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客
关注科技互联网

GGV创始合伙人童士豪:美国互联网公司入华没一家做成,Uber是最接近的,是中国太强大还是世界变慢了?

GGV创始合伙人童士豪:美国互联网公司入华没一家做成,Uber是最接近的,是中国太强大还是世界变慢了?

12月1日,2016创业邦100未来领袖峰会在北京于国家会议中心隆重举行,GGV创始合伙人童士豪在峰会上发表了题为《新风口·借全球化浪潮成为独角兽之路》的演讲。

犀利观点如下:

1、其实追风口并不难,难的是什么样的人做什么事情;

2、美国互联网进入中国没有一家做成,Uber是最接近的;

3、全球化趋势下,我们花时间最多的是移动应用、电商、旅游、前沿科技四个方向;

4、十亿美元公司是产品导向,百亿公司必须有生态链。

以下是GGV创始合伙人童士豪的演讲全文(由创业邦整理,未经本人确认):

2016年大家对行业的看法,要么认为国内BAT很强,想做大的事情得出海;

要么说消费类项目已经很多了,再往前走必须做企业级服务;

要么就是往农村走,发展三四五线城市,越进农村越好,因为BAT还需要一点时间才能在那边建成更强大的壁垒,所以还有机会;

要么做前沿科技,用科技驱动发展,不管是AR、VR还是AI方面的方向。

其实风口并不难,难的是什么样的人做什么事情。

简单介绍一下GGV,我们是2000年从美国硅谷开始,2005年在上海,3年前在北京,大概40亿美元,共6位合伙人,投了将近200家的公司,33家市值超过10亿美元。

我是2003年做了一个决定,2005年来到上海,2011年来到北京,在北京住了两年,雾霾比较严重,对个人的职业生涯做了个重新思考,所以2013年把家搬回来了硅谷,现在三分之二时间在美国,三分之一时间在国内,一年来国内8次左右,每次大概一周。

看好 互联网全球化方向

为什么做这样一个布局?2003年时候觉得2005年开始中国运气不错,因为PC互联网,后来投了小米,移动互联网崛起,造成很多新的机会。

但是后来重新想了一下,未来10年最大的机会是刚才那四个:国际化、走进农村、企业服务、前沿科技。

趋势很多,我觉得全球化是我最喜欢干的。我从小台北长大,父母来自中国,13岁去了美国,初中、高中在美国读的,大学是斯坦福,然后去了纽约,看到了国内第一批企业在纽约上市,看到了台湾做半导体公司在美国或台湾上市,看到了亚洲四小龙的发展,这些经历帮助我在2005-2013年有很多帮助,如果没有这10年、20年的累积,最近10年是没机会发展很好。但是因为国内已经做了10年了,发现国内很多打法在国外是可用的。

那时候做了判断,从2013-2023年,越来越多中国的同学去国外读研究员或者大学本科,所以中国国际化人才越来越多,硅谷混得最好人群是印度人群,投行、MBA、高科技公司、CEO、二把手的很多都是印度人。我自己认为未来二十年会越来越多中国的公司或中国创业者、中国的职业经理人在全球的平台上表现更好。我自己因为两边比较熟,所以觉得在美国可以帮助更多中国团队去美国发展,同时能够让美国公司,更了解中国这个市场,比如我们投了Airbnb。

美国互联网进入中国没有一家做成,Uber是最接近的

美国互联网进入中国没有一家做成,Uber是最接近的。未来10年我们有更好的准备,能够发挥更大的作用。

美国对于中国的科技发展非常有兴趣,美国媒体很多人问小米、苹果、滴滴、Uber,问各种各样中国的公司,问为什么微信比美国还要好,他们对中国的创新和发展到了什么程度非常好奇,也非常关心中国是否产生以科技驱动型的独角兽公司。

我们回顾一下2005年我来中国的时候,这是全球前5大市值的公司,左边是2005年时候,都是传统行业的,现在前五大全都是互联网公司或者软件公司了,所以很多人讲软件会吃掉全世界。

GGV创始合伙人童士豪:美国互联网公司入华没一家做成,Uber是最接近的,是中国太强大还是世界变慢了?

