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客
关注科技互联网

走进谷歌CEO领导的新世界:AI就是一切 AI无处不在

智东西(公众号:zhidxcom) 文|海中天 桑达尔·皮查伊(Sundar Pichai)是谷歌的CEO,他 […]

智东西(公众号:zhidxcom)

文|海中天

桑达尔·皮查伊(Sundar Pichai)是谷歌的CEO,他的办公室旁边有一个小房间,名叫“Sundar’s Huddle”(有拥挤混乱之意)。一天上午,皮查伊与5名员工挤进小房间开会,这5名员工来自于Google Photos团队,他们要向皮查伊汇报几个月的工作进展。

团队还没有开始陈述,皮查伊就已经开始提问,发表看法,提供建议。不到半小时,讨论的主题换了一个又一个:AI智能的潜力、将谷歌Photos与其它产品(比如谷歌Drive)整合的价值,在用户与程序之间建立情绪联系到底有多重要。团队向皮查伊展示了一段宣传视频,皮查伊回应称:“相当惊人。”

皮查伊已经44岁,留着胡子。几天前,他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没有什么事情比评估产品更让人高兴的,我可以与团队坐在一起,他们展示自己开发的东西。我可以对产品做出回应,通盘思考一些问题:‘用户何时可以拿到产品?他们的反应会是怎样的?’我会要求大家将产品做得更好,做更多的事情。”

在会议上,皮查伊的语调和蔼可亲、野心勃勃,他运营谷歌的方式大体也是这样的。自从担任CEO一年以来,他竭尽全力重塑公司,将它变成一家更和谐、更协作的企业,谷歌文化推崇发明与创造,皮查伊试图进一步提升效率。

走马上任的时候,谷歌正处在关键时刻。2015年8月,谷歌联合创始人拉里·佩奇(Larry Page)将公司分拆为多个部门,放在新成立的企业Alphabet之下,佩奇自己担任Alphabet CEO。皮查伊所领导的谷歌掌管大部分消费服务和产品,包括搜索、Gmail、YouTube、Android及硬件业务(如手机)。皮查伊与众不同,他将热情与好奇融为一体,重组了许多部门,让谷歌老员工扮演新角色,招募新的人才,为公司的基本使命寻找新的前瞻性解释:组织世界的信息,让它更容易接入,更加实用,这就是谷歌的基本使命。

很快,成果就显现出来了。今年秋天,在相隔不到一周的时间内,谷歌在旧金山发布了两款重磅产品。最先推出的是的谷歌Cloud,这款产品针对企业用户,包括G Suite生产工具(之前叫作Google Apps)。随后硬件产品像苹果一样华丽登场,谷歌推出了自己设计的智能手机Pixel和Pixel XL,还有与亚马逊Echo竞争的Google Home、VR头盔Daydream View、无线路由器Google Wifi、升级版视频流媒体产品Chromecast Ultra。

走进谷歌CEO领导的新世界:AI就是一切 AI无处不在

一口气发布如此多的产品,看起来皮查伊似乎没有找到竞争的重点。然而,皮查伊给出一个关键预测,它是所有计划的关键:世界正在转移,从智能手机时代向“AI优先(AI-first)”的时代转移,谷歌产品将会以更复杂、更具预测力的形式帮助人们完成任务。

例如,Pixel手机、Google Home是最先嵌入谷歌助手的设备,谷歌助手与苹果Siri、亚马逊Alexa正面竞争,可以处理简单的命令,还可以应付复杂的问题,比如:“播放夏奇拉在《疯狂动物城》中演唱的歌曲。”这就是它的目标。谷歌助手还可以参与相对复杂的对话,比如安排度假计划。

谷歌搜索、研究、机器智能高级副总裁约翰·詹南德雷亚(John Giannandrea)表示:“在我们看来,谷歌助手是谷歌搜索的进化。” 詹南德雷亚对谷歌搜索、谷歌助手的背后技术负责。他说:“从某种意义上讲,谷歌助手就是超集合。你可能会告诉谷歌搜索:‘帮我订块披萨。’结果它毫无反应。助手不同,它会帮你订一块披萨。今天还没有办法做到,但它正是我们的期望。”

