一串词句。而许式伟,也是一个诗人,一个用代码作诗的异类诗人。校园里流传着他的诨名——C语言狂人,简称「C狂」。

如今,说起对许式伟最深的印象,老朋友吕桂华提到的还是:「他是一个十年前的代码、也会去思考一下写得好不好的人。」

许式伟在技术世界撒欢,做了不少有趣的事情,比如他开发了一个汇编的编辑器。不同于C语言,汇编是一种原始的语言,编辑器功能很有限,许式伟自己开发了一个集成编辑器,可以让程序员们在其中调试汇编程序。

他也做过一个图形界面的开发框架,因为DOS时代流行的界面是字符界面,难得有图形界面,分辨率也是极低的。为了能方便地编辑图形程序,他索性自己做了一个开发框架。

有趣的是,现在来看,这些基础程序,都是为工程师做的,服务于这批最具创造力的人群。这似乎就是七牛云最初的韵脚,踩在南大校园,每周一天地运行在一台386电脑程序里。

许式伟找到了最趁手的解题工具。

 题二

大学毕业,原本打算考计算机研究生的许式伟,在宿舍长的劝说下,为了在实践中学习最前沿的技术,决定应聘金山。

通过一份手写的简历,和笔试的好成绩,许式伟加入了金山。 像是命定的,许式伟进入金山之后的第一件事儿,就是做存盘。

这是他遇到的第一道真正的大题。

「因为大部分人觉得存盘特别无聊,没意思。这种没意思的活比较适合实习生干。」没想到,许式伟却干得乐在其中。他后来在金山的全部经历,都与读盘、存盘有关。

后来,为了能够兼容微软office软件,金山的WPS项目越来越重视存盘,这个大家一开始都不怎么喜欢的事情,一下子变成了核心的任务。痴迷于这些程序的许式伟,也理所当然获得了巨大的发展空间。

许式伟的三道题

到了2016年,WPS也仍然在更新,但市场占有率一度很惨淡。而作为WPS的对标产品,office却一直是微软非常赚钱的那部分。

「我们做办公软件,其实并不明白微软是怎样赚钱的。」许式伟开始反思,金山把办公软件这个企业产品,做成了直接面向C端用户的软件,弄混了卖软件和卖服务的概念。如今的office365,就是软件服务化的典型。

这些全局性的思考,开始于许式伟主导金山实验室期间。他对存储这道大题的解答,也在纯技术思考外,增添了一些商业化的思考。

「毕竟一款产品,你做的时候觉得很牛,但如果市场上反响一般,也是件挺郁闷的事情。所以你得考虑更多的东西。」

许式伟的兴趣,不再只是因为存储在技术上的突破了。在金山实验室,他做过一段时间的搜索引擎,因为需要爬虫,开始做存储的研发。这让他突然意识到,搜索引擎已经产生了巨头,但是存储领域好像没有。

在2007年以前,存储使用的都是硬件设备,市场上并没有一个存储的服务商。更别提「云」的服务商,甚至连“云”的概念都没有。在结合互联网的发展,手机终端流行,每个人相册里都存了一大堆照片和视频,许式伟确认,存储是一个好方向。「那时候就是做七牛的影子。」

存储与服务这两个概念撞出了火花,许式伟离解出了这道大题越来越近了。而技术参杂着商业,他开始需要更大的工具。

 工具二  

许式伟与吕桂华在交流中定下了大方向。这时候,身居珠海,目光就显得愈加受限了。

为此,他们转战百度和盛大。2011年6月,许式伟他们五个朋友,正式创业了。「多数人都会期待做一些创造性的事情,我觉得我还是一个比较有想法的人,喜欢思考的人,比较适合去创业。」许式伟说。

在浦东图书馆,七牛云正式成立了,名字本身就带着商业上的考量,「有话题感,品牌会较好传递。」别看创始团队五个人统统是技术背景,却大多有商业的意识。

公司最初的方向定在网盘,有Dropbox作为先行者,投资人也很看好。

但做了三个月后,许式伟就发现,自家的产品,跟别人的没什么两样。 「而且其实我们并不了解普通C端用户的想法,我们最了解的还是工程师群体。」吕桂华在一次采访中也提到:「有付费意愿才能谈商业模式,没有付费意愿那不叫商业模式。」

如果客户是企业,那么他们有很强的付费意愿,而直接用户是工程师,对这个群体的了解,又可以让团队游刃有余地打磨团队。更重要的是,已经在WPS项目中深知互联网本质在于服务,团队把方向定在了基于存储的基础云服务。