另外,我们做了独角兽公司的分析,2013年看到了一些情况,发现大部分美国的独角兽出现的时间都是在2005年。为什么是2005年特别多成为独角兽公司?因为2007年是iPhone诞生,需要几年时间才有足够的规模,2005年如果看准这个机会去参与,比之后的公司更有时间准备,等到iPhone规模更大了,或者三星进来了,市场更大的时候它之前的累积就能发挥作用。

中国也一样,独角兽公司上市和非上市加在一起有40多家,大部分也是2005年开始的,现在最大的是蚂蚁金服。中国有40多家上市和未上市的独角兽公司,美国未上市的有80多家,而印度也有2家,这也代表世界经济发展阶段的不同。

从历 史里思考如何做投资

另外,我自己特别喜欢历史,每次会想不同的时代类似事情的发生为什么有不同的结果,1405年?郑和下西洋,每次出去是七八十只船,浪费钱,也没有强大的效应。哥伦布的帆船只有3只,军人也只有几百人,但对世界的影响差距是巨大的。所以好的趋势对社会、对行业有多大的影响,从这里去思考怎么选择团队和投资。

另外,科学带来的巨大变化是灾难还是机遇?我特别喜欢研究现代史,特别喜欢研究200年来中国、日本东亚国家如何应对西方的技术和经济的改变。为什么同时遇到西方的侵略,中国和日本会有不同的反应?这也是我喜欢研究的话题。

前面人类历史差距变化不大,最近300年、400年差距是巨大的,从1400年开始到现在,几乎能买的历史书我都会去看。无形之中在判断下一个趋势的时候,自己思维模式方法是有变化,能够帮助创业者在细分领域怎么做,做出对的决定。

我特别喜欢研究跟海洋文化有关的事情,很早就看了《大国崛起》等这种央视拍出来的具有水准的节目,包括《走向共和》、《甲午大海战》等等,无形之中能够帮助我和我们的投资公司分享探讨事情给我们的启发。

AlphaGo大战李世石这件事去年在国内造成了很大的轰动,在美国却没有人在乎,但是在东亚国家中国、日本、韩国都有很大的反应。在看这场比赛的时候我感觉就像看历史一样,民族的反应是更有意思的事情,远远超过这个比赛。

刚才讲到了四个行业的选择,我选择的是更国际化的趋势,现在看全球十大互联网估值公司,中国已经占5个,前三名谷歌、亚马逊、Facebook是美国公司,后面几家跟中国关系很大,除了 阿里、腾讯,软银等都是因为投资了阿里和腾讯,后面三家都是跟中国有关的。

GGV创始合伙人童士豪:美国互联网公司入华没一家做成,Uber是最接近的,是中国太强大还是世界变慢了?

全球化趋势下,看好移动应用、电商、旅游、前沿科技四个方向

未来十年可能还会有变化,BAT占互联网公司上市总值的75%,在全球化趋势下这四块是我们花时间比较多的:移动应用、电商、旅游、前沿科技。

1 、移动应用。 现在在美国做的一个最好的新产品是来自Snapchat,用户必须晚上跑到硅谷才有可能拿到,还是随机被抽到的,一个130块美金,但是非常炫酷。

未来像snapchat这样,融合软件、硬件、服务的公司会越来越多,而且每家公司会展现创业本质——要干成十亿美元公司是产品导向,要干成百亿公司必须有生态链。

snapchat估值200亿左右,创业者是斯坦福不到30岁的年轻人,但是现在它已经成为对Facebook威胁很大的事情,这家公司做的事情只有85后、90后理解。中国还没有这样的产品,但是未来一两年会有这样的需求。

2、 电商 。电商的投资是很多,小红书等长得非常快,我们觉得未来这样比较个性化的或者社交化的服务是电商的机会,前几名公司都有做到十亿以上估值的可能。

3 、旅游 。旅游这个行业我们花了很多功夫,投了去哪儿、途家,在国外投了Airbnb,这个行业是垂直化的行业,国外公司大部分收入来自于国际的市场。

Airbnb基本会从一个订房间或者订房子的平台,变成一个OTA的,让用户去Airbnb上面不仅有住的地方,同时去全球各地享受本地的生活,会有导游跟各种不同服务在上面,你虽然在当地不熟,但是在3-7天能够把当地有趣的事都做了,熟悉当地情况的人带着你去旅游,体验方式会更好。

Airbnb在全球发展空间,尤其在旅游快速崛起的时代,在中国有很多合作地方。Airbnb的价值观是朴实价值观,八零后、九五后用户很喜爱和认同,这种中西文化结合的机会是我们GGV想做、愿意做和愿意花时间的。

这个生态链很多公司会起来,一亿美元估值公司在这样的项目上是有发挥空间的,我们非常看好生态链未来发展的机会,虽然有一些挑战,但是一亿美元、十亿美元以上的机会是存在的,像Airbnb这样的平台会越来越有意思。

4前沿科技。 这是谷歌做的产品,你可以带着HTV的VR装备,完全不同的体验来使用这个产品。这只是在VR的开始,未来加入AI,有各种各样的可能性。

未来十年,我们相信产品是能打动人心的,这个产品可能在中国,可能在美国,更有可能像我们投的这家公司,在上海和在LA都有办公室的,全球化的公司以后都有可能,如果你在做类似的事情,可以来找我们,不管在中国还是在美国,我们都有很多资源愿意分享。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