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客
关注科技互联网

拼命刷业务的李在镕带来的三星帝国危机

拼命刷业务的李在镕带来的三星帝国危机

三星近年来因为太子接班,使得问题接连不断。而此次Note7这一商业史上最大的停售召回时间,也是在李健熙仓皇布局、力推儿子李在镕上位,多年积累下终于酿出的恶果。

经历过三星note7与洗衣机的爆炸时间后,最近一段时间三星开始回归正轨,通过一系列的举动来挽回自己的品牌。

三星打鸡血,公关战料料十足

先是虚虚实实的Gear VR进军其他市场消息,跟着就是关于下一代旗舰Galaxy S8提前还是延后发售的争论 。风头中,10月6日三星宣布收购了Ai语音助手公司 Viv Labs,该公司的经营者为 iPhone 语音助手 Siri 的联合创始人。这一事件帮助三星冲淡了爆炸门的骂声。

爆炸事件告一段落、手机洗衣机悉数召回之后,三星正式的公关行动开始。

“三星投资英国人工智能芯片硬件设计初创公司 Graphcore。”赶了一把最火的人工智能芯片概念。但其实这家公司还处于A轮,三星与罗伯特博世风投参与领投, 与Amadeus Capital Partners、 C4 Ventures、Draper Esprit、Foundation Capital、以及 Pitango Venture Capital 五家风投公司合在一起投了3000万美元。

没有引起业界反响。

“三星曝光折叠屏幕专利,据称折叠手机提前亮相。”顺延了Note 7召回,相关曲面屏幕产能消化的话题。

引起了一定的注意。

“三星80亿美元并购哈曼国际,布局智能汽车。”跟了一把车联网、智能汽车、汽车电子概念,特别是当下汽车电子行业大规模整并频发的当口。

引爆业界。

“三星完成5G样机技术试验,携手日本Docomo完成高速列车5G测试,2018年上线。”赶在了华为携国内厂商拿下5G方案的风口。

反响不大。

“为提高Tizen应用数量 三星对热门应用开发者奖励1万美元。”借势Android7.0 AOSP标准发布。

在Android“要闭源”的的声音中,受到关注。

”高通骁龙835发布,采用三星10nm技术。“高通的新芯片到明年2月份才能看到上市机型,各方面优化还不到位,连个跑分都不能大胆往外放,为了三星蹭一把华为麒麟960芯片热点,赶紧就发布了。

效果很给力。

“三星借力微软,联手拓展自家Tizen OS 应用。”三星借助微软.NET Core等开发环境扩大Tizen OS 平台应用。借势业界对智能手机及相关操作系统的前景大讨论。

受到持续关注。

至此,短短一个月内,三星的强势公关已经做出了不少的成绩。每一次的出动,都涉及行业大事件,三星的研发资产也为这些公关工作带来了震撼人心的实锤。次次有料,这是其他厂商难以做到的。想来等三星Galaxy S8发布时,智能手机、平板电视相关的品牌形象就会被成功修复。

不过关于三星洗衣机、冰箱等等白电、黑电的关联产品,品牌受损则很难恢复。

接班计划起步受阻,崔志成带领三星电子迅速壮大

从2001年,李在镕当上三星电子常务助理,参与三星的高层管理工作后,李健熙就开始着手这一太子上位问题。

2005年10月,三星旗下Everland有限公司的前总裁许泰学和现任总裁朴卢彬被判有罪,原因是他们 通过暗箱操作 ,帮助董事长李健熙将集团控制权转交给他的子女, 给股东带来了损失

韩国检察机关称,他们在1996年以每股7700韩元(约合6.4美元)的价格向李健熙之子李在容出售Everland公司发行的125万股可转换公司债券。而同期,该公司股票每股的最低市值为8.5万韩元(约合70.8美元)。这笔可疑交易让李在容至少 获得了970亿韩元(约合8008万美元)的非法收益

需要注意的是这家名为Everland的三星旗下公司没有那么简单!这家中文名为“爱宝乐园”的公司,从外表看是一家游乐园、主题公园公司,没有太多吸引力。但在这些表象的背后,Everland持有三星人寿保险公司13.3%的股份;另一方面,由于三星人寿持有三星电子7.3%的股份,李氏家族共持有三星Everland54%的股份,(其中太子爷李在镕拥有25%的股份已经是爱宝乐园的第一大股东),再加上李氏家族在三星电子本来的股份,经过复杂的转换关系,他们在三星电子的持股比例就达到了16%。

另外,Everland还承担着整个三星集团的融资、再融资业务,掌握所有三星关联公司的资金命脉。

拼命刷业务的李在镕带来的三星帝国危机

2008年4月22日,李健熙因为上述“暗箱操作”丑闻宣布辞去董事长一职。

李健熙用这样的方法将自己与公司的资产转移给儿子李在镕,在一定程度上规避了赠与税以及未来的遗产税。此次事件后,李健熙开始采用资产整合的方式将资产转移给子女,来规避遗产税。韩国民众对这样的财阀行为极为憎恨,同时三星在世界上巨大的影响力,又让他们不得不爱。

