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客
关注科技互联网

“剔除”了外貌和颜值的直播,还有没有机会

“剔除”了外貌和颜值的直播,还有没有机会

(图片来自网络)

士别三日,当刮目相待。当微博向公众递出 2016 年二季度财报的时候,它心里默念的恐怕正是这句名言。

这份财报确实足够扬眉吐气——微博月活跃用户达到了 2.82 亿,连续九个季度保持30%以上的增长,连续 7 个月实现盈利——这还是在1月份微博中止与阿里巴巴的战略合作后取得的成绩,至此数年的“微博将死论”阴云一扫而空。

这其中,直播似乎成了微博“中兴”的关键。据微博Q2财报披露,二季度直播场次超1000万场,6月日均观看人次773万,日均观看时长38.7万小时,数据华丽。

梳理微博近一年来的投资脉络,可以发现有两个比较大的动作与直播有关。首先是在去年年末,微博投资了“一下科技”——“秒拍”和“小咖秀”正是它旗下的产品;而另一个则早在去年 10 月,微博战略投资“有信”——一家网络通讯服务公司,进军互联网通讯领域。

前者在今年5月推出了视频直播平台“一直播”,并贡献了上文提到的亮眼的运营数据,而后者则在今年 9 月内测了一款语音直播产品“红豆live”。微博在直播领域的布局渐深,野心初露。

当微博探路直播江湖的时候,大 V 几乎是其唯一的也是最好的资源。

从“广场”到“小组”

微博反弹的背后,是其内容生产者的更迭。

在微信之前,微博几乎是民间舆论场的垄断者,那是意见领袖、公共知识分子们可以登高一呼、挥斥方遒的时代。但很快,微博“变天了”,伴随着“公知”概念污名化的是网红们的崛起。正如钛媒体记者张远所言,微博的重生经历了从“全民记者”到“全民网红”的蜕变。

与大 V “网红化”同步演进的是大 V 的“垂直化”。微博已从一个人声鼎沸的“议事厅”,分散为若干个“兴趣小组”,股票、星座、明星、美食……任何人都能找到属于自己的组织,而每个组织内部的大v有着同样强大的影响力。

财报同样可以体现某些端倪。微博 2016 年 Q1 的财报中显示,微博 12 个垂直领域阅读量已经破亿,注意力经济所产生的变现潜力使得垂直 V 的影响力越来越大;而另一方面,垂直 V 也越来越下沉和分散,有些在专业领域里面非常有影响力的大 V,在领域外其他人是完全不认识,但往往一个 10W 粉丝的垂直 V 影响力可能就已经非常巨大。

依据微博2015年公布的数据,去前11个月,微博专业“大V”达到230万,覆盖了47个行业,从行业分布来看,动漫、作家、股票、教育等垂直行业的内容生产者数量甚至已经超过了明星。

与素人相比,不管是网红大V,还是垂直大V,站上直播风口并自带流量的他们有着天然优势。

分流大V

在微博的加持下,“一直播”这个含着金钥匙出生的视频直播平台满足了多数大 V 们的需要。

然而,如何“安置”那些不情愿抛头露面但“肚里有货”的大 V 们——尤其是数量众多的具备着专业知识的垂直 V们,让他们在全民直播的时代里发挥余热,成了微博的下一个问题。

主打语音直播的“红豆live”这才应运而生。推出这款产品的有信公司 VP 王瑜曾表示,红豆live是一个资源驱动型项目,它的诞生来自于仔细观察了 2016 年的两大行业热点后,借助有信的语音技术和微博的资源优势可以进入直播市场。

看看红豆live在内测期间入驻的主播就能看出它的定位了:

“博物杂志”(下图),一个能帮助鉴定各种稀奇古怪的物种,拥有 400 万粉丝的神秘网红;营养师顾中一,知名的健康专家,还是高圆圆的私人营养师;NASA 中文,有着千余万粉丝的天文领域的科普大 V 等等。

“剔除”了外貌和颜值的直播,还有没有机会

博物君在辨别网友提供的“不明生物”

对于这些知识型网红来说,语音直播的优势是明显的——排除颜值“冗余”(当然也可能是因为不具备颜值),纯粹的知识可以借助语音交互流通。此外,为了方便网红老师们“讲课”,红豆live还提供了一块小黑板——主播可以提供近似于 PPT 的内容展示。

从内测期间来看,微博大V是目前主播里的主力军,但在接受钛媒体记者专访时,有信公司 CEO 刘子正表示,红豆live同样欢迎其他优质的 UGC 入驻。

运营数据显示,这种完全“剔除”颜值的直播依然受到了关注。据了解,在未做任何推广的情况下,红豆在live内测期间,入驻的 KOL 主播微博粉丝数总计达到 4727 万人。

留住用户

从产品的角度看,红豆live为知识型主播们提供了一个区别于“秀场”的直播场景,同时也是一条值得想象的生财之道——与视频直播类似,红豆live的主播可以通过打赏、收取门票等方式获得收入。

而对于运营方来说,语音直播与视频相比还具备一个额外优势——带宽优势。一方面,“红豆Live”因此增加了回放功能,尝试二次传播;另一方面则可节省大量的带宽成本——这是直播企业最大的资金消耗版块之一。

但问题来自于用户端。虽然与严肃内容相比,微博网红加持的红豆live在“知识变现”这条路上有着先天优势。偏向娱乐化的内容定位更能吸引人气,大 V 带来的粉丝效应也更明显。

但在缺少视觉刺激的情况下,如何保证持续高质量的内容输出,吸引用户并留住用户才是语音直播平台须直面的难题——这也正是“知识变现”的难点所在。

在接受钛媒体记者专访时,刘子正表示并不把某个直播产品当做竞品,“我们只是在和用户竞争时间。”红豆live能否与更强大的具备着视觉感官刺激的“时间杀手”们抗衡,语音直播究竟是一片蓝海还是泥泞沼泽,只有留待时间和市场的检验。 (本文首发钛媒体,记者/蔡鹏程)

“剔除”了外貌和颜值的直播,还有没有机会

下载钛媒体App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