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客
关注科技互联网

为什么痛苦的记忆格外难忘?

11月25日,也就是明天,是国际消除对妇女的暴力日。由于体能的差异,妇女比男性更容易受到暴力的伤害。有过暴力伤害经历的人,身体的损伤容易痊愈,而精神的伤害却很难忘却。这是长期的演化带给我们的保护机制,但也会给我们带来痛苦。

下面就让神经生物学专家,为你揭开背后的秘密。

忘不了,是一把双刃剑,有的时候它会给人有效的保护,有的时候却又给人带来痛苦。“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说明在演化过程中,大脑实现了最有效的自我保护机制。

远古时代,我们的祖先没有书报也没有电视,他们想要了解自然界中什么动物危险、什么植物有毒,很大部分来源于亲身经历。和敌害交手的过程,让他们付出了高昂代价,这些“记忆”自然是记得越久越好。

为什么痛苦的记忆格外难忘?
红点就是杏仁核(其中之一)所在的位置

“可怕的”记忆来源于我们大脑中的哪一部分呢?利用正电子断层扫描(PET)和功能性核磁共振成像(fMRI),科学家发现,在面对危险或者恐怖场景的时候,大脑深处一小团叫作“杏仁核”的区域总是会进入兴奋状态。

杏仁核受损的患者,即使面对威胁,也不再产生“害怕”的情感,对可怕场景的记忆也不如正常人保持得那么牢固。因此,不管是作为害怕情绪的源头,还是恐惧性记忆的存储器,杏仁核对于人了解和解释记忆本身,都是异常关键的。

但是,如果远离了伤害,痛苦的记忆却一再重现,又会变成一种不必要的生活负担。面对发生在自己周围的死亡、灾难以及其他极端恐惧事件的时候,痛苦性记忆就可能病理性地在脑海中回想。

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士兵伤亡率高达56%,侥幸存活的士兵也有很多患上了一种称为“弹震症”的精神疾病。他们会不断回想起战友死亡的场景,噩梦连连、夜不能寐,最后会完全丧失战斗能力,甚至不能正常生活。

战争带给人们的创伤,造成了一种新的疾病,被称为创伤后应激综合征(PTSD)。越南战争中,PTSD的发病更为明显。难以忘却的惨痛回忆,不仅让患者无法正常生活,甚至导致严重的自杀倾向,对社会也产生极大的负担。

除了PTSD,恐惧性的场景还会引起一些特殊的持久记忆。在犯罪事件发生的过程中,如果有武器的出现,目击证人往往对武器产生极其深刻与持久的记忆。在很长时间内,他们会很清晰地记得一把枪的形状,上面的花纹,铭刻的文字,与此同时,却很容易忘记其他的一些细节。这类现象被命名为“武器聚焦”。

为什么痛苦的记忆格外难忘?
患有PTSD的士兵正在接受治疗

面对那些想忘而忘不了、影响正常生活的恐惧记忆,心理医生有没有办法来帮助PTSD患者们呢?和“压抑后反弹效应”恰好相反,医生们采用了让患者“想”的方法,来实现“忘”的治疗效果。这就是“暴露疗法”或者“证词疗法”。

在“暴露疗法”中,医生布置了患者记忆中出现的一些场景,让患者在这个场景中开始冥想那些让他们苦恼的记忆。多次“暴露”之后,这些恐惧记忆引起的焦虑、害怕等负面情绪明显下降,并且随着治疗的进行,想忘忘不了的情况也会逐渐消失。

“证词疗法”也是类似,医生让那些受暴力袭击,或者目击了暴力事件的证人,像在法庭作证一样,口述暴力事件发生的过程,提供他们的“证词”,经过这种治疗,暴力事件的记忆对他们所造成的心理创伤会明显减弱。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