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客
关注科技互联网

李国庆:不死老炮儿自称比马云更厉害?

从2014年6月至今,每周日下午4:20分(首播)和晚间7:20(重播),由艾问和中央人民广播电台联合出品的《艾问顶级人物》音频通过CNR经济之声(FM96.6)覆盖中华大地上,如您一样的千万位财经信息用户,谢谢您的聆听和守候,迄今我们已经共度了120个周末,还有很多在未来。大家好,我是艾诚,本周的对话嘉宾是当当网创始人李国庆。

李国庆:一个自称比马云更厉害的创业老炮儿

北京静安中心,当当网所在地。进去之后,当当网的品牌形象当当猴“站”在很显眼的位置,憨态可爱。我对李国庆的采访将在当当内部的一个小咖啡厅进行。满满当当的书架,咖啡厅文艺调儿十足。扭头不经意间,看到透明玻璃门上贴着“敢做敢当当”几个字。

“敢做敢当当”,是当当网在2015年提出的新口号,调性和当当网创始人李国庆着实相符,李国庆一向以敢做敢言、豪爽不羁的形象被他人熟知。

李国庆是地道的北京人,1964年国庆节出生。1999年创立当当网,17年的创业生涯是他自称创业老炮儿的资本。从初建运营团队时成员阵营豪华,到2000年互联网经济泡沫破灭后的寂寥坚守,从夫妻俩百分之三十的股权到退市私有化后百分之九十的绝对控股,从最初的一无所有到如今200多亿的年销售额,一路走来,几经起落。李国庆笑称,如果中国出版业没有李国庆,将会非常惨淡,在改变出版业的同时他用图书影响了世界。

大嘴李国庆:我就不爱装孙子!

站在我面前的李国庆,精神抖擞,张嘴即出的“京味”给人感觉豪爽十足。节目录制前,他的助理再三叮嘱要三思而言,李国庆却颇不在意。李国庆的风格一直随性甚至乖张,有人说他喜欢挑事、哗众取宠 ,他硬气回击:“我就不爱装孙子!”

李国庆素有“大嘴”之称。

2011年,李国庆与“大摩女”的口水战在网上掀起轩然大波。他认为担任当当网IPO主承销商的两大投行为了从中赚取更多承销费用,故意在当当上市前压低发行价,气愤之余写了一首带脏字的摇滚歌词给投行。自称供职于摩根士丹利的一位女士言辞激烈予以回击。一时间,花式京骂令很多人“大开眼界”,不了解李国庆的人诧异“这是当当网CEO”吗?

提及和投行的对骂,李国庆豪不避讳,“我把投行拉下了神坛!我是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我心里很踏实。”作风依旧狂放不羁。

“你对投资人是一个什么样的态度呢?”我试图挖掘一个更全面的李国庆。

“我不怕得罪人,投资人给我亏吃,我一脚给他们踹回去。想欺负我没欺负成,让我给一嘴巴扇回去了。”他依旧笑的豪爽。

谈及竞争对手,李国庆也是一贯的“大嘴”本色,“京东成功不成功,我现在仍然替他捏把汗。他运气实在太好,一般的创业者谁好运到能赔掉二三十亿的美金啊。”

作为妻子的俞渝这样评价李国庆,“李国庆就是一个性情中人,比较二的一个人。”

创业老炮儿细数遇到的那些坑

从初始创业至今已17年。如此长的征程中,难免遇坑无数,对于我提出遇到哪些坑的问题,李国庆一口京片子侃侃而谈。

1999年,遭遇伪需求之坑。当时,互联网、电子商务在全世界掀起一股热潮。当当网搭建豪华团队,市场总监来自微软,技术总监来自Intel、贝塔斯曼。正当大家想大干一场的时候,2000年,互联网泡沫破裂,曾看似风口的互联网转瞬间成为众人眼中的“骗局”。上市无望、期权变为废纸,团队成员的陆续出走对根基未稳的当当造成了很大的损伤。于是,李国庆和俞渝带着基层员工一起工作,对此,李国庆笑称自己和俞渝成了“一脚踹”经理,就差去库房打包发货了。

精彩对话

艾诚:1999年到现在创立当当,您是一个创业的老司机吗?

李国庆:老司机。

艾诚:为什么?

李国庆:我是老炮儿了,因为从1999年就创业,到现在已经快17年了。

艾诚:创业路上该走过的坑都走过了吧?

李国庆:可以这么说,要不怎么还没死呢。

艾诚:你这个坑在另外一个企业那却形成了巨大的成功,就是京东了。

李国庆:京东成功不成功,我现在仍然替他捏把汗。我年年替他捏把汗,因为大家知道。

艾诚:当当在纽约交所敲个钟,这是什么感觉?那还要感谢资本吧。

李国庆:对,但是也有一个问题,现在想不该上市。

艾诚:不该上市?

李国庆:对。

艾诚:这是个坑吗?

李国庆:对,因为私募市场那么好为什么要上市呢?

李国庆:不死老炮儿自称比马云更厉害?

如果没有我,中国出版业会非常惨淡

艾诚:李国庆是一个成功的创业者吗?

李国庆:你看我上市的第一条微博,我的第一条微博写的,以我这个样子,我想说我道德底线这么高,甲方意识这么强,这么人文关怀,还能取得世俗意义上的商业成功,我TM挺知足。第一条微博就这么写的。当时网上还有好多人不认识我,这傻逼是谁啊?是不是这样?

