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客
关注科技互联网

乐视汽车"庞氏骗局"真伪:记者探访美国FF厂区

11月,一直高调在美国发展的乐视公司突遭“信任危机”,引爆点是美国媒体披露,此前宣称和乐视汽车有战略合作伙伴关系的、注册在洛杉矶的法拉第未来公司(FF)无法按期支付工程款,其电动汽车工厂项目基建工程停工。随后,项目所在地内华达州官员公开质疑乐视支持该项目的资金实力,甚至称乐视模式为“庞氏骗局”。

对此,新华社记者尝试与各相关方取得联系,并实地探访了内华达州北拉斯维加斯市的FF工厂施工现场。经过一段时间的采访调查,记者发现相关方等在FF工厂项目进展、乐视汽车与FF关系、美方反对乐视官员动机等方面存在争论,主要包括以下几个问题。

问题一:FF厂区建设停工还是阶段性完工?

《洛杉矶时报》10月25日报道,按照进度,FF应在9月和10月分别向工厂建设项目总承包商AECOM公司支付2100万美元和2500万美元工程款,但这两笔款项一直没有到位,导致工程停工。

同时,FF还应在9月向内华达州政府支付7500万美元,作为该州随后发行1.2亿美元配套债券的保证金。发债融资将用于改善工厂所在区域基础设施,完成厂区“三通”(通水、通电、通路)。但这笔保证金也没到位,债券未发,配套工程同样陷入停顿。内华达州财政部长丹·施瓦茨向记者证实了上述报道内容。

对此,FF16日发布声明说,资金陆续到位,内华达工厂从未停工,已顺利完成第一阶段的建设,并将于明年2月进入建设的第二阶段,首款量产车可能将于明年1月在全球最大的拉斯维加斯电子消费品展(CES)亮相。

在美国,乐视方面对新华社记者针对FF当地工厂项目进展的书面询问回应如下:“工厂确实停了,但不是停工,第一阶段,即土地平整等已结束,这不叫停工。”

AECOM公司23日向新华社记者发来一份声明称:“目前,我们已完成土地平整和基础建设准备工作,但就在此时,FF临时调整建设规划,计划2017年初再开工。”

记者23日来到施工现场,看到部分厂区已展开过平整土地工作,“三通”建设中通水和通电还没开始,路此前就有。工人告诉记者,他们7月进入现场施工作业,但进度不快,10月中旬停止,何时复工还不知道,目前每天有30人左右留守,主要工作是看护现场设备。

施瓦茨则对新华社记者表示,他不明白如果内华达工厂没有完成,FF宣布将于明年在CES亮相的汽车来自哪里?

问题二:乐视汽车与FF是什么关系?

在这一事件中,工厂建设主体是FF公司,但又与乐视汽车联系紧密。

乐视掌门人贾跃亭21日回应新华社记者书面采访时说:“LeEco(乐视)和FF是战略合作伙伴关系,也是两家独立的公司。作为FF个人投资者之一,我会继续全力支持FF的发展。”

目前乐视控股集团没有官方网站,根据其旗下主营视频业务的乐视网公布的资料,2014年12月贾跃亭宣布乐视“SEE计划”,将打造超级汽车以及汽车互联网电动生态系统。

乐视控股常驻洛杉矶、负责战略合作和投资的高级副总裁聂天心回复新华社记者采访时说:“FF是乐视的战略合作伙伴,今年1月份的CES上,FF发布了首款概念车FF ZERO1,并且对外宣布了两家公司的战略合作伙伴关系……贾总已经宣布乐视汽车项目首轮融资10.8亿美金;最近又宣布将会融得6亿美金,其中相当一部分将用于乐视汽车项目。”他也表示,贾跃亭是FF的个人投资者之一,会继续支持FF的发展。

针对FF所有权情况及与乐视汽车关系实质,新华社记者曾向FF方面问询,但后者在两份回复声明中均没有提供相关信息。FF在其官方网站中文版的公司介绍中说,其是一家以用户为中心的高端汽车公司,总部在硅谷和南加州。其团队在全球拥有1400名员工。在该公司管理团队的介绍中,没有出现CEO或总裁,排名首位的是全球首席品牌和商务官马龙,紧随其后的是负责研发与工程的高级副总裁尼克·桑普森。记者在一家名为“清洁技术”的行业媒体网站上看到,2015年FF公司发言人斯塔西·莫里斯曾对该媒体说,一位姓邓(音译)的女士是公司首席执行官,但不负责公司日常运营。

