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客
关注科技互联网

A轮死!B轮死!C轮死!创业就是“向死而生”

创业过程中所爆发出来的惊人能量,往往不是因为被贪婪驱动,而是因为恐惧。

似乎O2O颓势已定、汽车服务“弹尽粮绝”。寒冬之下,创投媒体不点评一下“美味七七”或者“神奇百货”,也都像丢了人一样。能存活下来的,又能有多好过?

在创投界内,素有“天使投资看人、A轮投资看产品、B轮看数据、C轮看模式”的说法。但实际上,即便获得了C轮融资,商业模式不通也难逃一劫。据2015凤凰财经峰会统计,从A轮到B轮融资,约有60%的公司会死掉;而从B轮到C轮,又将淘汰近70%,也就是说,从A轮到C轮间,大概存活下来的项目不足12%。

“C轮死”,如魔咒一般困扰着创业公司。或许你昨日还风光无限,今日就被“烧”的单衣一件。

网约车市场

UBER中国正式告别中国市场

中国网约车市场的战争似乎从来不会停止。

11月27日,旧版 优步
中国客户端以及 优步
司机客户端均从AppStore下架。23日起,很多 Uber
司机陆续收到“欢迎加入 滴滴
优步
大家庭”的短信,而“ 滴滴
化”的新版应用,也让"UBER中国"成为历史。

不得不承认,媒体称“UBER中国”正式落幕,并不为过。三年的时间,以如此悄无声息的方式收场,也的确让人唏嘘。而这也标志着,在“前后夹击”的网约车市场,烧钱补贴模式的暂时终结。

2014年2月, Uber
正式进入中国市场。彼时 滴滴
与快的激战正酣,次年2月,两者在情人节合并,组成 滴滴
出行,占领中国专车市场主导地位。而UBER凭借三人城市团队的“开城”打法、新颖的营销手段和旷日持久的“补贴大战”,成功拉开口子,在成都、广州、杭州和北京等地的订单量一度在 Uber
全球市场中排名前五。

2016年1月,UBER CEO卡兰尼克宣布中国UBERB轮融资也已于2015年底前完成,同时,卡兰尼克也表示, Uber
已在中国市场补贴了数十亿美元,但这一市场足够大,还会继续战斗。而仅仅8个月后, Uber
就在人们的惊愕声中并入 滴滴
,持有 滴滴
5.89%的股权。

UBER中国退出后,北京、上海等地的网约车细则草案陆续出台,也让 滴滴
面临瓶颈。今年10月,柳青也表示:“ 滴滴
将着眼于全球布局。”或许双方的下一轮争夺,才刚刚开始。

手机行业

罗永浩过劳胖 锤子九死一生

硬件免费害惨了一堆公司,随着“大可乐”的作死、“小辣椒”的无心恋战 ,2015年,手机行业已然进入了寒冬期。

但在2016,应该没有谁比锤子更难做了。这一年对于罗永浩,可以说是九死一生。早前在接受媒体采访时,罗永浩就曾表示,自己是典型的“过劳胖”,不光自己老了,团队成员也老了。

老罗热爱折腾,却创业维艰,情怀开道,锤子未发布,就让忠实的粉丝推上神坛。T1发布会上,老罗不负众望,但在发布会后,产能不足,一度不少“粉转黑”,标榜情怀的锤子手机也遭遇到了非常大的信用危机。

锤子发展至今,几番波折,在此也不做一一赘述。而如今畅销的M1,发布时的情况也并不乐观。无独有偶,7月12日,锤子CTO钱晨(现任数字家园副总裁)等一众高管离职,对锤子造成空前打击。此后,锤子将被并购的传言再起,酷派CEO刘江峰有口无心的一句话,成为锤子要卖给 小米
地“凭证”。

11月21日,有消息称 锤子科技
将完成D轮大约3亿元的融资。融资消息及融资金额虽未得到官方证实,但早在今年7月份,老罗在接受《财经》专访时就曾表示,“这一轮融资快结束了,很顺利”,这也从侧面印证了此次被曝融资的真实。

锤子科技
自建立以来,一直在非议中成长。被传亏损、倒闭、卖身,锤子在漫长的产品迭代和融资历程中,仿佛终于等来了“翻身”的机会,而付出的代价是商业化的“妥协”。

人工智能

暴风墨镜惨遭搁浅?

“2016年千万不要跟这些人交朋友:借钱不还的、自称自己有网红潜质的、目前在从事VR创业的!”

这是今年4月份网上流传的一个段子,当时VR(虚拟现实)已经火得失控,用雷军的话讲这是一个“风口级”行业,在中国,VR创业更是来势凶猛。其中最著名的是 暴风科技
旗下的“暴风魔镜”。

暴风魔镜成立于2015年1月,拥有虚拟现实设备“暴风魔镜”,第一代产品于2014年9月推出,比 谷歌
的Cardboard只晚三个月,但其材质和性能却比后者强。今年1月,暴风魔镜宣布获得第B轮2.3亿元人民币融资,估值达到14.3亿元。

热潮之下,从未涉足VR的其他公司也杀了进来,阿里、 腾讯
紧随其后, 乐视
更是发布了侧重影视方向的VR内容生态, 小米
则于今年1月成立了探索实验室,连一直闷头不吭声的 华为
也参与其中。甚至有人调侃称:“上市公司离布局VR之间,只差一场发布会的距离。”

