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客
关注科技互联网

印尼企业与其成为风投资本堆出来的独角兽,还不如做“打不死的小强”

如果有人问Sukan Makmuri为什么他选择放弃在硅谷长期奋斗的成功事业回到印度尼西亚,他会回答,他想念印尼小吃。

但是Makmuri认为他肩负一个重大的使命。

“在2012年,我听了亿万富翁Chairul Tanjung 根据Boston Consulting Group的报告在印尼侨民大会上发表的讲话,讲述了如何将印尼在世界上最大的经济体中的排名从第19位提升到第7位。”

“我以前从想过这个事情。但是那个讲话给了我启示,我想,也许我可以深入探讨这个问题。”他补充说。

从1985年到半退休的这段日子里,Makmuri在各种创业公司担任过软件经理。他还曾在Charles Schwab、Symantec和美国银行工作过。他从事于指导创业公司和教授编程语言,同时也投资了几家公司。随后,他回家见了 Martin Hartono,一年后,他们一起合作,共同发展Kaskus,将Kaskus发展成如今的样子。

在2016年,Makmuri终于见到了Kudo的CEO Albert Lucius,就在那一天,他答应成为该公司的新的首席技术官。

Kudo旨在给那些甚至无智能手机可用的客户提供电子商务服务。Kudo从当地的传统杂货店中雇佣“代理商”,如果客户想在像Lazada这样的在线网站购物,客户只需要与代理商打好招呼,代理商就会帮助用户在Kudo平台购买用户需要的东西。Kudo声称,这种做法能够解决印尼电子商务在支付和基础设施方面面临的问题。

“我迅速地加入Kudo,因为 Kudo拥有一个非常好的商业模式…我曾经待过的许多创企有些要不就是在一年后就倒闭了,就像个企业“杀手”,要不就是完全不符合我的口味。而Kudo恰到好处地结合了时代背景,十分吸引我。”他解释说。

以下是Makmuri与媒体谈论硅谷生活和印尼电子商务远景的编辑语录。

问:在硅谷,你认为到值得印尼创企学习的最宝贵的经验是什么?

在印尼地区以及在其他国家(如俄罗斯),如果一个创企想要发展壮大,那么他们还需要在硅谷开设工作室。只有在硅谷,一些独特的东西才能被创造出来,这是别的地区做不到的。

既然说到这里,我们必须得说一下我们在这里开展业务获得的经验——要敢于尝试,即使失败了,也能够从中学习到经验和教训。幸运的是,这也是我喜欢Kudo的原因,Kudo的 CEO总是教会我们如何尽早地发现可能会出现的错误。

第二个获得的经验是,我们需要了解我们用户的确切痛点。他们害怕什么?想要什么?渴望什么?他们如何谋生?我们需要深入研究这些问题,以便我们可以创建用户想要的确切产品。

每当我指导一个创业公司时,我总是要提醒他们,“在公司发展的过程中,记住不要迷失自己的方向!你应该总是与你的目标用户一起测试产品!”

问:你受到最大的鼓舞是什么?

当我第一次做一个管理咨询工作,我想:“哇,这太棒了,我可以通过做咨询获得报酬!”

当我们加入一家新公司的时候,我们完全不了解他们的业务。但我们必须尽快地了解具体业务,甚至要比该公司的员工们更了解业务内容。它就像一个游戏,实在太有趣了。

创企也是如此。通常情况下,即使是我们不明白的东西,我们也必须要创建一个解决方案来解决部门内存在的问题。我曾经在一家贸易软件创企工作过,该公司的一位拥有伯克利大学数学博士学位的设计师在某一天对我说:“我认为你擅长软件制作,但你似乎对贸易一无所知。”

这使我感到尴尬,但这也促使我去学习关于贸易的相关事宜以及其他事情。我读了376本关于贸易的书,只是因为这让我感到有趣。

问:对于印尼的电子商务而言,今年可谓是非比寻常。一些初创公司裁员,转移业务,甚至关闭业务。那么创企如何应对这种情况?