谷歌与许多科技巨头竞争,这些企业都有自己的AI产品,Siri与Alexa已经抢先一步,夺取了消费者的注意力。谷歌有自己的优势,为了让计算机理解语言、图片、其它信息,谷歌积累了丰富的经验。在竞争过程中,谷歌助手可以调用这些底层技术。皮查伊说:“很长一段时间以来,我们就在向机器学习投资,我们期待这一时刻的到来。”

佩奇支持一些“登月式项目”的发展,这些项目的大多数划到了Alphabet的其它部分,皮查伊认为,谷歌现在的努力拥有创造新时代的潜力。皮查伊谈到老板时表示:“佩奇一直与我们所有人挑战,他思考更大的问题。他摆脱了束缚,这是一种有益的摆脱,他让我们专心解决大问题。佩奇希望我们能用技术帮助其它人,他还提醒我们,谷歌背负巨大的责任,有义务让世界变得更好。”

皮查伊还说:“开发普通人工智能,让它以有意义的方式帮助人们,我认为如果用‘登月’来描述它还有些保守,它真的很伟大。”

有人缘的CEO

皮查伊希望能开发出超级强大的产品,这一点很符合谷歌的作风。不过皮查伊的管理风格与佩奇不同,佩奇的预期很高,既鼓舞人心,又让人害怕。如果你与皮查伊的同事聊天,他们会告诉你皮查伊能让人共鸣,很幽默,擅于鼓动团队协作。

谷歌新兴市场业务副总裁凯撒·森古普塔(Caesar Sengupta)表示:“他是一个很好的人,他已经攀上顶峰,我们为此自豪。在产品战略层面,皮查伊很有远见。”

飞利浦·辛德勒(Philipp Schindler)在谷歌工作了11年,他现在是公司的首席商务官,管理着由15000人组成的销售和运营团队,辛德勒认为皮查伊是一个聪明、深思熟虑的人,他有能力变换角度,看透别人的想法,这种人很难见。

皮查伊并不喜欢在媒体面前出风头,谷歌在旧金山发布硬件时,他只是简要做了介绍,然后就退出讲台。辛德勒在家中款待一群CEO,他们来自日用消费品公司,当时辛德勒邀请皮查伊参加晚宴,讲述谷歌故事,皮查伊毫不犹豫答应了。辛德勒说:“真幸运,他家与我家只有2分钟的路程。”皮查伊说:“我很愿意向人介绍我们在做什么事,我们做事的意图何在。”

走进谷歌CEO领导的新世界:AI就是一切 AI无处不在

不需要太长时间,皮查伊就能离开办公桌,穿过大门,进入Partner Plex迎宾中心,与访客会面,包括广告客户外国高官。皮查伊说,与这些人交流,倾听和讲话同样重要。他说:“我与许多客户会过面,当我离开时,我对他们的期望有了更好的理解。”

看起来皮查伊已经习惯CEO角色。许多人认为,皮查伊的晋升可谓“大步流星”,他在谷歌工作11年就爬到了最顶峰。1972年,皮查伊在印度Tamil Nadu出生,后来转到美国生活,1993年成为一名工程学学生,在斯坦福大学、沃顿商学院拿到学位,毕业之后他加入了芯片制造设备开发商Applied Materials,后来又到了麦肯锡工作。2003年,皮查伊的同事尼克·福克斯(Nick Fox)离职来到谷歌,当时谷歌的广告主管、现在YouTube的CEO苏珊·沃西基(Susan Wojcicki)问福克斯,在麦肯锡还有没有其它人值得招进来。福克斯回答说:“最值得招进来的人叫作皮查伊。”

当时的谷歌与现在完全不同。斯蒂芬·赫克(Stefan Heck)当时也在麦肯锡工作,现在他是自动驾驶创业公司Nauto的CEO,他说:“皮查伊是否应该去谷歌工作,当时我们讨论了好久。说来有点马后炮,那时谷歌正准备上市,如果不加入简直就是疯了,不过当时我们没有明白这一点。”