今年1月CES展上,尼克·桑普森曾宣布,FF公司将重新定义汽车,其中一个重要原因是“绝佳的联盟”。当时的市场分析人士普遍认为,所谓“绝佳的联盟”与贾跃亭对FF的投资有关。

对于乐视和FF的关系,施瓦茨22日接受新华社记者采访时则说:“很显然,贾(跃亭)的公司在用抵押贷款向FF提供资金支持”,“如果贾称乐视汽车与FF不是一家,他一定没有讲出全部事实,你去问问他关于抵押贷款的事。”

根据国内多家媒体公开报道,贾跃亭等近年将持有的大量乐视网股票作为抵押进行融资,以支持乐视控股旗下包括汽车在内的多条业务线发展。

问题三:施瓦茨的指责有无个人动机?

11月15日施瓦茨在接受美国《财富》杂志采访时评价FF和乐视汽车是个“庞氏骗局”。不过,乐视方面对施瓦茨这一言论背后的动机提出质疑。

聂天心在与新华社记者的书面沟通中说:“其对乐视汽车和LeEco进行无端攻击,这甚至是毫无根据地、彻头彻尾的诽谤,这种政府官员频繁攻击一家企业的行为甚至在美国都非常少见,显然这位财长先生通过这种不正常的攻击来维护个人的利益或者有一些不可告人的目的,我们保留付诸法律的权利。”

聂天心还说,乐视超级汽车首款概念车LeSEE今年4月全球亮相,引发巨大关注。就在上个月,乐视超级汽车升级版概念车LeSEE Pro也完成了全球首秀。这都与他所描述的所谓骗局完全不沾边。

此前有报道提到,施瓦茨之所以抓住FF和乐视汽车不放,是因为他与支持该项目的内华达州州长桑多瓦尔不睦。对此,施瓦茨告诉记者:“传闻说,我和州长关系不好,但这并不影响我对乐视和FF的态度和看法。”

施瓦茨在接受《洛杉矶时报》采访时表示,他到中国考察过乐视,也研究了乐视的财务报表。他对乐视的不信任基于两点,一是乐视网每年的利润率非常低,所获收入不足以支持一个投资额达10亿美元的海外发展项目,二是乐视此前没有任何汽车设计和生产的经验,缺乏足够的技术积累和人员储备,仅靠FF这个一两年高薪挖来的小规模研发团队,所获技术能力不足以支持一个设计年产15万台最先进电动汽车工厂的建设和运营。因此,他怀疑当地汽车项目只是乐视用于资金运作的一个空壳。

对此,贾跃亭在给新华社记者的回复中说:“内华达州财长的指责毫无依据,完全不符合事实,涉嫌诽谤,但是沟通渠道始终是敞开的。”

10月19日,乐视在旧金山举行发布会,计划向公众展示原型车并由贾跃亭亲自驾驶上台,但乐视方面后来称,原计划展示的原型车在从洛杉矶运至会场途中遭遇事故无法修复到场,另一辆原型车则在从英国伦敦运往会场途中遭遇航班晚点。不过,后一辆车在发布会结束后抵达现场做了展示。

问题四:美新能源汽车风险怎么看?

FF以及乐视汽车在美出现的风波,也与相关美国新能源汽车产业的不确定性有关。

Autotrade资深研究员米歇尔·克里布斯在接受《洛杉矶时报》采访时说,虽然新能源汽车是媒体讨论热点,但是随着油价持续走低,如今很多地方降到每加仑2美元以下,包括特斯拉在内的家用电动汽车和混合动力汽车的销售都很困难,此时进入这样一个异常复杂、竞争激烈、严格规范和资本高度密集型的领域,风险很高。

不过,也有不愿具名的银行业人士在接受新华社记者采访时表示,作为自动驾驶汽车和电动汽车领域的初创公司,遇到资金和技术瓶颈,甚至失败,都是高科技投资风险的一部分,当初特斯拉也遇到过类似困境。

这位银行业人士认为,不管FF的工厂建设是否应被称为停工,媒体是否存在误读,也不管乐视的发展模式应该如何定义,眼下对FF、乐视汽车乃至整个乐视控股而言,最要紧的是在未来几个月度过“资金寒冬”。

本文来源:新华网
责任编辑:白鑫_NT4464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