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客
关注科技互联网

内忧外患 “两个三星”能否解困还未可知

内忧外患 “两个三星”能否解困还未可知

11月29日,三星发布公告称,该公司正在考虑是否要分拆成两家公司,以便提升股东长期价值,而这个决定的背后是三星所面临的巨大经营压力。Note 7事件,再加之后来的洗衣机召回和贿赂丑闻,如今的三星已经伤痕累累,而在手机和家电市场中,三星更是面对着来自竞争对手的有力挑战。业内人士对三星的业务裂变前景表示担忧,“分拆重组”会在未来再造一个三星,还是只是为了取悦资本市场的短期断臂行为,目前还未可知。

考虑拆分

11月29日,三星电子发表声明称,将增加向股东的现金回报,今明两年将把50%的自有现金流用于回报股东。三星曾表示2017年底之前计划把30%-50%的现金流大约5.7万亿韩元用于回报股东。三星电子计算,将向股东回报现金计划提高到9.5万亿韩元(约合81亿美元)。

在此份声明中,三星称将认真考虑由国际投资股东提出的增加设立独立董事席位的建议,声明指出,三星正在寻觅拥有全球企业经验的“高素质的”董事,并计划在2017年3月举行的年度股东大会上增设至少一名新独立董事。

此外,三星将考虑未来将公司转化为投资控股的公众公司,这在一定程度上将削弱创始人第三代继承人的控制力。声明中称,在过去的几年中,一直在采取措施简化业务,专注于核心能力,确定优化结构是高度复杂的工作,涉及重要的战略、运营、法律、监管和财务方面的考虑,公司已聘请外部顾问进行企业优化结构的深入研究。三星电子决定采纳投资人的部分建议,对公司企业架构进行评估。而对公司分拆并具体在美国资本市场监管市场上市,则没有确定的响应。三星称探索新的架构至少需要6个月时间。

三星做出这项决定源于今年10月美国对冲基金给出的一个建议。美国对冲基金持有三星0.62%股份,该公司建议三星电子转型为一家控股公司,分拆后于首尔和美国纳斯达克分别上市。据了解,三星其他基金类股东如APG和HGI也支持上述建议。

多事之秋

今年对于三星来说无疑是个多事之秋。

8月,在韩国和其他国家出现多例三星Note 7电池爆炸事件,随后,事件蔓延至全球市场。这家占据全球手机市场最大份额的韩国企业,在两个多月的时间里、面对数十起Note 7手机起火事故,不但没能控制住事故量的增长,甚至依然不能给出让人信服的事故原因,终于暂停生产了曾野心勃勃的Note 7。

但这次事件给三星带去的创伤是不可估量的,在业内人士看来,三星不仅要承担超百亿元的经济损失,更要面对此次事件带去的品牌伤害。世界通信网总编辑刘启诚认为,三星在此次事件中受到的品牌伤害完全不是用金钱可以衡量的,消费者以后都会对三星的产品存在质疑,进而影响三星产品的市场表现,这是三星这么多年最大的一个坎儿,对于一家如此规模的跨国企业来说,打击很大。

但事情远没有结束,手机召回事件之后,三星电子美国公司又宣布拟主动召回部分2011年3月以来生产的约280万台揭盖式洗衣机,称大件衣物在高速甩动模式下,洗衣机存在内桶失去平衡,进而引发过度震动并导致顶部脱落的风险。

此后,由于涉嫌向韩国总统朴槿惠闺蜜行贿,三星被韩国检方调查。检方怀疑三星秘密行贿这两家机构的控制人也是崔顺实,韩国19家企业集团旗下的53家公司总计捐款数百亿韩元,三星捐款最多。 11月,韩国检察官突然检查三星首尔总部,没收了电脑硬盘、账册及其他相关文档。在此之前,检察官已经传唤一批三星高管,包括三星电子副董事长李在镕。

而在三星遭受一系列打击的同时,三星的竞争对手却在有力地冲击市场。华为在上个月发布了高端年度旗舰机Mate 9,其手机利润甚至超过三星。

有利有弊

Jackdaw Research分析师简·道森表示,虽然三星考虑分拆并非是对最近一系列事件的直接回应,但却可以成为三星重新评估其长期结构的一部分。

“分拆重组”会在未来再造一个三星,还是为了取悦资本市场的短期断臂行为,分析师们仍莫衷一是。家电网主编李韬认为,从三星电子公布的声明来看,该公司对股东提出的结构性改革建议表示了足够的诚意。Constellation Research分析师霍尔格·米勒也表示,分拆可以提升三星的专注度。分拆后各项业务的总估值将超过多项业务融为一体的估值。

“但是当前三星电子正深陷产品停产危机未能自拔加之集团涉及政治丑闻等,显然不是立即实行的良好时间窗口。”李韬如是说。

国外分析师认为,三星的所有权架构很复杂,重组可以简化结构,增强企业透明度,为三星增加价值。一些投资者认为,如果李氏家族和其他三星子公司增加所有权公司的股份,他们可以获得更多回报。三星董事长李健熙已经74岁,如果他过世,李在镕与他的两个妹妹需要支付几十亿美元的遗产税。

不过,也有专家表示,三星电子向控股架构转移需要考虑许多的潜在因素,比如税收及其他监管方面的变化。据悉,韩国法律要求,控股公司必须持有上市子公司至少30%的股份。如果真的分拆,三星电子必须购买子公司股票,比如三星SDI、三星电机、三星SDS的股票,从而达到法律的要求,开支可能会达到几十亿美元。

北京商报记者了解到,三星电子产业涉及芯片制造、消费电子、手机、电池等多领域。过去十年三星电子执行了27起跨国公司并购案,而在今年就投资了包括美国哈曼、QDvision、NewNet Canada在内的7家海外企业。如果真如声明所言在2017年年中实行,必然首先将其旗下产业进行激进式的重组。预计将以芯片制造和屏幕制造两业务为分拆后的各自核心,但新兴布局的汽车事业也应在独立上市考虑之列,这意味着该史无前例的改革承诺必将旷日持久以年计算。

北京商报记者 金朝力 石飞月

本文来源:北京商报 责任编辑:李德雄_NT2021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