2012年末,在百盘大战爆发的前一年,七牛云迅速改变了自己的方向,切入了企业云服务市场。那时候,中国甚至都还没有云服务的概念,巨头尚未进场,行业一片蛮荒。

七牛可能是全球第一个提出用存储、加速和处理这样三个词来描述云存储这样一个服务的公司。

「我们重新定义了云存储。」许式伟说。在过去,AWS上的S3,一直作为云主机的附属品存在。S3主要的能力是一个数据仓库,它可以放东西,可以取东西。但在七牛看来,数据存储只是一个基础服务。在保证存储可靠、便宜、高可用的基础上,云存储更需要的是加速以及相关的一系列的数据增值服务。

「C狂」早已经历过商业的洗礼,他想得明白。「对一个创业公司来说,早期成败肯定由你的商业思考决定,技术起到的作用,并没有商业的思考大。」

这家技术公司对市场的理解,吸引了嘉实投资CEO仇小川,「市场敏锐度是在恰当时间做恰当的事。」他欣赏许式伟的商业意识。

凭借着足够的敏锐度,七牛云这家公司,成为许式伟最新的工具,让他能够在商业和技术的语境下,去解答存储这道题。

2016年,七牛的企业用户数已达50万,服务器上运行着超过 2000 亿张图片,10 亿小时的视频。而新推出的直播云服务,已经接入了美拍、熊猫TV、龙珠、懂球帝等近千家直播平台。

许式伟的三道题

在亚马逊公有云服务AWS入华之后,云计算领域的竞争就从来没有消停过,在阿里云动静越玩越大、一骑绝尘后,腾讯、金山(联合小米)统统在一年前扎进云计算服务中。IDC发布的2015年技术发展趋势报告中预测:今年云计算的市场规模将达到1180亿美元,而中国三、四年后将会诞生一到两个云计算领域领导者,成为亚马逊和谷歌的对手。

行业里巨头林立,许式伟和他的团队有很一致的想法:「我们要达成共同的目标,就是释放创造力。我觉得目前最重要的,就是把自己的题解了。」

而七牛云的直接服务对象,他们的用户,就是被认为最具创造力的人群— —程序员。就像大学时,许式伟做的那些服务于编程的程序一样,七牛云所搭建的数据管理服务平台,也是一个典型的生产力工具。

从一开始,许式伟,就是一个服务者。

 题三  

早期,许式伟自己一张纸一支笔,一台电脑,穷尽他够得着的工具去施展创造力。当社会给了他一个更复杂的问题,他需要与很多人一起来完成。于是,有了今天的七牛云,而随着七牛云的发展,社会又会让他遇到一个更大的难题。这道题不仅是提给许式伟的,也是提给整个云服务的。

「如何提升社会效率?」许式伟说:「我们在解决的根本问题,是创造力的问题。」

云服务本质上来讲,是把创新的成本降到最低。让企业能够用最低的成本去试错,在数据服务平台上去推演一款产品。

「所以我们就是把自己隐藏在后面,去释放别人的创造力。」

身为曾经的技术宅,许式伟不相信技术拯救世界,他信奉企业拯救世界,这个世界是由企业去撬动的,企业才是发展的原动力。

许式伟把商业看做一个非常复杂的系统,企业则是其中的每一个节点,这些节点在不断自我发展和互相沟通的过程中,让整个系统进化。

而恰恰是云改变了企业和企业之间的链接方式。让企业在相互作用中,不断变化着组织方式。如果我们把社会系统看成一个智能系统,每个企业是一个神经元,云更是一种更加自动化的链接方式。

在云端,藏着的不仅是企业服务的契机,还藏着更大范围的智能。

许式伟在解着这道最新的大题。行业内相信,在未来,云将水和电一样,成为最基础的东西。对许式伟来说,「至少这是一个伟大的事情,能够有幸参与其中,并且能做点事情,都是很有意义。」

交互方式正在演进,智能终端在革新,七牛云看到,数据生产能力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如今,七牛云开发了多条垂直业务线,包括了直播、大数据等。

无论是图片、视频的云存储还是直播业务,都需要他们去挖掘用户的需求。七牛引进了场景的思路,把不同场景下的用户需求打包进黑箱,提供整套的解决方案。

「一个公司的特性,都带着老板的DNA。」李婧说,「七牛云的技术特质、服务意识、产品思维,就带着老许的气质。」

创业者通常忙得很,但许式伟也偶尔回归到「C狂」的状态。

忙里偷闲,他花了7天时间,自己创造了一个语言,并且把它开源了,在这个语言的基础上,开发了一些小程序。完成了也许每个程序员都会有的梦想,拥有了自己的语言。之后,七牛云CEO许式伟,便不再有闲心去管了。

这个语言,正留连在云端,他叫Q语言。最初,许式伟给它命名:七牛语言。

· E N D ·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