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客
关注科技互联网

2016年度汉字遴选,“刷”应该上榜

2016年度汉字遴选,“刷”应该上榜

文 | 涂子沛(微信公号:涂子沛频道)

前几天,《新周刊》在杭州举办了“知道分子”座谈会。会上,执行总编陈艳涛向大家征集2016年的年度汉字,有人提了“涨”,有人提了“限”,都和房地产有关。

我说这即将过去的一年,有个突出的新现象,就是全民都在刷屏。

大人就不用说了,开会在刷、乘车在刷、朋友见面、家庭聚餐都在刷,一个人的时候在刷,一堆人的时候也在刷。

我曾经在高铁候车室环顾四周,发现几乎所有人都在低头刷屏。在拥挤的地铁站、候机厅,你不时碰到前面有人挡路,一打量,他正拿着手机看视频或是电子书,入神之程度,感觉偷了他东西,他都不会发现。有一次我自己也发生这种情况,顾着微信聊天走得慢,后面一个人冲上来直接把我推开。

2016年度汉字遴选,“刷”应该上榜

这种行为模式也在改变大众的思维模式,发生了一件事,不是去主动思考,而是去翻看朋友圈的评论和留言,对信息的依赖发展为对观点的依赖,跟风者和盲从者越来越多。这种依赖甚至在潜意识中留下痕迹,一看见光滑玻璃或桌面,就有冲上去点一点、刷一刷的冲动。

所以说,一个“刷”字,集中体现了移动互联网时代人类的生活和精神状态,不失为这个新时代的生动写照。

如果把视线放到未来,我们的孩子长大以后的世界,就可以发现,这样的趋势更为明显。十几岁的孩子在刷,几岁的孩子也在刷,他们将是与“刷”相伴成长的一代。

记得我的儿子两岁多一点的时候,就会自己去拿iPad,一个人趴在地板上,可以玩上一个多小时。有一次在朋友家,我亲眼看到他两岁的小孩跑到电视机前,用手指头在屏幕上刷、划,他以为电视屏也是一块可以用手操控的触屏。

一组来自英国的数据表明了情况的严重程度,最近英国《每日邮报》报道称,英国的学龄前儿童每天花4小时11分钟盯着屏幕,其中包括平均每天花71分钟使用iPad和其他设备上网。而5-15岁的儿童每天盯着屏幕的平均时间更高,达到了5小时33分钟。

智能手机、平板电脑,正在成为孩子的“新奶嘴”和安慰剂。很多家长,下班回家还是被手机绑架,无暇陪伴孩子,便塞给孩子一个电子设备,孩子安静了,家长似乎省了心,可是危害也接踵而至。

2016年度汉字遴选,“刷”应该上榜

电子设备挤占了孩子们学习、运动的时间不说,也减少孩子们亲近自然的机会。更严重的是,长时间沉浸于一个虚拟的世界,容易把自己孤立起来,而忽视了和同龄人、家人的相处,长期浸润在虚拟世界中,错乱的身份认同可能会导致孩子与现实社会格格不入。

今年3月,美国非营利组织“常识媒体”针对1240名父母和儿童的调查显示,小孩迷上手机后,36%的父母反映每天都因为玩手机的问题和小孩发生争吵。

在我看来,一个全民刷屏的社会,也是一个国民注意力极大浪费的社会。由于微信朋友圈的普及,各种良莠不齐的信息、文本铺天盖地而来,在不断增加的、低质量的信息当中,浏览信息的成本越来越高,获益却越来越少,全体国民被无端消耗的注意力也越来越多,对其他时间的挤出效应也越来越惊人。

“刷”还制造了一拨又一拨的低头族,长期低头造成颈椎病概率增加,颈椎病又会引起高血压,高血压是医保病种,虽然我没有找到有力的数据证明,但我相信,公共医疗支出极可能因此增加。还有,全民刷屏,导致锻炼时间减少、体质下降,也是一个问题。

这种危害也逐渐为社会认知并警惕。泰国的一个电视公益广告中,一对夫妻带5岁的儿子去买平板电脑,商员拒绝了他们,建议他们再过7年(孩子12岁时)再来取货,因为孩子还太小,应该更多地体会爱与温情。在日本爱知县刈谷市,“市儿童学生爱护会”2014年就向中小学发出通知,要求学生家长每晚9点后没收孩子的手机,以避免无节制的上网引发生活问题。

也有很多地方自发性地发起了对网络的抵制,要求回到没有网络也没有手机的原始状态。这种做法有失偏颇,对社会而言倒不失为物极必反的警示。

2016年度汉字遴选,“刷”应该上榜 但这种自发性的反思和纠缠行为由于缺乏协调,很难引起社会的一致行动。 

我认为,包括孩子在内的全民“刷”,是一个潜在社会问题。对手机依赖症的防范,应该上升到国家层面。

我建议,中国工信部和国家卫计委可以制定一部个人使用电子设备和网络设备的指导意见。不仅对成年人、老年人,更应该对婴幼儿、青少年的网络和手机的使用,设立一套科学可测评的健康标准,就象在烟盒上提示“吸烟有害健康”一样,提醒大家善用、慎用电子设备。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