艾诚:所以说你觉得挺成功的。

李国庆:对,我觉得完成了过去这十几年的使命,如果没有我,中国的出版业非常的惨淡,如果没有我,买书也难,卖书会更难。我觉得由于当当的这个平台,大平台,我当年做出版的时候,到处磕每个小店的店长、总经理、采购员,希望能进我的货,给我一个堆头。我那时候要有当当的平台,我现在出版比现在做得就好多了。我改变了中国出版业。

艾诚:你改变了中国出版业。

李国庆:对,老刘他改变了哪个行业?马云改变了哪个行业?我说马云你就占中国零售的10%,你谈什么颠覆人家?你看我占中国出版业的35%,我还没想去颠覆人家,我说咱不要太狂。

艾诚:那李国庆是不是比刘强东、马云更成功。

李国庆:如果论改变一个行业,我想他们都这么认为。

如何挺过2000年互联网危机?

【艾问解读】寒冬之中顽强坚守的李国庆

1999年11月,当当网正式上线运营。彼时的中国网上书店正经历了一轮爆棚式发展,鼎盛时达三百多家之多。1999年,无论是中国还是海外,整个互联网经济都在高速发展,热钱急速涌入,几乎沾着“互联网”三个字的公司都能迅速拉到风投。但是,资本堆砌泡沫的结果让繁荣变成一片过眼烟云。一夜之间,互联网寒冬即至。2000年4月,纳斯达克开始暴跌,创业公司也真实感受到了彻骨的寒冷。几乎所有人都声称,网络经济泡沫已彻底破裂,无药可救。这对于刚刚成立的当当网与李国庆来说,还未出发似已遭遇灭顶之灾。

李国庆:1999年互联网很时髦,全球很时髦电子商务,1999年我们就搭豪华团队,豪华团队有来自微软的市场总监,来自Intel的,来自贝塔斯曼的技术总监,弄了好长,结果2000年美国就先泡沫破了,说这个互联网是骗局,然后反应到中国是2000年底到2001年,一看上市无望了,期权就成废纸了。这些豪华团队跨过公司的梦之队。

艾诚:背信弃义地走了。

李国庆:也不叫背信弃义,那人家觉得看不到前途了。

艾诚:审时度势地走了。

李国庆:审时度势地走了。很多创业团队都有这个情况,开始大的团队,然后干了两年以后发现没有很好的前景,那走也是对的,就走了,但是对企业是一个很大的损伤,当时我跟俞渝就带着中层团队干活吧。

艾诚:中层,直接从CEO就到。

李国庆:没C、没O了,也没有副总了。

艾诚:都没了。

李国庆:对。

艾诚:就创始人跟基层员工。

李国庆:对,我当时跟俞渝管我们叫一脚踹经理,我就差去库房打包发货了。

李国庆:不死老炮儿自称比马云更厉害?

如何与资本力量博弈?

【艾问解读】对弈资本的李国庆

商场如战场,谈判即是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度过资本寒冬后更要面临新一轮的与资本博弈。从争取股权、到发辞职信,再到后来的老虎基金,有人说,李国庆在于资本对弈时是在搞“人体炸弹”;也有人说,他根本就是胡闹。发展离不开资本,但对于很多创业企业创始人来说,资本同样会迷失他们的双眼,将企业带进万劫不覆的深渊。李国庆,这位在创业圈打拼了17年的创业“老炮儿”,在与资本的博弈中又有怎样的不死传奇呢?

李国庆:2003年,当当也爬上来,让大家看到有点曙光了,因为打仗的时候哪有工夫啊,现在一想我们这个创始人怎么占那么少股份啊?怎么周鸿祎、360占这么多呀?于是我们这个创始人翻旧账,但是大家都知道,因为有契约精神嘛,翻旧账人家投资人不买单的。人家说这不成搞土改了嘛,就是翻旧账不行,是不是?当时谁让你不懂呢?那后来我们说怎么办呢?后来我就打听专业人士,用未来找新投资人,新投资人愿意给你们增加期权,那让他去增加去呗,说这样就能给我们弥合跟老股东的矛盾。

艾诚:这是资本博弈。如果说上一个坑是靠坚持走到现在,那跟资本博弈,很多人这坎都没过去,你们怎么过去的?

李国庆:一个找专业人士,找了专业人士出了这个招,专业人士还出呢,我说我这这么能干,离开我这个当当网发展速度就得减一半。我说那我辞职这是不是正常手段?说这是正常手段。这是一招,辞职是管用的,说老股东、老投资人舍不得你辞职,答应你条件有可能,那我说我就试试吧,我就发了辞职信,我祝愿当当好,但是我重新办一个,我六个月内保证不从当当网挖人,一年的竞业禁止,一年后我重新办一公司,两年就超过当当网。

艾诚:可是很多人,无数的创始人或者创业团队都尝试过这一招,可是真的没有被挽留,也没有得到这个控股的股份。

李国庆:大家都劝我,咱不要搞自杀式袭击嘛,何必另起炉灶。第二我确实比一般的创业者幸运,这不有俞渝嘛,我们的融资能力还是不错的,感激找新投资人,能够理解我们的困境,不就引来了老虎基金嘛。老虎基金说我愿意支持他们团队的想法,他们的占比里太少,我带头拿你们必须拿,这几个加在一起,这第二个坑是过来了。

嘉宾点评|Expert Comments

创业者和投资人之间如果有博弈,就是双输的结果

朱啸虎:

金沙江创业投资基金合伙人

出生于1974年;

9年风险投资经历;

被称为“独角兽捕手”,连续命中滴滴、饿了么、映客等明星创业公司。

我觉得创业者和投资人一直是相辅相成的,没有什么博弈,如果是创业者和投资人之间有博弈,这很难成功,我们投资人一般都是创业者后面的辅助。我们一开始可能坐在副驾上看着光、看看路,然后后面就坐到后座上去了,再长大,我们可能就下车了。所以创业者和投资人之间没有博弈,如果有博弈,就是双输的结果。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