VR这股风停得很急,中间几乎没有过渡,一下子就从火山变成了冰山。

9月开始,VR公司倒闭、转型、裁员的消息不断曝光,米多娱乐、众景视界等一度陷入拖欠工资、破产清算的传闻,“寒冬”由此可见一斑。

再次其中,暴风魔镜的处境更具有参考价值。据报道,今年10月,暴风魔镜的团队规模从500多人裁减到300人,办公室空了一半,而暴风魔镜CEO黄晓杰在接受采访时也表示,“这次的资本寒冬很冷。”

VR之所以能吸引人,正因为它能够为消费者提供深度、沉浸式的线下体验。但很多体验者都表示,在一段时间使用VR产品后,会出现不适、恶心的反应。目前阶段,VR的确还处在发展期,硬件设备需要研发、VR内容也需要行业标准,而这两者也必须深度磨合,但这个过程还需要多久,恐怕没有谁可以给出肯定的答案。

互联网餐饮

传奇陨落 黄太吉
前途未卜

从诞生起, 黄太吉
就是一家带着浓重互联网气息的餐饮品牌。2012年, 黄太吉
在北京建外SOHO开出了第一个煎饼门店,获得投资机构热捧,随后迅速扩张,估值曾高达12亿元,并被视为“互联网餐饮鼻祖”。

2013年1月, 黄太吉
创新工场
数百万元天使轮融资;2015年6月获 分享投资
数千万元A轮融资;2015年8月,获1.8亿元B轮融资;2016年4月, 饿了么
数千万元战略投资 黄太吉
。最高峰时, 黄太吉
的估值高达12亿元。

以摊煎饼起家, 黄太吉
试图将互联网那一套复制到餐饮业,不过,故事讲到现在,却已现颓势。

有消息人士透露,9月15日左右, 黄太吉
开始关闭位于北京各个区的线下门店,截至19日, 黄太吉
北京地区门店数量从44家降至20家。此外,与 黄太吉
签约合作的8家品牌餐企已经有半数从 黄太吉
外卖平台下线。

面对关店传闻,9月21日, 黄太吉
品牌创始人赫畅通过一篇《没有低谷,哪有巅峰》的文章对外回应:“确实关闭了一半的大型工厂店,平均每家500平方米以上,开销及成本大,既然业务结构不合理,没有必要保留,必然关掉”。并称,关店得到股东和团队支持,没失去投资人的信任。

现今,所有标榜互联网的餐饮企业多少都存在这样或那样的问题,雕爷也早已走下神坛。

“好吃并非快餐成功的唯一标准。” 赫畅曾经这么说过,但或许,包括 黄太吉
在内的一众餐饮企业衰颓的关键原因也在于,“没有想象中那么好吃”。

回归理性

唯有“向死”才能“求生”

其实,寒冬也意味着回归理性。而不管在哪个行业、或是企业,之所以有今天尴尬的处境,都无法与大背景分离开来。

一夜之间,楼宇俱倾。

资本为支撑,硬件、内容、人才等方方面面的功课缺一不可。不论你是A轮、B轮还是C轮,在寒冬期,躲过这“八大坑”,才能躲避“死亡”陷阱。

01 产品要能真正解决需求

产品的需求一定要很刚性。互联网公司失败有两个原因,一方面是伪痛点伪需求的产生,创业公司本身商业模式不清。

另一个则是需求找到了,但实际操作上却由于团队不佳而无法实现。比如做智能硬件的公司,虽然借助了互联网营销获得短暂的客户流量,但却缺乏供应链支持,造成了其陷入了营销烧钱的困局。

02 与投资人打交道的正确方式

与投资人打交道的前三分钟很重要,要让投资人对自己的项目印象深刻。因此企业去年的利润、今年的利润增长就显得非常关键,只有让投资人感到有兴趣之后,才能更方便地进行商业模式等进一步交流。

03 扩大本源市场

如果创业者想拿到3到10亿美元的估值,投资人至少需要能看到你有机会在三、四年后长成一家30亿到100亿美元市值的公司。除非行业集中度非常高,否则30亿美元市值的公司通常需要一个1000亿人民币以上的目标市场规模来支撑。

04 升级团队

团队的问题越早解决越好,因此,创始人应该在拿到天使轮之后就就着力完善团队结构,不然很容易在未来发展的过程中出现缺陷。而在团队的发展中,引进优秀人才、文化落地、团队升级,也尤为重要。

05 C轮看数据

创业公司到了B轮,业务基本成型,这时候最重要的就是实现数据增长,通过线下广告、渠道合作、跨界营销等手段来提升数据非常关键。

06 保持正确的融资和烧钱的节奏

要有合理的预算,当市场变化的时候会迅速调整烧钱的节奏,永远不要在缺钱的时候去融资,要给自己留下6个月的缓冲期。

07 避免虚假估值

创业者要对估值保持一定的弹性,避免被别人的虚假估值误导。

九轩资本刘亿舟表示:估值调整条款(对赌)本质是解决创始人和投资人之间的“信息不对称”和“信心不对称”而采取的一个解套机制,关键在于设定的业绩目标以及基于该目标所给出的估值本身是否合理。因此,建议创业团队不要本能地反对对赌。

08 停止烧钱、明确边界、苦练内功

不管是继续融资还是深耕服务,活下去是所有项目的首要任务。而想要在资本寒冬活下去,创业者就必须停止烧钱、明确边界、苦练内功。唯有苦练内功,回归生意本身,回归技术本身,回归服务本身,回归问题本身,回归需求本身,才能使项目稳当的走下去。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