随后 2008 金融危机 ,三星出现亏损。

2009年,因为在三星平板电视业务登顶第一的卓越成绩, 三星数码媒体部的主管崔志成 上位成为三星电子的CEO,负责电视、手机等其它消费性电子产品,如打印机、PC及家电。时任三星董事长的技术大拿——李润雨负责设备解决方案部门。而此次三星公司架构重组惹人注意的职位安排是——三星电子增设COO一职,李在镕担任此职并全面参与公司的日常运营事务。

拼命刷业务的李在镕带来的三星帝国危机

崔志成

崔志成在这个智能手机兴起的时代,为整个三星消费者电子产品做出精准定位。 用高配低价、“无设计”、重营销、机海战术的方法 将三星智能手机成功的推向了全世界。同时也推动了三星Amoled屏幕技术、存储技术、CMOS相机模组技术、芯片制造、通信技术等等核心技术进入到世界顶尖行列。

期间,三星的高分辨率Amoled屏幕、最先进的内存、ISOCELL、BRITECELL等等黑科技频出,受到全世界范围内的关注。

自此三星电子获得了大幅度跃进。

李健熙回归,李在镕加速接班

2010年3月24日,李健熙重回三星管理层。

2012年6月,三星智能手机刚刚登顶还不到一年时间, 权五铉接替崔志成担任集团CEO ,同时兼任集团副董事长,负责零件业务。而做为明星业务的消费电子出现了尴尬的空缺。崔志成保留在三星电子董事会的席位,出任三星集团全球战略办公室主任。

拼命刷业务的李在镕带来的三星帝国危机

权五铉

李在镕继续担任COO,被任命为三星电子副会长,接班人计划启动。

这时其实从职责划分上就是:崔 志成充当分析师辅佐李在镕管理消费者电子业务,李在镕负责全新产品策略规划,以及最后的拍板。

2013年,HTC One推出并进行全球范围内的大力营销, 三星果断断了HTC One的屏幕供应 ,这一年三星手机业务发展还不错;

同时李健熙主导下,三星启动了旗下公司的大规模业务调整重组计划,以方便李在镕接手;

2014年,智能手机性能已经够用,三星的“万年塑料姨妈巾”遭到了业界集体吐槽, 三星手机遭遇下滑危机 ,纵使李在镕拍板使用自家处理器、曲面屏也解决不了危机;

2014年5月,三星电子危机中,李健熙突发心肌梗塞病倒并接受支架植入术,无法再执掌公司,随后三星集团旗下业务重组计划加速;6月,三星集团核心控股公司的三星爱宝乐园宣布将公开上市;9月,主营业务相近的三星重工和三星工程决定进行合并;11月,三星决定将旗下石油化工和军工产业领域四家子公司——— 三星综合化学、三星道达尔、三星商业设备以及三星泰勒斯出售给韩华集团,总金额超过1.9万亿韩元(约106亿元人民币),这是1997年亚洲金融危机后17年来,三星首次将主要子公司出售给其他大企业;

2015年,三星终于推出金属版本的三星S6、S6 Edge+曲面屏、Note5,并使用了全新自产的14nm芯片、BRITECELL等等黑科技技术, 获得了成功

07月27日三星集团控股的第一毛织公司和三星物产合并,成立新的三星物产。李在镕以16.5%的持股比例位列新三星物产的第一大股东,而新公司则不仅是三星生命的大股东,并通过其间接控制三星电子7.6%的股份,还直接持有三星电子4.06%的股份。因此被认为太子接班之路几近完成;

2016更进一步的曲面屏、快充、自产芯片,但年底的Note7太激进,发布84天,爆炸到直接召回,三星遭遇极大危机;

10月, 李在镕正式加入由9位董事组成的三星电子董事会

……

“太子接班运动”以来,三星的各种异常震动来的没头没尾。这些问题要从三星的战略、管理、产品、研发、运营、人事、现金流等等不同角度来分析,其中 人事管理、产品研发 这两个是最突出、最致命的。可以说牵一发动全身。

李氏王国的强势管理

除了上述李家利用名为Everland的主题公园公司,控制整个三星集团及关联公司的股份融资之外。 李家还通过战略规划、商务推广获得了整个三星的人事豁免、现金流的控制权。

人事豁免管理上,三星旗下的公司都设置了“秘书室”“战略企划室”等等不同规制的“室”。这个“室”虽说在名称上非常复杂混乱,但他们负责的工作大抵相似。都是负责“整理”公司内部资料、梳理市场信息,来配合三星系官司,做未来的发展战略以及内部的人事组织调整。