任何新兴行业都会出现这种情况。例如在20世纪初,Henry Ford创造了第一个T型汽车。看到了他的成功,每个人认为,“哦,我们也可以做到这一点!”然后在美国出现了数百家汽车公司。但是几年后,只有三到五家公司能够幸存。

同样的情况正在印尼上演。

我曾预料到了外资会进入印尼市场,显然,外资进入的速度超乎我的预料。资金不是一点一点汇入,而是像洪水般涌入印尼市场。事实上,这并不是一个好的现象。因为在极端情况下,我们所做的任何事情不可避免地会有负面效果。所以我宁愿看到它正常增长。

Lazada去年损失了3亿美元。他们别无选择,只能继续发展。在观察了Lazada的发展过程之后, MatahariMall选择继续向前迈进,但是他们适当控制了发展步伐。那些没有雄厚资本的公司的下场又如何呢?我们几乎可以说,他们都被淘汰了。

能够继续参与这场角逐的公司,要不就是拥有雄厚的资本,要不就是通过某种附加价值占据了特定的利基市场。

如果有人说他们想要开始涉猎电子商务领域,那么他们已经太迟了。

大型电子商务公司已经占据了一线城市。对他们来说,发展电子商务会更容易。但是,对于Kudo而言,我们瞄准的是不同的缝隙市场。我们已经做好充分准备了。电商巨头不会开发的地区,我们将会去开发。

确实,一线城市的人群拥有强大的购买力。但是,如果我们观察一下经济金字塔的话,我们需要思考什么使他们如此强大?因为他们有坚实的基础。事实上,是每个国家的中下阶层在支撑着经济金字塔。那么,为什么我们要忽略中下层人群呢?

问:印尼创企业应该开始改变他们的做法吗?我们以前一直依靠风投资金,如果我们尝试着自给自足,会发展出一批像小强一样顽强的创企吗?

现在,如果我问你印尼有什么很好的车吗?你可以说Mercedes Benz,并且附上各种理由,其他人可能会说小汽车,因为小汽车在拥挤的地区使用更便利。两个回答都是正确的,因为这一切都归结于衡量的标准本身。

对于印尼创企而言,他们应该仅靠盈利来生存还是应该依靠风投资金来生存呢?我们需要思考风投公司为什么要投资?风投公司进行投资,一是因为他们希望能通过投资获得更多收益,二是因为他们相信他们的投资使能够回本,投资的最终目的永远是利益。我们要谨记这一点。

如果一个人在对其他方面毫不知情的情况下进行投资,这就是赌博。与此同时,创企拥有者必须得考虑公司是否拥有盈利能力。如果公司想要长久生存,盈利能力显得至关重要。也可以说,这是一种蟑螂式风格。

如今的独角兽公司,如Go-Jek或Tokopedia,瞄准的是大规模的目标市场。他们为了占领更多市场,在不了解情况的前提下进行投资,结果却亏了一大笔资金。

Facebook
在第一个发展的八年间没有任何盈利,所有业务都是入不敷出的。但是,自从 Facebook
获得大量的用户之后, Facebook
开始走向正轨了。

问:即将面临2017年。让我们一起猜测一下,明年会发生什么?

角逐已经开始了。一旦局势稳定,谁能成为幸存者呢。诸如MatahariMall、Lazada、Bukalapak、Blibli等巨头看似能够生存下去。但连Rakuten也离开了印尼市场了,因此,这场角逐不容小觑。

也许他们认为他们的业务模式能够在所有地方开展。我也有一个经验可以分享。我曾工作过的公司的总部位于硅谷,当公司需要将业务扩展到五个亚洲国家的时候,我们认为这只需要将软件转换为不同语言版本,然后将软件出售就可以了。事实证明,我们的想法是错误的。要想成为全球公司,我们需要在每个国家设立工作室,并且拥有自己的工程师为每个市场的定制相应的业务模式。

对于印尼的新兴本土公司而言,他们可以考虑建立合作伙伴关系。因为有的时候,即使拥有好的想法,但是资金很有可能没有到位。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