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客
关注科技互联网

外卖店,你的证照呢?——暗访百度、美团、饿了么等餐饮外卖

外卖店,你的证照呢?——暗访百度、美团、饿了么等餐饮外卖

叫外卖,成为越来越多消费者的就餐选择,我国网上外卖用户规模已达1.5亿。不过,外卖的质量安全问题一直令人担忧,外卖平台频现“黑作坊”“幽灵餐厅”等问题在全国各地普遍存在,给餐饮安全带来很大隐患。依据今年10月1日正式实施的《网络食品安全违法行为查处办法》,外卖平台应当对入网商家实行登记审查,并公示证照。该办法实施1个多月来,外卖餐厅是不是做到了证照齐全?外卖管理有没有更规范?外卖餐点能不能放心食用?近日,本报记者在北京实地暗访了部分外卖商家。

探查平台——

证照无踪影,违规经营多

仅在北京某小区附近1公里内,记者就发现幸福紫菜包饭、麻辣香锅、小丫冒菜、湘间小灶等近10家外卖商户没有公示食品经营许可证或公示的证照不清晰。不少商家公示的许可证已经过期,却仍照常营业

“自从有媒体曝光外卖平台黑作坊,我现在点外卖都会看一下营业资质,觉得有证照至少不会是黑作坊。但有时候在外卖平台很难找到商家的营业证照。”家住北京市朝阳区百环家园的石晓磊在某室内设计公司工作,经常靠外卖解决晚餐,什么样的外卖让人放心,他心里一直没底。

“我最近发现,过去经常在 百度 外卖上点的‘吉品饺子’就没有在网上公示证照。这家店是怎么通过外卖平台审查的?没有公示证照的商家送外卖,还能放心点餐吗?”石晓磊很困惑。

依据《网络食品安全违法行为查处办法》,通过第三方平台进行交易的食品经营者应在其经营活动主页面显著位置公示其食品经营许可证,相关信息应当真实、准确、画面清晰,容易辨识。然而,未在外卖平台公示证照的商家仍不少,有些商家虽然公示了资质照片,但也存在证照模糊、以实景图片代替证照等问题。

记者用百度外卖搜索发现,在北京市朝阳区百环家园小区附近1公里内的外卖商家中,幸福紫菜包饭、麻辣香锅、小丫冒菜、湘间小灶都没有在平台上公示证照;赤红德福饺子、京品御龙斋、辉记肠粉只公示了营业执照,没有公示食品经营许可证。广渠路的湘容和、周庄嘉园东里的田老师红烧肉等公示的食品经营许可证上密布“百度外卖”水印,消费者无法点击放大,根本看不清文字。

值得注意的是,有不少商家公示的证照已经过期,仍照常营业。比如,美团外卖平台上,记者发现绿茶餐厅(光华店)公示的餐饮服务许可证今年3月19日到期,目前仍照常营业;百度外卖平台上,京味斋(小西天店)公示的餐饮服务许可证今年10月17日到期,但直到11月初,其“评价”一栏里仍然有消费者留言,可见其仍在正常营业。记者查询食药监部门许可证管理系统发现,这两家店铺已换发新证,但网上公示更新不及时,给消费者造成困惑。

此外,一些商家虽然在外卖平台上公示了相关证照,但超出食品经营许可证范围的现象也大量存在。比如,在饿了么平台上,呼家楼附近的肯德驴驴肉火烧、陕西小吃香河肉饼经营范围是预包装食品,不应从事餐饮加工制作;凉皮先生、咔吱沙拉这些以凉菜为主打菜的饭店,其餐饮许可证的经营范围却不含凉菜。

北京市食品药品监管局相关负责人表示,根据食品安全管理有关规定,凉菜必须在专间内制作,对其操作环境、设施要求较为严格。夏季通过网络订餐平台配送凉菜,其运输条件、设施都会对食品安全造成影响,极易引起食品污染和食物中毒事故。

暗访商户 ——

门店玩“隐身”,一证常多用

“粉滋源螺蛳粉”在外卖平台上公示的地址为北京海淀区某处,记者实地查访,并没找到该店,但发现一家没挂牌匾的无名店铺销售螺蛳粉。很多“幽灵餐厅”卫生条件堪忧,却依然活跃在各种外卖平台

“我经常叫‘悟长年潮汕砂锅粥(大望路店)’的外卖,今天同事小聚,我提议去这家店吃潮汕菜。饿了么平台上显示砂锅粥距我不到1公里,结果一查平台登记地址远在海淀魏公村。”在北京市朝阳区东方梅地亚中心工作的白茜问记者:“吃了这么久的外卖,不会是‘幽灵餐厅’送的吧?”

