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客
关注科技互联网

在国内的羊毛薅尽之际,他选择了去国外割韭菜,出海2年斩获10亿用户

在国内的羊毛薅尽之际,他选择了去国外割韭菜,出海2年斩获10亿用户

12月1日,2016创业邦100未来领袖峰会在北京于国家会议中心隆重举行,APUS创始人兼CEO李涛在峰会上发表了题为《APUS开启新航海时代》的演讲,犀利观点如下:

1.从本质上来说,风口不是偶然得来的,是非常多创业者不断探索追求来的一个机会或者趋势。

2.互联网成长分为三类商业模型,流量入口型;内容运营型;商业经营型;

3.好产品的判断标准有3个:用户密度、用户粘性、可变现的资源和空间。

以下是APUS创始人李涛的演讲全文:

非常感谢南总和创业邦给我一个在这里介绍出海的机会。在座的开发者、合作伙伴朋友,如果你在研究出海、研究中国互联网全球化的话一定知道APUS,APUS作为中国互联网企业出海的第一品牌和用户群品牌,在过去两年里积累非常多的经验,但是APUS到底是什么?我简单的跟大家介绍一下。APUS是南半球天燕座星座的名字,在浩瀚的宇宙当中每个星座背后都有一个希腊神话,但是唯有APUS这个星座是没有神话的,我想这是上帝给我们一个机会,让APUS团队能够谱写中国互联网全球化的神话。

APUS在英语里是雨燕,是全世界飞行最快的鸟,希望我们的产品像雨燕一样小巧轻快,在法语里是酋长,希望APUS有一天像酋长一样,带领中国互联网企业打开出海的通道,让中国互联网真正实现全球化。APUS到底是什么意思?是“A Perfect User System”,最完美的用户系统,简单而言是智能手机的一个轻量级的操作系统,接管用户的桌面、搜索、浏览器、新闻、应用市场,通过这个操作系统帮助用户快捷简便掌握手机,并且接入到移动互联网里。所以APUS给这个产品赋予非常重要的使命,是让它成为全球智能手机用户接入互联网的一个连接器。

刚才南总介绍的话题是打开新风口,我个人不是特别喜欢“风口”这个词,刚才DCM的林总专门谈到了创业种种千难万苦。直白点来说,在我看来,所谓的风口更多是创业者在艰难跋涉中不断探索、不断学习、不断摸索出来的一个大趋势和大潮流,能够顺势而为,能够捕捉到机会。所以从本质上来说,风口不是偶然得来的,是在座非常多创业者不断探索追求来的一个机会或者趋势。

APUS为什么出海?

谈到风口,谈谈APUS为什么捕捉到出海的大风口并且成为风口的领航者,APUS到目前为止只有两年的历史,在2014年7月份创办APUS,之所以在2014年7月份创办这家企业,就是因为中国互联网已经进入到一种红海竞争的阶段。在这个阶段,中国互联网到2014年上半年结束时我们有一个基本的判断,就是中国互联网陷入全产业链的困局,就是行业将向何处去?我们看到两个机会,一个是消费升级的机会,无论是电商的激烈竞争,还是O2O的风起云涌,还是互联网金融的方兴未艾,所有都是在国内对生活资料和生产资料进行消费再升级的一次机会。包括今年看到大量的短视频、直播、新闻聚合等等,这些都是我们传统意义上各种各样生活服务的消费再升级。

在中国这样一块土地上,林总专门列举了每个领域里知名的企业,每个垂直领域知名竞争者都是数以百计、数以千计,中国互联网不仅仅是一场红海,而是一场厮杀异常惨烈的血海。在这样的情况下,我们看到2014年有两个分支,一个是消费升级,另外一个领域就是出海。我们为什么选择出海这样一个机会?因为我是一个互联网老兵,在互联网行业从业17年,经历非常多把一个创业小公司逐步做大做到上市的过程。正是因为这样的经历,让我有机会看更大的全球互联网发展。

我把全球互联网分成三个非常大的板块:

一个板块是美国板块,

一个板块是中国板块,

还有就是除了中美之外是广阔的新兴市场国家,新兴市场国家有超过30-35亿人口,这样一个庞大市场的互联网比中国甚至美国互联网发展慢了大概2-5年的节奏,这意味着什么?

