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客
关注科技互联网

年关将至,创业者不妨学会一哭二闹

作者:璇子

导语:

每到年末,很多农民工开始出来讨债,其艰难让人不禁同情。

其实,还有一群人,有的时候连农民工都不如,似乎过的日子比吃黄连还苦,这一个群体就是“创业者”。

GPLP君也纳闷,前几年这个群体还是高大上,怎么一眨眼就能弱势群体了,呵呵,世界变化莫测,我等只能尽力适应了。

然而,很多时候吧,其实创业者还真要跟农民工学习一下如果度过年关。

弱势群体翻身法宝:一哭穷

年关不要做,这个谁都懂,要债的多,进账的少,那么这个时候,创业者该怎么熬过去?

哭穷,这是个屡试不爽的绝技。

说难,其实谁都难,创业者你说你一天工作18个小时、被投资人逼上梁山、被同业逼到墙角、被讨薪、前路迷茫、躲在被子里哭,难的不得了,那么这些投资人一天到晚看项目,披星戴月的其实也一样不容易。

然而,唯一的区别在于,人家有钱,而咱们太穷,所以我们也就只能哭穷了。

这不,哭穷之后,创业者H小姐吃饭再也不用抢着买单了。

年关将至,创业者不妨学会一哭二闹

“我的朋友们知道我在创业,吃饭的时候都抢着买单。”H小姐哭笑不得的对GPLP君说,H是一家垂直类新媒体的创始人,之前在传统媒体当总编辑时,出去吃饭从来都是买单的那一个,每年都会和全家人出国旅游。

事实上,H小姐前不久拿到了300万的天使轮融资,按她的预计,这笔钱差不多可以花一年半,并且现在公司也有现金进账。

可是为什么变得这么“抠”了呢?“不当家不知道油盐贵,不创业不知道钱的金贵。”H小姐算了一笔账,北京二环上的办公室房租每个月10万,底下7个人的工资每个月将近10万,还有员工福利、市场拓展等各种开销,哪儿哪儿都是钱,虽然每个月也有20多万的进账,但是在创业寒冬,现金为王是硬道理,并且,H的投资人从一开始就跟她说了,不烧钱。

H每个月给自己开8000块钱工资——家里小孩的幼儿园费用每个月就要花掉3800。

有趣的是,最近有一项调查显示,一家早期企业创始人的年度总现金收入其实是远远低于公司其他重要岗位的,不仅低于技术、产品、品牌等部门总监,甚至还低于公司的资深工程师和产品经理。

看到这里,创业者穷不穷大家自己判断了。

所以,在不夸大事实的基础之宣传,效果反而好的多,起码博个同情吧。

创业者对抗投资人法宝:二闹

创业者被投资人跳票不是一次两次了,而且很多时候,很多创业者的公司真的就是被给投资人活活拖死的,那么,这种情况下,创业者该怎么办?

从农民工身上,我们还可以学到一个法宝,那就是二闹。

君不见每次农民工出来闹一闹,上个报纸啥的,这些开发商及建筑商,包括各地政府都争着送钱上门,这就是影响力。

那么对于这种情况的创业者而言,当然忍是一种方式,然而闹则是另外一种路径,在国外则叫做“法庭见”。

当然,我们也要有法可依,有理可讲。

年关将至,创业者不妨学会一哭二闹

GPLP君前几天和正在融资的C先生聊了聊,C最近半年一直在为自己的项目找融资,这是一个垂直人群的社交平台,在陌陌出来时,垂直人群的社交被看做是一个大的风口,针对90后的、老年人的、二次元的、同志的,每一类人群都贴被上标签,被若干家创业公司虎视眈眈,等着跟陌陌一样流量变现的大好前程。每一家VC手里也都拽着几个社交项目。

C先生去年开始做这个社交平台,虽然此时社交的风已经刮过去了,但实干型的C坚信他的项目非常有前景。于是,他带着一帮员工每天走街串巷,在北京的各个社区、公园做地推,一年下来,流量已经做到行业的前几名,不少同行来找他取经。

这让C有了小小的成就感,不过,这点成就感在他见了几位投资人后转瞬即逝,有人质疑他的商业模式,有人说这事是伪需求,还有人鄙视他的管理能力。在见了将近20位投资人后,终于有一天,有一家市面上非常知名的VC答应了500万的额度,C激动得热泪盈眶,这500万不仅意味着又可以活下去了——做社交是一个烧钱的事,此时C的公司现金流几乎已经断了,并且有这家VC的背书对于公司的品牌来说大有益处。

C高兴得一晚上没睡,准备次日去签TS。没想到,第二天早上给投资人打电话却怎么也打不通了,过了一会儿收到投资人的微信:我们不投了,诚意金不用退了。

“就是这样,我的生活像是过山车,一会儿自信爆棚,一会儿又跌到谷底。”现在,C已经打算暂时不见投资人了,他找朋友借了笔钱,“先撑过这一段再说吧。”

逗我们创始人玩呢,朋友哭着对GPLP君表示。

当然还有一个反面案例,2016年初,某个知名基金与某家创业团队签了一个投资协议,然而投资机构没有打款。

这个创始人不干了,这叫啥事儿啊。

于是人家揭竿而起,刚在媒体吆喝一声,那家知名基金的老板就赶紧回应了,是由于出差原因,钱没几天就到账了。

这就是真实的与投资人的博弈。有时候吧,GPLP君也在想,人善被人欺,死了都不知道咋死的。

创业者准备年货:向死而生 凤凰涅钦

虽然时常在生与死的边缘徘徊,然而,面临真正的死亡的时候,GPLP还是劝诫大家,千万不要上吊,而且要潇洒的准备年货。

GPLP君坚信,笑比哭好。

易到CEO周航曾经说,创业最艰难时,我经常不想活,就是不敢死。

现在的易到就正处在泥潭之中,融资出现瓶颈,市场占到率被滴滴和神州压制得几乎踹不过气,周航本人也在易到接受了乐视的控股后,几乎已经成为闲云野鹤,当然周航早已经大笔股权套现了。

这为何不是一种苦尽甘来的选择。

创业有一个比喻:创业其实就像走到一个三岔路口,你经常考虑哪条路上能抓住兔子呢?这时候犹豫着走左边,走了一个小时,没有;又退回去再走右边,走了一个小时,还是没有……其实,哪条创业路上都有兔子,只要你坚持走下去,很快就会抓住。

在进退之间,往往是最考验人的心境的时候。那些已经成为明星公司的也是一样,驾驶巨轮,前方却有无数的冰山在等着刺穿他们的引擎。

所以无论何时,无论多么如履薄冰,我们都要始终微笑的活着,证明给更多人看,错的到底是谁。

阳光总在风雨后。创业的艰辛不用言语,合伙人的不作为,团队不给力,投资人的撤资,经济形势的变化,技术的迅速迭代等等,每一次升级都是人生的一次蜕变,向死而生,这是创业者最好的年货。

人不畏死,奈何以死惧之。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