其实就是一个特务、参谋、情报科的组织。而韩国概念的财团秘书室,其本身就来自日本,有很浓厚的二战时期日本关东军的参谋组织的味道。这与李家前两代都毕业于日本早稻田大学不无关系。

依据这样的架构,李家从整个集团战略规划转型的角度入手,充分掌握着整个三星的各种人事调整,达到任何时刻都可以铲除异己的效应。

同时也帮助三星系公司做到了快速聚焦业务方向、协力拓展新市场,特别是在1997年亚洲金融风暴、2008年金融危机中,通过这一机制快速反馈,砍减累赘业务、优化行政管理,使得三星能够迅速原地复活。

在企业资金现金流的管理上,三星成立了三星广告——第一企划。所有三星系公司的商务合作、市场推广等等业务运作的过程中,广告创意、物料准备、法务等等都要经过这一公司,给他分一杯羹。经过紧跟这些业务,李家能精准快速获知不同公司的市场业务情况,同时把住他们的现金流。

以整合市场运作、提高效率做为切入口,李家做到了对旗下公司了如指掌的地步,并掐死了现金流命脉。这也是三星擅长在世界范围内进行狂轰乱炸式的广告营销根本动力——不营销推广,就没有那么多借口将现金流导入李家手中。

不过同时,这样的整合营销,也帮助三星系产品“一荣皆荣”。在三星平板电视、三星智能手机兴起后,同时也带动了三星白电、黑电、计算机、笔记本等等不同业务的高速成长。

最后在这一次“爆爆爆”事件中,同样也尝到了“一损皆损”的恶果。

就是这么三个步骤,三星系公司的控股表决权、人事豁免权、现金流都被李氏王国紧紧控制。同时,通过这种全盘控制所带来的运作效率、业绩的提升,三星与李氏家族受到了国际范围内专业投资机构、投资人的青睐。而最近深陷现金流风波的乐视,他们口中的“生态化反”模式,其实有很大一部分借鉴了三星集团的运作模式,只不过有大幅度的插入了“互联网+”概念而已。

有趣的是,三星电子还是韩国最透明的企业之一,外国投资者持有三星电子54%的股份。美国杜邦资本管理公司持有三星公司8000万美元的股票,该公司的分析师陈谷(音译)称:“从长期来看,三星公司还是需要像李健熙和副会长尹钟龙这样的强势领导人,他们的投资目光长远,不会受每季收益状况的过多影响。”

不过过于封闭的管理还是三星的一个大坎,不利于更有竞争力的国际资本运作。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外国基金管理人称,“如果三星集团能将总部挪到纽约并且在那里上市,它的股价很可能就是现在的两倍。”让三星换总部虽不太可能,但如果该集团能让它的公司治理状况变得和产品一样富有竞争力,那它即使还留在原处也能创造佳绩。

但这样的管理模式,使得太子李在镕能够逐步掌握大权,直至继位。

不过背后也一直遇到非议与阻拦。

2015年,第一毛织公司和三星物产合并案遭到了美国活跃对冲基金Elliott Management的阻拦。今年开始,Elliott要求将三星电子一分为二,并向股东发放30万亿韩元(约合260亿美元)的股息。Elliott持有三星电子的0.62%的股份。

李家也被业界批评,将自家家族利益置于投资者之上。

美联社法律和商业研究中心的负责人Lee Jee-soo表示:

“他从未成功地证明他有资格成为董事会成员。”“就因为他一出生就是李健熙的儿子,他才能加入董事会。”

急于证明自己的太子李在镕

在2008年,李健熙因为“暗箱操作”丑闻被迫辞去董事长之时,三星电子进行了组织架构调整,将公司合并为2大事业群,2大事业群依业务分为7个独立营运单位,直接对集团母公司负责,将三星原本的决策阶层自3阶减为2阶。另外还专门增加了COO的职位,由李在镕担任,参与到重大产品的决策、执行。

这显然是借鉴到了电脑史上有名太子接班的案例——王安电脑接班案。

拼命刷业务的李在镕带来的三星帝国危机

在上个世纪70年代,美国曾有一家科技公司,名震国际。他就是华裔王安博士创建的王安电脑,当时王安推出的WPS几乎垄断了欧美政府公司所有办公设备业务。因为在当时太过于出名,人们甚至以为WPS是Wong Processing System(王安处理系统)的缩写,不知其“大名”为Word Processing System(文字处理系统)。

1986年10月,王安还受到了邓小平的接见。

拼命刷业务的李在镕带来的三星帝国危机

这一年,他的公司年营收30亿美元,个人身家20亿美元,位列美国富豪榜第5,稳居全球华人首富。他成了美国的文化符号,是亚洲移民的偶像和代表。

这一年王安隐退,王安儿子王烈接任公司总裁。当时王安电脑在刚刚火爆起来的PC市场处于劣势,需要赶紧推出能够被市场接纳的PC产品。太子王烈很早就意识到这一问题,但等到他入驻王安电脑时,受限于公司各方利益与自己对技术产品的把控,曾宣布要推出10余款新产品,无一兑现。