最后皮查伊决定冒险一试,2004的4月,他签下了工作合约。进入谷歌之后,皮查伊担任Google Toolbar的产品经理,他很快就喜欢上谷歌:“你四处走动,如果有好的创意,分享了创意,周围的人乐于帮助,他们会尝试开发,同事会告诉你:‘如果这样做产品会更酷。’”

在早期工作过程过程中,皮查伊主要处理一些困难的项目,这些项目需要持续的努力才能获得增长。福克斯说:“公司派给他的总是一些非常困难的问题。”皮查伊是Chrome浏览器的主管,这款产品帮助他走向成功。2006年,皮查伊开始进入Chrome团队,当时微软IE浏览器占据了60%的市场。Chrome更简洁、更快,它最终成为世界上最流行的浏览器,微软被迫放弃IE,推出了类似Chrome的Edge。

这次成功告诉我们,谷歌无所畏惧,它总是后发制人,向现有领导产品发起挑战:用Google Home挑战Echo,用谷歌助手挑战Siri,用Allo挑战Facebook Messenger。福克斯说:“皮查伊经常会问:‘你们如何与IE竞争?’他还说:‘我认为我们可以开发一款更好的浏览器,让我们动手干起来吧。’”

重组企业

虽然谷歌面临各种挑战,但是总部办公区仍然像世外桃源一样。10月的一个下午,记者到访了山景城总部,当时一些员工正在举行“Chrometoberfest”派对,在一块模拟沙滩上,一些员工正在玩排球。

保持创造力,自下而上进行创新,这种传统仍然是谷歌的核心。皮查伊谈到Daydream VR平台时语气有些自豪,这一平台脱胎于Cardboard,事实上,Cardboard头盔是两个工程师鼓捣出来的,根本没有获得公司的批准。现在谷歌的员工数量已经超过6.6万,在皮查伊的领导下,谷歌需要用更周到、更有纪律的方式追求重要战略目标。皮查伊认为:“我们的企业规模庞大,保持专注、将事情做好相当重要。作为一家企业,你必须知道自己的前进方向,然后搞清优先顺序,朝着目标前进。”

谷歌一直倡导协作。放在以前,谷歌喜欢让各部门决定自己的命运,当时它如同一个王国,由众多的封地组成;现在不一样了,在皮查伊的领导之下,谷歌团队有了一个共同使命:用AI融合产品与服务。

约翰·詹南德雷亚(John Giannandrea)说:“最终,这些东西变成了产品功能,供用户使用。你可以与智能手机对话,可以搜索图片,可以让谷歌讲笑话给你听。”简·菲茨帕特里克(Jen Fitzpatrick)1999年加入谷歌,现在掌管谷歌地图业务,他说,独立团队将自己的工作融合在一起,在皮查伊的领导下,谷歌越来越强调协作,尤其是高管层面的协作;协作已经成为谷歌的核心价值。

知名计算机科学家、VMware联合创始人戴安·格林(Diane Greene)在皮查伊成为CEO之后没多久也加入了谷歌,他现在是谷歌云计算业务的主管。戴安·格林称,现在谷歌顶级高管时不时就会交流、写邮件、开会、协调沟通。

有些时候,要完成皮查伊制定的计划光靠协作还不行,还要集中管理。以前,独立部门各自处理硬件项目,结果Nexus手机、平板、流媒体产品琳琅满目,既没有在谷歌内部造成多大影响,也没有在市场上引起多大反响。只有一件产品例外,它就是Chromecast,这款产品的销量超过了3000万。

“以前,我们可能会说:‘好吧,让我们动手做吧。’”皮查伊说,“现在不同了,我们会深入思考,开发硬件时要经历多个产品循环。”

为了确保未来的产品将AI放在优先位置,皮查伊将硬件业务整合为一个集团,聘请里克·奥斯特洛赫(Rick Osterloh)管理。奥斯特洛赫早就已经加入谷歌,当年谷歌收购了摩托罗拉移动,他是摩托罗拉移动的CEO。谷歌将智能手机业务与其它业务分离开来,避免伤害Android合作伙伴,比如三星。奥斯特洛赫表示:“当时我们的工作受到约束,现在完全不同了。”