意味着我们5年前在中国进行的互联网以及移动互联网产业的发展今天在这些国家快速兴起,意味着今天中国互联网里面发生的事情2年以后将在这些国家再次复现,正是因为这样一个机会给APUS带来灵感、带来成长机会。所以APUS在2014年选择了出海这样一个通路,应该说2014年7月份APUS创立的时候中国大地是一片O2O、一片互联网金融,唯有APUS在O2O的红旗中举出了我们出海的一面大旗,而且APUS成为中国互联网出海的不断传播者、不断的教育者。

在国内的羊毛薅尽之际,他选择了去国外割韭菜,出海2年斩获10亿用户

APUS为什么选择做流量入口?

有了这样一个庞大的市场,我们到底要做一款什么样产品?这是摆在APUS人面前重要的问题,也是摆在今天每个出海创业者面前一个重要的话题。同样还是我17年互联网老兵的生涯,让我反思中国互联网17年的成长,甚至反思包括美国互联网成长的将近20年历史。把互联网成长的商业模型分为三大类:

第一类,流量入口模型。包括平台类产品、系统类产品以及各种各样工具类产品,包括耳熟能详的搜索产品,这些产品重要的是把握用户接入互联网或者移动互联网的入口。今天谷歌在全球成为最大的互联网企业,百度能够成为BAT的一员,作为搜索企业它们最重要的是把握用户接入互联网的入口,这是我们认为的第一个大的商业模式。如果在传统的经济领域,大家可以看看我们的国家、我们的政府,其实就是这样的一个角色,我们的国家圈出一块地,修了一条马路,就给我们留下了剩下的成长空间,剩下的就是招商引资,国家最好的模式就是收税,这种商业模式从传统的互联网领域到今天的互联网领域一直是最主流,或者是最有机会成为互联网帝国的模式。

第二类,内容运营模型。从最早的新浪、搜狐、网易,到今天做新闻聚合的,比如《今日头条》,以及包括做视频的、做音乐的、做阅读的、做游戏的,所有这一切都是在做内容,通过内容的聚合满足用户在视听上、在物质上、在精神上的各种各样需求,并且通过这样的方式来建立起自己to B、to C的商业模式。

第三类,商业经营模型。中国互联网完成一次大的生态循环的最关键一环,就是商业经营、商业运营类企业,就是我们理解的电商、快递 、O2O、互联网金融 ,包括今天各种行业把传统生意完全互联网话,通过这样的方式提高产业的效率,降低用户的成本。也正是因为完成了商业经营的模型,从而让中国的互联网形成了一个完整的生态系统,形成了一个完整的闭环。在电商、O2O、互联网金融出现之前,在各种各样toC的服务出现之前,中国互联网更多是由线下形成的不完整生态。但当商业经营模型完成之后,中国互联网就完成一个生态闭环。

今天如果把中国成功的产品和商业模型复制到海外去,应该选择什么样的模型?应该选择什么样的机会?毋庸置疑,今天在广阔的这些发展中国家、新兴国家的很多用户还没有接入互联网,很多用户是第一次使用智能手机,很多用户是第一次用手机接入互联网,印度有12.7亿人口,到今天为止用智能手机接入互联网的用户不超过1.5亿,这就是今天海外所呈现的互联网发展状态,也给我们创造了一个机会。

互联网发展的商业模型总是从流量入口到内容运营到商业经营,这个过程中APUS要选择的是在市场新兴的时候,当更多用户第一次用智能手机接入互联网的时候,我们要给他们什么样一款产品?APUS毋庸置疑选择做一款流量入口的产品。今天APUS两年过去了,我们在庞大的入口基础之上,开始经营我们的APUS生态模型,开始经营APUS的开放平台了。

在国内的羊毛薅尽之际,他选择了去国外割韭菜,出海2年斩获10亿用户

如何有秩序地出海?

谈海外新兴市场,我们叫“割韭菜”战略,增长速度最快的是东南亚、南亚和中东这些环中国的地区,核心是两个原因,第一,它们的经济发展速度非常之快,很多国家的速度已经超过了中国,他们的通信设施基础也发展非常成熟,第二,这些国家都属于环中国的,受亚洲文化、受中国儒家文化影响,所以中国的产品特别是互联网这样一个带有极强文化属性的产品,到这些国家更容易被当地用户接受。所以我们选择的第一茬韭菜在东南亚。

第二茬,俄罗斯和南美,它们的经济比第一批国家稍微慢一些,他们的文化受欧美文化影响非常大。

第三茬,在遥远的非洲大陆上,因为经济发展速度问题,因为基础设施建设问题,它们的互联网更滞后。非洲知名的手机厂商,为非洲生产的手机最重要功能就是待机一周,因为那个地方经常停电,非洲市场在4、5年后将成为互联网非常主要的主战场。不排除今天的尼日利亚、南非本身已经非常接近东南亚国家的发展速度和经济水平。

