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客
关注科技互联网

乐视冯幸专访:明年我们拒绝补贴价格做手机

这几天冯小刚的“潘金莲”热度还在,为了追电影又把刘震云那本原作小说翻了一遍;作为中国文学界你不能不说的一个人,刘震云其实还写过另外一本——《一句顶一万句》。小说的故事复杂,浓缩起来却不太难:

事件A引发事件B,事件B间接影响了事件C,事件C的一个小波折导致了事件D,然而最终摆在你眼前的,可能只是D的剪影——中国式的蝴蝶效应和刘震云的孤独感。

乐视冯幸专访:明年我们拒绝补贴价格做手机
乐视 冯幸

然而我们今天要说的是乐视和冯幸,这组处在数码圈搜索高热的名词。昨晚冯幸发表公开信,信息内容不多,大致分为以下几点:

1、目前的亏损在既定战略之内,目前资金链和供应商已得到结局,乐Pro3现货供应。

2、冯幸依旧是乐视手机业务最高负责人,工作重心从主抓销售转移到全盘把控。

3、乐视手机进入第二阶段,从管理到产品定位都会有重大改变。

只是对于大部分人来说,印象中关于乐视的全部剧情包括“供应链欠款几百亿传闻”、“贾跃亭内部信反思手机部门资金存问题”、“内部员工末位淘汰解读成了大裁员”、“冯幸多次被离职”…这些事里面,哪些是故事C、哪些是故事B、哪些又是主线故事的无端分支,我们在冯幸办公室的隔壁找到了真相。

一、安卓手机被人忽视的常态:卖得多,亏损也多

先找篇看似不相关的文章:Q3季度苹果囊获了90%的手机市场利润;在第一段,我们把它叫事件A。

相类似的文章题目可能一年能见到四五次,它们只需要更换下财季,Q1/Q2/Q3,小幅改动下获利数字比如75%,89%,然后就会在各大媒体刷屏一两天。以刚刚过去的2016 Q3财季为例,根据第三方数据统计,苹果占去手机市场91%的利润,剩下部分华为分掉了2.4%、OV总共拿走了4.4%,留给其余手机厂商的利润空间只有2%。或者换个说法,有大量手机厂商在以成本价甚至亏本价在贩卖手机——卖得多,短期看亏得也多。

乐视冯幸专访:明年我们拒绝补贴价格做手机
数据来源于网络

背后的思路其实并不陌生——前期资金投入培养用户,后期靠用户在使用中产生的服务实现盈利。这个模式有个范本是小米,从MIUI开始小米已经开启了自己的生态布局,每场发布会必谈游戏合作就是信号之一。只是这当中有两个环节一定是大前提:1、用户基数足够大;2、有良好的内容盈利模式。

二、资金链问题来自两个方面

乐视:“我们年初还有一个既定战略没有达成,就是我们的生态收入。快速的获取用户之后,没能快速的服务变现”

发稿前,乐视手机的销量突破了1700万台,在年底,这个数据预估会突破2000万。在不担心用户数的前提下,乐视服务变现出了问题:这一点冯幸在采访的开场就抛了出来。不过按照常理“视频、直播、生态”,乐视移动作为手机部门经营主体的情况下,内容本应该是最拿手的。

“其实明年是我最不担心的,毕竟用户基数在那里”在老冯看来问题出在——绷得太久。

“我们的商业广告业务,为了考虑用户的体验,整整压了半年。我跟贾总去年谈的上视频广告,到今年6、7月份开始,才同意上两支”

同样的情况也出现在游戏上,目前乐视手机部分每月游戏流水接近一个亿,然而乐视把这部分收益全分给了运营商合作伙伴以及游戏开发者;和游戏开发者的分成协议签到了今年12月30号,在这之前老冯只能笑呵呵的说“这钱我就是过手财神”。

“如果是700万台,就不会有现在的问题”面对面的,老冯不止一次提到这句话。虽然按照常识和老冯自己的说法“乐视的生态模式就是要用极致的硬件快速获取规模用户,用生态的资源规模服务这些用户”。不过要说问题也不是没有。

靠“快速研发、运营商渠道、成本控制”联想曾经一度霸占国产智能机出货量的第二名。作为老联想人,老冯学透了“运营商渠道”;能迅速斩获千万级别销量,这里面老冯在线上市场、公开市场、运营商渠道做的贡献颇大;但对于刚刚发展上路的乐视,成本控制本身并不是强项。在大量出货时,这个问题毫无疑问会被放大。

当然,最大的问题出在节奏上——在资金链和扩规模的协调把控上出现了阶段失误。

三、冯幸被离职?我们得从新架构说起

去年年末,魅族手机销量破2000万台,那时候距离魅族首款手机发布了隔了4年多,李楠说“明年要稳一稳”。

乐视用了一年半完成这组数,冯幸自然功不可没,但很遗憾,这可能也是乐视此次谣言四起的源头——负利出货策略下造成的资金周转问题。这么看锅似乎也只能甩给老冯。至于怎么背锅,公开信说的抽象,冯幸当面的解读比较清晰。

“销售服务组织平台的建立,我跟老贾讨论了半年,说12月吹风,元旦实施,只不过因为供应链的危机爆发了,所以提前了两个月采取了一些战略举措。有人就说,现在冯幸没实权了,不管销售了。实际上组织调整之后,我的工作重心是运筹和管控,是最高的手机业务总负责人。第二,我现在亲自动手抓产品定义和规划,从产品的定义一直到产品退市;我这儿管理部特别多,产品运营管理部、财务管理部、战略运营管理部,这几个手段来对手机业务端到端的各环节进行统一的打通管控。”

一言以蔽之,之前冯幸主抓销售,现在全盘监管,目前准确职位是——乐视移动总裁。如果说出货和资金链缺少协作是今年最大的问题,那这次这件事总算有了最终负责人。就这样,接了“被离职这口锅”的老冯还说:“工作和责任更大了,现在要更多地站在贾总的视角去直接考虑业务全局问题,百分之百从头到尾负责,而且还加上海外的产品” 。

四、快速增长后的新课题

资金链问题基本解决、服务内容变现加快,乍看之下似乎问题都不存在。但对于乐视手机,在一年多高速增长有没有后遗症,接下来转型又会有哪些挑战;这些我们不用深思,简单抛两个关键词——“新的定价模型”、“新的品牌定位”。

冯幸说:“调整产品定价模型,这是我们特别重要的一个战略举措”。在加速服务变现同时,控制成本、增加手机售价利润是乐视接下来的策略之一。迈过“走量”这个目标后,新阶段的定位在意料之中,只是又引发了另一个课题——品牌定位。

一直以来,乐视手机作为“乐视生态”旗下的一员,一直是缺少一个准确定位。生态、硬件不赚钱,在新的战略下似乎需要重新去定义;新价格是否会降低一部分用户购买欲望、乐视手机又何时能通过手机和服务来达到收支平衡?这些所有手机厂商均会面临的问题,成了转型后乐视需要用时间和实践解答的部分。

后记:

每个厂商都有自己的既定策略,也会有某个时期必然出现的问题,只是大部分情况——没人知道也没人想听——这大概是处在“手机”这个高热们行业下厂商的无奈。有心思把褶皱摊开,却发现一来一回千头万绪,抻开看或许又多少有些相似——“如何在硬件并不盈利的同时找到利润增长点”。

这大概又找到了我为什么非要开头引用《一句顶一万句》的原因——来自刘震云和手机厂商共同的孤独感。而对于乐视来说,有内容资源的他们,这问题存在但尚好解决。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