从4月开始,奥斯特洛赫砍掉了一些项目,这些项目不是未来公司的核心,比如Project Ara,这是一款积木式手机,由磁性组件连接而成,原计划2015年出货,结果未能如愿。奥斯特洛赫认为:“AI与机器学习相当关键,我们需要强调一些东西。我希望我们强调的重点不是模块化,模块化虽然很有趣,但是太过复杂。”

谷歌Home音箱与亚马逊Echo竞争,二者极为相似。不过奥斯特洛赫认为,之所以提出Home的创意,并不是为了与亚马逊正面竞争,而是追求一个更大的目标,让谷歌助手变得无处不在。他说:“亚马逊率先推出Echo产品,这一举动受到称赞。很显然,我们需要在用户的家中做一些事情,完成一个目标:将谷歌体验交给用户。”

Pixel手机获得了广泛的赞誉,只是谷歌进入智能手机市场已经太迟了,苹果几乎囊括了所有利润,Android手机制造商苦苦挣扎。

奥斯特洛赫认为Pixel手机的重点在于向用户提供最佳的谷歌体验,换言之,其它制造商生产的Android手机未能完全展示谷歌APP和服务的潜力。在硬件方面,谷歌承担了更多的责任,例如,它可以确保手机的麦克风为谷歌助手做优化。

《Search Engine Land》撰稿人Greg Sterling认为:“苹果就是这样做的,如果你不能同时控制软件和硬件,就没有办法提供最佳的体验。这是一个客观事实。市场上有许多出色的Android手机,但是它们都有一个缺陷:不能将两者完全整合。”

Pixel的营销方式与iPhone相似,谷歌播放了电视广告,通过Verizon店铺销售手机。奥斯特洛赫清楚知道一点,手机需要经历几代产品才能占有一定的市场份额,即使到了这一步,谷歌仍然不太可能成为最大的手机制造商之一。他说:“我们仍然处在起步阶段,就这一代产品而言,我们的主要工作就是提供让人超级满意的体验。”

谷歌助手还是谷歌信息APP的一部分。谷歌推出了Allo,2015年,皮查伊成立了一个通信集团,Allo正是该集团开发的,当时皮查伊还从麦肯锡请来了尼克·福克斯(Nick Fox)管理此部门。Facebook已经拥有两大即时通讯APP,它们是Messenger和WhatsApp,用户数量超过10亿,Allo要追上似乎不太可能。

Allo植入了谷歌助手,可以用AI根据情况自动回复信息,谷歌认为,这款程序可以在通过自动化重新定义即时通讯,成为市场领导者。福克斯说:“科技正在以这种模式转移,我们认为自己能够找到并解决问题,因为在过去许多年里,我们已经向机器学习投入许多资源。”

业界对Allo的评价有褒有贬。和众多的谷歌新生项目一样,Allo也需要时间继续发展,谷歌是否会长期坚持下去也没有保证。之前谷歌推出了Google+,当年推出时,谷歌将它当成全公司优先发展的项目,短短几年就改变了态度。有一些人与皮查伊联系密切,皮查伊在工作时很有耐心,他们将这种耐心带到产品开发过程中。约翰·詹南德雷亚(John Giannandrea)说:“皮查伊总是以10年为周期谈论技术和历史的发展。他很容易共事,因为他总是思考大问题,而不是关注‘我们今天做了什么决定’这样的问题。”

走进谷歌CEO领导的新世界:AI就是一切 AI无处不在

下一个10亿用户

为了让公司的用户再增加10亿,谷歌将目标转向了新兴市场,这是皮查伊关注的长远优先事务。皮查伊说:“让每一人都可以获得技术、计算力和知识,我对此充满热情。”12岁时,皮查伊的家里有了第一台电话,当时还要拨号。皮查伊称:“我要循环渐进向谷歌灌输这一理念,渗透到我们所做的全部工作中去。”