有些外卖商家在现实中根本没有实体店面,或者已经关门倒闭,但依然活跃在各种外卖平台上,有的还占据着每天的销量榜前端位置;有的虽然有实体店面,但实际送餐商家与登记商家并不一致,甚至出现一照多用等情况。这种有名无实或不在登记地址经营的商家,被称为“幽灵餐厅”。很多“幽灵餐厅”卫生条件堪忧,但由于会忽悠,销量竟非常高。

根据白茜提供的线索,记者在西大望路与光华路交叉口北侧20米找到了“悟长年潮汕砂锅粥”。但让人不解的是,同样是这家店,在不同平台的地址却不一样:在饿了么平台上,登记的是北京市海淀区魏公村街8号一层;在百度外卖平台上,这家店改为华贸店,登记地址为朝阳区首都经贸大学8号楼1层;在美团外卖平台上,该店的地址又变为朝阳区西大望路首都经贸大学7号楼。

记者向店内服务员询问这是怎么回事,对方说:“我们是悟长年的加盟店,魏公村也有一家店,我们这家开始叫大望路店,后改为华贸店,因为觉得华贸中心白领多,点外卖觉得近。”此外,记者还发现,在饿了么平台上,悟长年潮汕砂锅粥大望路店与魏公村店不仅使用同一地址,还公示同样的证照,涉嫌一证多用。店员告诉记者:“我们店里的许可证上交给总公司了,所以没挂出来。”

悟长年潮汕砂锅粥虽在外卖平台上有“一证多用”“多店一址”的问题,但店面容易找到,记者暗访时也觉得其用餐环境还不错。相比较而言,一些直接玩“隐身”的“幽灵餐厅”,更让人心疑。

在美团外卖平台上,“粉滋源螺蛳粉”公示地址为海淀区大柳树路铁道科学研究院西门对面。记者在大柳树路13号院1号楼与2号楼之间发现一排餐饮店铺,并没有找到“粉滋源螺蛳粉”,但发现从南至北第四家店铺没挂牌匾。记者进入该无名店铺,见墙上菜单有柳州螺蛳粉,推测这家“隐身”店铺是“粉滋源螺蛳粉”,并得到了证实。老板娘告诉记者:“牌匾之前是有的,几个月前坏了,就一直没顾上重新挂牌。”

在百度外卖平台上,京嘴儿炸鸡(红庙店)登记的地址是红庙北里58号楼底商。记者实地暗访,发现该楼底商并没有京嘴儿炸鸡,但附近有一个路边店牌匾上写着“炸鸡、煎饼、懒龙”。

问询监管——

源头在线下,根子在平台

黑作坊之所以能成批上网,一是平台把关不严,一味追求规模;二是平台投入不足,管理人手有限;三是平台运营不当,存在“监守自盗”,甚至有个别业务员帮商家做假证

针对调查中发现的问题,记者向百度、美团、饿了么三大外卖平台各举报了一家资质不合规的商家,至今未收到平台的任何反馈。

北京市食药监局工作人员表示,在北京,百度、美团、饿了么三大网络订餐平台线上商户有5万多家。相比实体餐饮,网络订餐交易环节复杂,交易链条长,容易给不法分子掺杂使假提供更多机会,也给职能部门的监管造成更大难度,而且餐饮生产的随意性给监管带来了不小的挑战。在监管部门的努力下,北京地区三大网络订餐平台已下线万余家无资质店铺。

业内人士透露,黑作坊能成批上网,源头在线下,但根子在平台。网络订餐乱象之所以频现,一是平台把关不严,一味追求规模;二是平台投入不足,管理人手有限;三是平台运营不当,有的地方生产经营者与平台管理者是同一伙人,存在“监守自盗”隐患,甚至有个别业务员为了业绩帮商家做假证。

前不久,有媒体曝光了外卖商户“17饭”证照存疑,这家商户表示认真整改。记者近日用百度外卖搜索时发现,重新上线后的“17饭”仍存在问题,比如,在“17饭”劲松店,平台上公示的证照是“北京馨春园清真酱肉坊”,让人一头雾水。11月24日,北京市朝阳区双井工商所回应已对其启动调查。

“网络订餐平台发展初期,外卖平台饥不择食,大肆铺摊子,个别平台只要商家交了管理费,就让入驻,结果平台上的商家质量良莠不齐,泥沙俱下。整治外卖乱象,必须线下线上一起发力,特别是要激活网络订餐第三方平台的自律监管职责,把一线监管职责转移到平台企业这个更靠前的端口。”中国人民大学商法研究所所长刘俊海说。

北京市食药监局食品市场处处长李江说:“对于外卖乱象,外卖平台普遍以自己是新兴产业不成熟、人手少、商户多等理由推脱,“监管部门查一查,他们就动一动;媒体曝光哪家店,他们就下线哪家店。一些商家确实存在风头一过就上线或者换平台上线等现象。”

整治外卖乱象,最头疼的是容易陷入“治理—复发—再治理—再复发”的怪圈。如何跳出这个怪圈?

李江表示,目前北京食药监局率先探索利用高科技手段对外卖平台进行搜索监测,以网管网,及时发现违法线索。自动搜索的方法有:匹配网店名称,通过食品经营许可系统比对,如果发现店铺名称不规范,就将其列入可疑名单重点检查;比对店铺地址,如果多个店铺使用一个地址,就可能无证或未在原址经营;比对商铺电话,未标明电话或多个店铺使用一个电话的,就可能一证多用。此外,有的店铺地址模糊也会被提取,作为参考。

“在执法中我们发现,外卖平台对缴纳罚款并不是很在意,却很害怕媒体曝光,影响其口碑,甚至妨碍其进一步融资。因此,针对互联网传播注重口碑的特点,我们加大了对违法行为的公示曝光力度,也鼓励新闻媒体和广大市民举报。”李江说。

全国各地均存在外卖乱象,消费者遇到相关问题可以拨打12331食品药品投诉举报热线举报,提供违法案件线索,发挥社会舆论监督作用,实现社会共治。

推荐:更多精彩关注腾讯科技官方微信“qqtech”。

外卖店,你的证照呢?——暗访百度、美团、饿了么等餐饮外卖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