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客
关注科技互联网

特朗普要筑“墙”硅谷外籍精英看重墙上的“门”

叶文多

“我现在最担心的就是H-1B(美国最主要的工作签证类别)申请难度可能会加大。”美国大选结果公布次日(11月9日),硅谷的一位创业者旋即对《第一财经日报》记者表达了自己的担忧。

在刚刚结束的这场历史性美国大选中,特朗普的胜出成为硅谷最不情愿看到的结果。因为不管是移民政策还是贸易主张,亦不论是对创新的支持或是对平等的争取,硅谷与特朗普似乎都不在同一个世界,更难说享有同一个梦想。

根据大选统计,特朗普在整个加州的支持率仅有33%,而在硅谷所覆盖的几个核心城市,这个数字更低。特朗普在移民等方面的政策将阻碍硅谷吸引和留住全球最优秀的人才。正是基于这样的推测,在第三届世界互联网大会企业家论坛上,
百度

总裁兼CEO李彦宏公开邀请硅谷人才“搬家”。他说:“非常希望各国人才都能移民到中国来,让中国能够在全球创新的舞台上扮演一个更加重要的角色。”

墙上的一扇门

不过,这个绣球或许抛之过早。

“我才不担心美国不给我办H-1B。”美国大选夜之后的首个周末,在一个由硅谷科技公司华人工程师组成的饭局上,《第一财经日报》记者不止一次听到这样的声音。席间的工程师任职于硅谷体量最大的几家科技公司,其中一部分已经拿到H-1B签证,而另一部分即将申请。对他们来说,特朗普上台可能导致硅谷高科技人才流失并不是一个完全站得住脚的推测。甚至,可能相反。

绝大多数人都知道特朗普可能会修一道墙,但很少有人知道,他还会在墙上留一扇门。

大选一周前,特朗普在佛罗里达州的一场公开讲话中明确表示希望更多人来美国,并强调“会在修建的墙上建一个巨大的、漂亮的门”,这个门是为了告诉大家“我们欢迎你来,但你得走合法程序”。这个表述极其形象又精确地阐释了特朗普在移民问题上的核心主张,也是他所在的共和党阵营在移民政策方面的一贯理念——支持高科技移民、反对低技术移民。

从这个角度来看,对于硅谷高科技人才来说,特朗普的移民政策在某种程度上甚至是个利好。

对于顶尖计算机人才,硅谷一直求贤若渴。尽管当前硅谷资金环境不如过去,一些公司也早就削减了对硕士及以下学历应届毕业生的招聘力度,但包括
谷歌

、脸书在内的大型科技公司仍在全球范围内不遗余力地网罗人才。

致力于追踪美国IT业雇佣情况的非营利性机构CompTIA今年11月初发布的最新报告显示,美国IT行业新增就业连续第四个月保持增长。美国科技行业的巨大需求与本土科技人才的培养与供给之间存在巨大缺口。目前,高科技移民已经成了硅谷最主要的人才来源,这其中相当大一部分雇员得以在美合法工作主要借助H-1B签证,同时这也是绝大多数外国公民获得美国绿卡的必经阶段。

收紧H-1B和限制非法移民一直以来都是特朗普竞选纲要中的两大关键词,但这也成了部分人认为其上台可能导致硅谷人才流失的主要依据。事实上,聚集在硅谷的,都是美国移民局着重优待的STEM——科学(Science)、技术(Technology)、工程(Engineering)、数学(Mathematics)——专业人才,“非法移民”可能是离硅谷最遥远的词汇,所以遣返或控制非法移民的政策对硅谷的直接影响微乎其微,限制H-1B对硅谷高精尖人才的实际影响也并不像很多人认为的那么糟糕。

据哈佛大学政治系教授罗恩·希拉(RonHira)观察,今年是H-1B第一次进入美国大选的主要议题范畴。一方面,产业结构调整导致美国本土居民就业情况迟迟难以获得实质性改善;另一方面,美国大型公司海外用工量日益提升进一步压缩了本土劳动力的就业机会。2015年,
迪士尼

遣散250名员工,而他们的工作被印度外包公司利用H-1B签证引入美国的外籍劳工取代,该事件进一步把H-1B滥用问题推上了风口浪尖。

硅谷“搬家”言之尚早

随着美国经济趋好,H-1B签证名额与实际需求之间的矛盾已日趋激烈。一般来说,美国移民局(USCIS)每年向外国公民发放8.5万个H-1B签证名额,其中2万个仅向硕士及以上学历开放。但在今年4月,美国移民局从开始接受H-1B签证申请后不到两周时间内就收到满额23.6万份申请,创下历史最高纪录。为此,硅谷科技界大佬纷纷致信希望美国国会提高H-1B签证发放名额,但这个提议遭到了当选总统特朗普以及被认为是美国司法部部长热门人选的参议员塞申斯(JeffSessions)的公开反对。

特朗普主张限制H-1B签证的一个重要原因是认为这一制度已经破裂(Broken)。美国移民局在H-1B签证发放条款中明确要求,美国公司雇佣“特殊专业”外国员工并为他们发放H-1B工作签证的基本前提是这些外国员工必须在专业领域拥有同等条件下美国员工无法达到的技能水平。但在硅谷,由印度人开设的IT外包公司(称为ICC,IndianConsultingCompany)则用低廉的价格为美国公司雇佣海外劳工,并且利用法律灰色地带,通过不同公司为同一雇员重复申请的手法,占据大量H-1B签证名额。

统计数据显示,在美国移民局2016年接收到的总计23.6万份H-1B申请中,数量最高的两家公司均为ICC——Infosys和TataConsultancyServices,这两家公司合计约5万份,接近全美H-1B申请总量的四分之一。以申请数量来看,硅谷大型科技公司中,
IBM

排名第3,
微软

排名第9,谷歌、
亚马逊


苹果


Facebook

等要求提高H-1B配额的公司均在前10名开外。

对于绝大多数通过正规渠道获得高学历、选择留在硅谷的华人工程师们来说,清除H-1B签证发放的现存漏洞的意义并不亚于扩大H-1B签证配额,而特朗普所主张的“限制/提高获取H-1B签证难度”则被大多数硅谷华人工程师们视作对真正高精尖技术人才的另一种保护。

“特朗普获胜其实我挺开心的。”一位供职于硅谷某大型科技公司的华人工程师告诉《第一财经日报》记者,“但我不敢在公司表现出来。”在这一次的总统竞选中,脸书、谷歌、苹果和亚马逊等绝大多数硅谷大型科技公司高管都曾在选前公开站队希拉里。在这样的氛围下,一些硅谷华人工程师也成了“沉默的大多数”。

不过,像硅谷著名风险投资人、PayPal和Palantir联合创始人、脸书董事彼得·提尔(PeterThiel)这样敢于力排众议公开力挺特朗普的也不在少数。硅谷华人协会发起人、Broadcom公司工程师、毕业于清华大学的陈志华(AlexChen)在此次大选中成了特朗普在北加州地区的竞选旗手,在他看来,特朗普当选比希拉里当选让人更愿意留在美国。

移民政策不是美国吸引人才的唯一因素,国家安全、经济形势、社会生活的方方面面都将影响硅谷高科技人才的去留。以黑马姿态杀出重围并入主白宫的特朗普下一步将组建他的幕僚团队,无论最终结果如何,特朗普总会被提醒不要忘记自己竞选时期的口号“让美国再次强大”(MakeAmericaGreatAgain),而若要达到这个目标,人才不可不留、经济不可不振。目前看来,说硅谷人才“搬家”尚早,且等四年再说。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