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客
关注科技互联网

乐视手机会有什么样的未来?

乐视手机会有什么样的未来?

关于乐视,全是疑问。关于乐视手机,太多的传言等待回应。

贾跃亭的一封公开信引起了整个互联网的一片哗然,议论声中乐视手机首当其冲,一再「被倒闭」和「被调整」。而乐视移动总裁冯幸也成了矛头所向,一个星期内多次在舆论中「被下课」。

当极客公园终于得以当面见到冯幸时,他的第一句话是:「我昨天又在微博上被离职被名誉顾问了。」

供应链资金空缺、乐视移动组织调整、冯幸的职务变化、贾跃亭公开信中的 2.0 战略调整,关于这些问题,我们一个都没有漏掉地抛给了冯幸。

供应链欠款危机

「三个月前还是高歌猛进一片欣欣向荣,三个月后风云突变」,冯幸这样描述这场供应链欠款危机。这个最直接的导火索究竟由何产生,现在又到底怎么样了呢?

一个月前,乐视在青岛的联通秋季订货会上拿到了单品众筹的冠军,得到了一个超过 185 万台的巨大订单。但差不多是相同的时间点,供应链的资金压力显露。

冯幸说:「资金缺口超过了我们自己的预期,我们在前线冲得太猛了,后面的弹药没跟得上。」这和手机行业很特别的一点相符,大家很难被「饿死」,真正需要时时提防的是被「撑死」。

在 11 月初大家刚刚开始关注这件事时,我们曾经向乐视移动询问过具体的情况,当时得到的回复是,「确实有点问题,但远没有大家说的那么严重」。如今事情已经发酵了一个月,冯幸也终于作出了正面回应。

「我没有一天不在给供应商付款」,冯幸说到这件事时情绪略有些激动,「而且我们从来没有拖欠过像高通和联发科那样最核心的供应商一点点货款。」而根据我们得到的消息,高通和联发科在产品回款上的态度也确实一直以来都十分明确且强硬。

这一点也刚刚得到了联发科执行副总裁朱尚祖的确认,乐视和联发科的合作一切正常。

冯幸还向我们透露了乐视手机现在的出货情况,「现在我们的产品正在全面恢复供应,联通众筹的货上周已经发出了,这个大家都可以去联通各个分公司调查。我们的主力机型乐Pro3 也很快会在电商渠道现货供应。」

乐视手机会有什么样的未来?

另外,冯幸还向我们解释说,「供应链的问题其实不一定非是钱的问题,准确的说是账期的问题,九十天还是半年,这和两家公司的信任度和关系紧密度相关」。

根据我们得到的消息,通过与一系列和供应商的谈判,乐视已经在谈判桌上通过一些战略合作的方式解决了部分问题。

当然,供应链的资金缺口现在还远没有完全补上,至少还会有两个月的持续阵痛。冯幸对此已有预期,「今年年初到现在,乐视手机始终在全国前十,而现在情况看来,这两个月的出货会受到挺大的影响,我们在一月份的排名里可能就进不了前十了。」

冯幸下课传闻

「下课」的传闻层出不穷,冯幸只好苦笑着说,「我现在也算是风口浪尖走了一遭」。但贾跃亭要求的乐视移动「2.0」组织架构调整确实发生了,冯幸的职责也即将发生改变。

「谣还是要辟一下的,我现在依然是乐视移动的总裁,接下来会整体全盘把控乐视手机的业务」,冯幸也没有料到外界会有那么多传闻,「我昨天还特地去 HR 那里问了一下,结果才知道乐视根本就没有名誉顾问这个虚职。」

乐视手机会有什么样的未来?

关于乐视移动和乐视手机,冯幸也再一次明确了它们的关系,「我们的投资人投的是乐视移动,在去年四月份之前乐视手机还没有样子的时候我们就得到了超过 5 亿美金的投资。而乐视手机是乐视移动的运营主体,这一点没有发生任何变化」。

既然没有被下课,还是有很多传言说「张志伟接手」呢?