谷歌特别重视印度市场,因为那里的消费者很多。之所以重视印度还有个人原因,这一点皮查伊自己也承认。他说:“印度给了我许多。”移民美国之前,皮查伊在印度科技大学获得了冶金工程学位。在印度,Facebook推出了Free Basics APP,但是最终被印度监管机构关闭。皮查伊的策略不同,他在印度倡导网络民主化,例如,在火车站设置热点,推出流量消耗更少的APP,这些举措受到人们的欢迎。

Next Billion项目新加坡负责人Sengupta表示:“在印度出生的人领导一家巨无霸企业,这点让人感到自豪。还有一点更重要,在印度,皮查伊采用的策略相当谦逊。”

谷歌曾经为新兴市场开发一些产品,结果证明这些产品在发达市场更实用。简·菲茨帕特里克(Jen Fitzpatrick)说:“在谷歌内部,有一些团队很早就在寻找机会,看看哪里可以再增加10亿用户,谷歌地图团队就是其中之一。”团队开发了特殊版地图程序,它可以存储在手机上,有些地区数据连接不太好,费用难以承受,用户可以安装这样的程序。结果发现,当用户开车时用这一功能指引方向很方便,在汽车上,手机会尝试连接家庭Wi-Fi网络,只是因为距离太远,信号不好。现在这一功能已经成为地图核心体验的一部分。

先开发,再赚钱

谷歌通过广告赚得无数金钱,然后补贴Alphabet至今未盈利的登月式项目,还有新的谷歌项目。今年三季度,谷歌90%的营收来自广告,谷歌占了Alphabet营收的99%。

如果谷歌助手真的是谷歌搜索的进化产品,也就意味着谷歌助手在使用量、利润方面必须拥有巨大的规模。能否做到现在还不清楚,一般来说,谷歌助手服务都是通过语音提供的,语音没有文本广告,而谷歌之所以富有正是因为文本广告。皮查伊相信,最佳的策略就是将体验放在第一位。

“我一直觉得,如果你能用有意义的方式为用户解决问题,它就会有价值。”皮查伊说,“人们会寻找许多东西,寻找东西天生具有商业特性。从长远来看,商业化问题肯定会得到很好的解决。”

事实上,谷歌将资源投入到新项目,不追求短期回报,并不意味着它对利润漠不关心。在谷歌首席商务官辛德勒的手下有许多员工参与到产品团队的运营中去。即使是一些初生部门,也会有关注数字的人加入,他们畅想未来,看看业务完全成型之后会怎样。

辛德勒说:“我们根据业务所处的阶段决定投入多少精力,给予多高的关注度。为广告业务提供支持的团队规模很庞大。还有一个团队为VR、AR部门提供支持,当中有一个人真的很很聪明,当包括其它一些人。”

谷歌云计算业务(Google Cloud)最有潜力成为赚钱机器,规模与广告业务不相上下。云业务的基本概念就是向企业提供按需服务,驱动企业网站和APP,亚马逊AWS业务就是行业的先驱。Greene说:“一夜之间,我们就拥有了无比庞大的IT市场,这个市场至少有10000亿美元。”

AI技术可以成为谷歌的优势,公司开发了机器学习技术,这种技术最初只用在公司内部,未来可以卖给其它企业。皮查伊谈到云业务时表示:“我们的确看到了巨大的机会,用‘巨大’来形容可能还低估了它。目前的市场可能只有最终市场的1-2%。”

与谷歌Photos团队开完会之后,皮查伊坐在“Sundar’s Huddle”的沙发上,他告诉记者:“如果你能调配人员,围绕共同的目标努力,就会在组织内部形成更大的合力,反之亦然,如果成员彼此抵触,破坏力也会倍增。”皮查伊认为,谷歌的目标就是开发产品,影响几十亿人的生活,让用户经常使用,谷歌渴望解决有意义的问题。

走进谷歌CEO领导的新世界:AI就是一切 AI无处不在

上一篇: 人工智能行业报告续:深度学习成最大爆点 巨头们如何构建AI生态?【附下载】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