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客
关注科技互联网

在互联网监管的知识水平上,俄罗斯还是要跟中国学习一个

除一直以来的轻工业制品之外,俄罗斯在互联网控制技术领域也选择了中国制造。

近日, BBC 中文网 援引 《卫报》 的报道称,俄罗斯正在努力吸取中国的“大防火墙”(Great Firewall)的技术,建造所谓的“红网”(Red Web),即俄罗斯互联网过滤和控制系统。

新闻的由头是,俄罗斯在 11 月早些时候决定封锁职场社交网站 LinkedIn。LinkedIn 在中国并没有被屏蔽,它在两年多前进入了中国,并有一个中文名“领英”。

在莫斯科封锁 LinkedIn 之后,LinkedIn 总部所在地的美国政府 对此表示了关切 。美国驻莫斯科大使馆发言人 Maria Olson 当时表示,华盛顿敦促俄罗斯当局立即恢复对 LinkedIn 的访问,并称这些限制伤害了竞争和俄罗斯人民。Maria Olson 在声明中说,“美国深切关注俄罗斯阻止访问网站 LinkedIn 的决定。这开创了一个令人不安的先例,可用于关闭任何包含俄罗斯用户数据的网站。

俄罗斯通信部长 Nikolai Nikiforov 回应称,封锁 LinkedIn 的决定是由两个法院提出的,但公司在俄罗斯的问题仍然可以得到协商解决。但另一方面,据 观察者网援引 CNN 早些时候的消息 称,一个被俄罗斯和美国政府双重通缉的俄罗斯黑客于 10 月在布拉格被捕,该黑客窃取了 117 万 LinkedIn 用户的密码,导致了俄罗斯大众对于 LinkedIn 安全性能的不信任,这也是俄罗斯封锁 LinkedIn 的一个重要原因。

双方争议的焦点在于,俄罗斯政府和 2015 年通过的一条法律要求确保俄罗斯互联网用户的个人数据得到保护,而得到保护的前提是,网站服务器必须架设在俄罗斯境内才可以。

中国也有类似的 相关条款 :有从事网络出版服务所需的必要的技术设备,相关服务器和存储设备必须存放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境内。(《网络出版服务管理规定》)

对互联网控制的加强,是克里姆林宫持续推进的政策趋势。据不完全统计,近两年俄罗斯在关于互联网控制方面的立法和政策主要包括:

1)2014 年 12 月,俄罗斯联邦通信、信息技术和大众传媒监管机构 Roskomnadzor 发出封杀令,要求 Google 、Twitter 和 Facebook 等科技公司删除有关支持俄罗斯反对派领导人阿列克谢·纳瓦尔尼(Alexei Navalny)集会的信息。

2)2015 年 5 月,俄罗斯媒体监管机构致函 Google 、Twitter 和 Facebook 等科技业巨头,要求它们遵守俄罗斯“博客法”,交出法律所规定的博主姓名,同时删除由俄罗斯总检察官认定的“极端主义信息”。

3)2016 年夏天,俄罗斯通过了“亚罗娃亚法”,该法要求俄罗斯的电讯和互联网服务公司将用户数据保存 6 个月,把元数据保存 3 年。

4)2016 年 9 月,俄罗斯政府封杀世界最大的两家色情网站 Pornhub 和 YouPorn。

5)2016 年 11 月,除了封锁 LinkedIn 之外,情报显示俄罗斯总统普京还表态要彻底封杀微软,即将启动使用俄罗斯本土软件替代微软服务的计划。同时,俄罗斯政府还替换了城市监控摄像头和本地软件中使用的美国思科公司的系统。

这些立法和政策行动说明,俄罗斯政府一直在试图:控制住”互联网。根据《卫报》报道,俄罗斯决定同中国加强合作,试图利用中国互联网技术加强俄罗斯的网络治理。

《卫报》称,俄罗斯希望从中国得到技术。此前,俄罗斯虽然有了“亚罗娃亚法”等相关法律和政策,但并没有实施该法的技术手段。因为西方制裁,俄罗斯又不可能从西方得到相关技术,而中国愿意伸出援助之手。8 月,俄罗斯的电讯器材制造商 Blat 同中国电讯公司华为谈判购买数据储存以及制造能够实施“亚罗娃亚法”的服务器技术。

另一方面,曾曝光美国国家安全局“棱镜”计划等项目的著名泄密者、CIA 前雇员爱德华·斯诺登目前仍然居留在俄罗斯境内。2013 年接受采访时,斯诺登曾解释了自己披露大量秘密文档的理由,自己“愿意牺牲掉这一切(工作、收入和女朋友)(把真相告诉世人),因为美国政府利用他们正在秘密建造的这一个庞大监视机器摧毁隐私、互联网自由和世界各地人们的基本自由的行为,让他良心不安”。斯诺登还曾指控思科公司,揭露美国国家安全局曾通过思科路由器监控中国网络和电脑。

题图:Sergei Konkov/Tass

在互联网监管的知识水平上,俄罗斯还是要跟中国学习一个 微信订阅 PingWest 品玩 请关注公众号:wepingwest ,有品好玩的科技,更早一步看到。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