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客
关注科技互联网

辣条大叔何国卿"呛声"罗胖:罗振宇根本不懂商业, PaPi酱早分手早超脱

“恭喜PaPi酱,离开罗胖,早日超脱!和一个完全不懂商业的人合作,只可惜了PaPi酱的才华”。昨天,有麻辣教父尊称的麻辣多拿创始人何国卿在朋友圈发出感叹。

11月23日,PaPi酱合伙人杨铭证实和罗辑思维投资关系走到尽头。

发朋友圈的何国卿今年3月参加PaPi酱广告拍卖会上当场批判罗振宇不懂商业,引发“热烈掌声”。

后,预测两者的结合注定不会走得长远。何国卿更是忍不住炮轰罗振宇不懂商业:

1、竞标“入场券”竟是注册资本300万,但并不等于企业规模;

2、商业的玩法要持续经营,而不是杀鸡取卵式的一锤子买卖。

这和人们对罗振宇标新立异的思维逻辑大相径庭,令人费解。

洗刷罗胖:注册金没有300万 但销售几亿

今年3月,罗振宇发起的PaPi酱广告拍卖会上,何国卿把罗振宇制定的“

300万元的注册资本作为竞标门槛”一事推向了高潮,引发了说明会现场热烈的掌声。

何国卿当时说了如下一段话。

“我是来自重庆的麻辣多拿,是做辣条的。但是我产值5个亿的时候,注册资本只有3万块钱。前两年成立了新公司,注册资本只有100万,那你这300万以下就把我拒之门外了。我是非常非常有诚意的一个,我认为papi酱对我们公司的宣传应该是最精准的。”

罗振宇当时狡辩称,“如果你确有委屈,那我相信你一定能想到办法。比如,找一家注册资本超过300万的公司帮你竞标。”

辣条大叔何国卿的话音刚完,全场掌声雷动,而罗振宇的解释则让人唏嘘。

罗振宇将招标会设置300万元注册资金的门槛自此成为“狗血”闹剧。

全国人大常委会2013年12月28日就颁布了《公司法》修正案,其中重要的一点是从原来的“资本注册实缴登记”改为“认缴登记制”。仅依靠注册资本完全无法体现公司的真实经营能力。

天天教导大家新思维的罗振宇,判断参与竞标公司的经营能力,将注册资本与企业规模大小、实力等同起来,这就是罗辑思维的思维逻辑?

“连商业常识都没搞清楚,还来搞新玩法,这是在愚弄我们的智商。”说起那次见识,辣条大叔何国卿气不打一处来!

何国卿从1997年开始创业,做麻辣食品,第一个将辣条卖进KA卖场,如今年产值5亿元。2014年,新创品牌麻辣多拿,是第一个将辣条搬上天猫电商平台的品牌。本带着真诚去参加竞标,反不想300万公司注册资本成了拦路虎,让年产5亿元的企业被拒之门外,本认为辣条这一次和风头正劲的Papi酱合作一把,却不想连机会都没有。

当何国卿抛出此话题时,罗振宇第一反应是脸黑了一条线。

发朋友恭喜Papi酱:早日分手脱离苦海

得知罗辑思维退出对Papi酱投资的第一时间,何国卿在朋友圈发出恭喜Papi酱,祝福她早日脱离苦海。

“我是集美丽与才华于一身的papi酱”。的确,papi酱视频辅以上线,她的吐槽装逼行为、倡导个体自由、崇尚真实的个性特点,瞬间火遍大江南北。成为继王思聪而外的第二网红。有好事者,将papi酱和王思聪的粉丝搞了一个地图,他们似乎平分江山了。

罗振宇介入papi酱后,并没有给她带来什么价值。反而,罗振宇利用papi酱的人气做了个大买卖。不会卖广告的Papi酱,在3月融资后,让罗胖当了销售总监,如今看来,罗胖加入Papi酱的投资和广告拍卖成了“一次性”交易。

以至于何国卿都在感叹可惜了Papi的才华!招标会后,这从papi酱的百度指数中发现,其内容的关注度持续走低!

更让何国卿为papi酱感到痛心的是——罗振宇认为商业要“一次收割”“落袋为安”的论断。

何国卿认为优秀的商业一定是持续的长跑的结果,papi酱的成长成功依然需要时间的沉淀,而碰到罗振宇后却是采用杀鸡取卵的模式,直接变现。

对罗胖商业玩法说不:他不懂什么是商业

也就在Papi酱的那场招标说明会上,罗振宇大言不惭的“落袋为安”,基本断定罗辑思维和Papi酱真正一起远行的可能性为零。

投资Papi酱的背后,是罗振宇想快速变现的功急心理,而不是想真正探索新媒体背景下的网红,如何更长久的商业持续经营。

随后便是开启一场美其名中国新媒体世界的第一次广告拍卖。

正是这次招标会上,罗振宇表达了对新媒体、网红的担心,他给出的玩法就是 papi 酱视频贴片广告。

“但是,到底怎么玩?其实不知道,它的价值并不确定。”

“很多人说网红是长不了的,我同意,所以我们要一次性的把未来收割掉,落袋为安。我们假设说 papi 酱现在接广告,市场上我听说过有这么一个出价,说一期我们给到 100 万,好像觉得已经很慷慨了,什么时候 papi 酱能够赚到 1000 万?干两年。我个人觉得这次广告招标拍卖一定会在 1000 万以上,足够他干两年。papi 酱能红两年吗?不知道,鬼都不知道。一次性收割了,落袋为安有什么不好?”

而罗振宇又在早前的场合,他告诉内容创业者不到万不得已,绝不要融资,不要做广告挣钱!

这哪里是可持续的商业?何国卿认为这种做法无疑是杀鸡取卵。在何国卿看来,如果中国企业都像罗振宇式的投机行为,那中国的企业就完蛋了。

以辣条行业来说,也经历过过山车的消费认知,绝大部分同行都采用劣质材料生产,以求利润更大化的乱象。何国卿的做法是,主动牵头参与制定行业标准,从产品品质要求,在参差不齐的行业现状中冲出市场。硬生生把辣条行业带上“外国奢侈品”的国产傲娇!

“商业的逻辑是要企业经营更良性,而不是赚快钱”。

另一面,罗振宇表现在杀鸡取卵的事还不止这一件。

此前的会员招募,6小时收入160万,24小时800万,这在互联网算一个奇迹。

然而众多会员交费后和交费前想要的——大相径庭。先是在公众号上不断制造会员名额的紧俏,会员可以拥有这个世界最牛逼的事儿。其中媒体报道的一段“终于有一天,他告诉你,各省的准会员的微信群已经建好了,让你加入。但是,他不告诉你怎么加。你找不到入口,他就说,不懂得怎么连接的人,不配和全国最牛逼的互联网思维的社群玩儿。”

加入会员后,有索要产品和服务的会员,被视为不具备社群精神的人,结果当然是你被清退。

罗振宇的商业逻辑也就像网友的评价:罗辑思维的社群江湖里,有生意、有人脉、有领袖、有品牌、有骗局、有道义,还有佛法,但一切都无关知识。

罗振宇一再表示自己不是自媒体,是一名商人。辣条大叔何国卿说,他最多算个生意人。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