冯幸告诉我们,「现在的销售确实是有张志伟负责,因为我们的渠道要由第三方向自有转变」。这是贾跃亭在公开信中强调的一点,也确实体现在了这次的组织调整上。

但最新公布乐视移动组织调整的内部信却是由冯幸发出公告的,这说明冯幸并没有「下课」。至于冯幸现在究竟负责什么业务,我们在这一次采访中得到了回答,「第一,我现在依然是乐视手机的总负责人,第二,我会亲自抓产品定义和产品规划,第三,品牌建设和市场推广我也会亲自负责。另外海外的战略我也是负责人。」

所以,某种意义上说,冯幸非但没有下课,似乎还「升职」了。

在过去的一年多里,冯幸更多的时候是冲在销售一线的,乐视全渠道的策略还有和运营商的紧密合作帮助他们卖出了超过 1700 万台手机。但是在 2.0 的阶段,冯幸变成了一个把控全局的操盘手。

明年还能继续「颠覆」吗?

为什么供应链的资金问题会在年底大爆发?缺钱是表象,造血能力不足才是背后的真正原因。

关于这一点,冯幸坦言,赚钱的能力没能及时跟上销量的爆发。而在这一次和冯幸的当面交流里,他也详细地解释了乐视如何赚钱的问题。

「首先,战略性亏损是我们的既定发展路线所决定的」,乐视在这个问题上的直接坦诚也是让很多旁观者不能理解的,其背后的原因是乐视做手机的目的和别人不同,他们不为硬件赚钱,而是想迅速扩大用户规模之后通过生态资源盈利。

这件事听上去也不难理解,但有一个关键的问题,「我们手机销量的飞速增长对应着用户规模的高速增长,但我们赚钱的能力没有跟上成本付出的节奏」,冯幸这样告诉我们。

这便是为什么过去的一年,他在前线热火朝天的卖手机,到了年底发现弹药不足的原因。而乐视生态此前内部的组织架构,一定程度上影响了乐视手机对自身整体发展节奏的把控力。

乐视还会一直这么亏下去吗?答案当然是否定的。乐视销售服务平台的成立,就是其中关键的一步,而这一步,其实是冯幸推动的。「九月底的时候,我和贾总提出来我们要做销售服务平台化这件事,我们两个人在一间会议室里敲定了最终的方案」。

贾跃亭给冯幸定下的明年最关键的一个原则就是「重经营损益」。

这会直接体现在明年乐视手机的产品、定价和渠道策略上,我们对这件事目前也保持比较谨慎的观点,因为这是一个提前了两个月做出的决定,也是目前国产手机厂商里最高端的玩家才能实现的模式。

关于造血能力,冯幸说道,「其实并不是外界误解的那样,乐视手机已经具备了强大的造血功能,只是因为考虑到用户体验和合作方,乐视决定循序渐进。」

比如移动广告业务,从去年开始,乐视手机就坚持不做,原因是怕影响用户体验。再比如游戏业务,此前,所有的收益全部分给了开发者。这些都是手机业务刚刚展开时就确定的,也是贾跃亭一直坚持的。

乐视手机会有什么样的未来?

不过,这两点在明年都会有所改善,最先的两只植入视频的广告已经实验性上线,并且已经给乐视移动带来了现金流,而游戏业务也会在去年承诺的期限十二月底之后开始分成,那也会给乐视移动带来不错的现金流。

而关于现在已经有的 2000 万用户,冯幸的态度是比较乐观的,他和运营商合作多年,深知移动网络时代的用户价值主要来自「存量用户」,所以明年他的工作重点之一就是瞄准这 2000 万存量用户。

在经历了这次波折之后,冯幸口中最常出现的词组变成了「太过注重增长」、「要聚焦」,这和去年相比差别不小。不过他依然保持着一贯以来的自信,「现在其实是个新的起点」。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