我们把中国互联网全球化要面对的三个模式分成了三个阶段,特别是在新兴市场国家,第一个阶段,流量入口模式,我们判断是2014-2016、2017年,这是流量入口模式打开的时候,如果你做系统类产品、工具类产品、导流产品、聚合产品,这个时候你的产品是出海最好的时候。但是随着越来越多的用户接入互联网,越来越多用户使用智能手机的时候,会发现这个模式的大门慢慢缩小或者关闭。但是当上帝为我们关闭大门时候会打开另外一扇窗。第二个阶段,内容运营模式,2017-2018、2020年我们判断是内容运营模式窗口打开,包括直播、短视频、新闻、阅读、音乐等等接入到互联网。第三个阶段,商业经营模式,就是电商、支付、O2O、互联网金融模型,我们判断2019或者2020是窗口打开。当然,很多国家可能在这个时间点上提前1年。

出海做什么样的产品?

如何做好一款产品?刚才南总在介绍创业邦时候,把创业邦放到了中间,左边是投资人,右边是创业者。今天对于所有的开发者和在座合作伙伴而言,非常重要的是所做的互联网产品要符合基本的商业模型公式,我们把我们判断的商业模型公式分享出来。

首先,用户密度,在市场里要有最大的用户量,否则所有生意免谈。

第二,要有用户黏度,就是用户对你产品的使用频度和使用长度,如果没有长时间、高频度的使用,你的产品是没有黏度,将来用于商业模型变现的机会大幅度减少。

第三,你的产品里是否有广阔的可变现的资源和广阔的可变现空间。为什么去年到今天信息流成为工具产品、内容产品都在做的东西?我经常看各种各样工具的东西都加入新闻聚合,为什么?因为唯有如此,我们才可以有更加广阔的变现空间,有足够多的可变现资源。

APUS要成为用户接入互联网的连接器,就要有满足用户的基本服务,APUS在自己的系统之上集成非常多用户接入互联网的重要功能,APUS桌面等产品可以帮助用户更好的管理手机。APUS的浏览器,可以帮助用户很好的接入互联网进行浏览。APUS的搜索是最传统的互联网应用,APUS的应用市场让用户方便通过APUS的系统下载最新软件和最新游戏,APUS Discovery可以帮助用户找到周围人正在使用的热门应用、游戏、电影、音乐,甚至跟周围好朋友交流和沟通。除此之外,APUS的新闻可以帮助用户获取信息,到今天为止APUS在170个国家提供超过25种语言的新闻聚合。最后是APUS推出的消息中心,帮助管理手机里很多电话、短信、邮件等等。正是通过这样一个产品集群,APUS能够完成用户接入互联网基本的服务,从而让用户方便的接入互联网。这样一款产品仅仅只需要几兆的大小,可以适配全球2万多、几乎是所有品牌、所有机型的手机。因为这样一种服务让用户方便进入互联网,也给APUS创造巨大的成长机会。

刚才介绍APUS只有两年历史,这条曲线是APUS在过去两年的成长经历,2014年6月份准备创立这家公司,得到我两个早期投资人投资的1亿人民币,大概在10月份拿到这个钱,用户量破4000万,2015年1月份全球用户量突破1亿,2014年10月份第一轮融资之后的第三个月得到了第二轮投资,拿到1亿美金的投资。在整个2015年APUS不断快速的开荒,不断快速开拓,从2015年一季度到2016年一季度,大概14、15个月的时间,APUS在全球囊括超过9亿用户,到今天为止在全球用户量已经超过10亿。之后APUS进行了商业化尝试,到今天为止我们非常幸运成为海外第一个成功的盈利淘金者,每月收入超过1亿人民币,而且有丰厚的利润。

今天把APUS的成长历史分享给大家,希望对开发者和合作伙伴带来新的尝试。这是APUS的用户分布,我们用户超过50%在东南亚、南亚和中东地区,除此之外在北美、非洲、南美有广阔分布。正是因为这样,APUS今年不仅仅推出自己的商业模型,同时开始构建基于APUS平台的APUS生态系统,从今年年初开始APUS用自己的资金、自己的市场、自己的流量帮助更多开发者走到海外去。

做个小广告,希望有一天APUS有机会帮助在座非常多开发者走到海外去,APUS愿意提供资金、市场、流量、用户方面的支持,谢谢各位!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