随后王安电脑境况急剧直下、接连亏损,1992年,也就是王烈接手6年后,王安电脑宣布破产。

而与此同时王安电脑的死对头——IBM,则靠着自己的”太子“小托马斯·沃特森(Thomas Watson Jr.),在上世纪60年代对IBM进行大刀阔斧的现代经理人管理改革。使得IBM在经历过王安电脑、苹果微软PC等等挑战后,一直坚挺到现在。

于是太子李在镕便潜入三星电子,在2012年崔志成离任之后, 激进的采用全新技术 ——虹膜识别、指纹解锁、眼球操控、自家芯片……大力度整顿三星的机海战术, 梳理优化产品线等等

在业务管理上,也不像李健熙时代那样极端的全面采用自家供应链,而是 开始启动外部合作,开启较为开放的外部代工采购。

通过这一系列调整,在三星 Galaxy S6开始采用金属边框及机身,由比亚迪、长盈精密等公司代工。随后,三星的中高端手机都开始依靠代工厂改用金属机身。三星手机在设计的道路上越走越顺。

但是,这也不过是顺延了崔志成的功绩,李在镕并没有给出太多开拓性的成绩,三星电子及三星集团的股东并不认可。

这时,双曲面屏、电子支付成了一个开拓新领域的机会。显然急于证明自己的李在镕给出了更激进的策略——更多的黑科技、更多的软硬件结合。

然后三星Note7的高弧度双曲面屏与加入虹膜识别的三星Pay惊艳了全世界。

然后三星Note7的”连环爆炸“惊吓了全世界。

李健熙带头,三星整个集团开始帮太子刷业务

另外在设备解决方案部门,三星晶圆代工、存储器芯片、显示器面板等核心元器件制造业务也开始打鸡血。先是晶圆代工业务吹嘘实现14nm工艺,拿下死敌苹果A9的订单,又通过市场交换从台积电口中夺下高通芯片的代工订单。

存储芯片业务研发更是绷起神经,存储密度赶着跑的领先竞争对手,LPDDR4、新的固态硬盘量产速度也是快马加鞭。势必要拿下不同领域的存储应用解决方案,抢先进入新时代。

显示器面板中最核心的Amoled屏幕开始小心翼翼向第三方厂商供货,曲面屏也在试行对外供货的方案,与苹果的供货也在反复洽谈,电视面板赶紧选用了近期能够见效的QLED方案。

这些拼业绩的方式,毁誉参半。

三星版的苹果A9处理器因为功耗门率先打脸;存储芯片多年发力、进步明显,但之前就是业内老大,还没到量级提升的时候;屏幕方面更因为竞争问题,根本不能下定决心。

今年9月,有媒体爆出高通正在接洽台积电,生产自家未来旗舰芯片。原因是,三星发现晶圆代工业务进入7nm之后提升不多,全新的石墨烯、碳纳米管技术作为未来方向还需要长期发展,短期内并不能为三星整体业绩带来变革。所以将研发力量全面倾斜给存储芯片,因为笔记本、智能手机的存储芯片在应用方面近两年将迎来革命性变革。

而从2010年开始李健熙就开始带着李在镕对生命科学、人工智能、物联网进行一定的布局,到今天收购哈曼、Viv,快到了收割成果的时候。李在镕能否借此速成出一个开拓性业务?以便于自己再三星股东面前挺直腰板?

这还是个未知数。

拼命刷业务的李在镕带来的三星帝国危机

但截至目前为止, 李在镕的激进策略成绩不显,失误却被无限制放大 。三星帝国正进入全员戒备的拼搏期——为了给太子造出一个有料的业绩。

结语

或许明年,李在镕能够推出搭载曲面屏Tizen OS的旗舰产品,利用多年积累下的三星Pay、适配于曲面屏的操作体验生态惊艳世界。要知道三星早就为Tizen OS提供了大量的人力物力支持,完善体验已经超过TouchWiz,就只等优秀的曲面屏出山扭转局势。

或许明年,李在镕终于将存储芯片速度提升到新的量级,顺利推出具有开拓性定制功能的笔记本电脑产品。到时候就算天天爆炸也拦不住太子展示太子能够打造革命性产品的实力。

……

就算如此,横亘在三星面前冗腐的管理制度还没有看出有力的改革措施,或许这些要等到李在镕真正大权独揽的时候,才能将三星带进现代管理文明中。

(文/水上焱)

本文系百略网(www.ibailve.com)原创,微信ID:wwwbailve。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