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阅读的“阅读自由主义”究竟是个什么鬼?

刷屏朋友圈的“阅读自由主义”

4月份,阅文旗下的QQ阅读进行了一波密集的传播路演。去年QQ阅读的主题是“越读,越明白自己”,今年,传播的核心价值是——“阅读自由主义”。

QQQ阅读的“阅读自由主义”究竟是什么?

我们先来看看这一轮的传播路径:4月中旬,胡歌海报上街,覆盖北上广深地铁,14日

期间还有4月23日,世界读书日湖南卫视的“2017书香中国”晚会的独家冠名。

一系列的传播核心是“胡歌微电影”以及由此延展的交互。这次传播,效果甚好,对坐拥无数资源的QQ阅读来说,成功是预料中的,这里也有不少惊艳之笔。地铁户外广告+OTV+微博+电视,最终指向的核心是APP上胡歌演出的“阅读自由主义”微电影,百川归海,主题明确。

诸多传播妙笔中,首先是胡歌与QQ阅读的联合。

2016年开始,胡歌成为阅文集团代言人。因为《琅琊榜》,沉寂一段时间的胡歌又一次站在事业巅峰,从《仙剑奇侠传》到《神话》,再到《琅琊榜》胡歌的影视之路与阅文旗下的类型小说贴切十分。事实上,《琅琊榜》便是源于阅文旗下的起点中文网。

80后的胡歌,他的80后同龄人正是网络原创内容的主流读者,80后见证了网络原创内容从无到有,并登堂入室,不断搬上影视剧中,成为主流。

一个市场的崛起,背后是一个群体的意识觉醒。

2016年,QQ阅读的主题是,“越读,越明白自己”,也正是这一年,胡歌也“越明白自己”,在事业巅峰“急流勇退”,选择暂别影视圈,选择去美国深造,嗯,去美国读书——如此抉择,与QQ阅读今年的主题,也是耦合的——阅读自由主义,所谓自由主义,就是“自由地读书,读自由的书”。

从“越读,越懂自己”到“阅读自由主义”,传播主题变化了,这其中意味着什么?

应该说,2016年“越读,越明白自己”,更多的是暖心,引发读者内心的温情共鸣,是对内的,自省的。

2017年的“阅读自由主义”,不再是读者的对内的,自省的,更多的是有对外的宣誓。这一主题希望引发的是,读者的激情共鸣。

“阅读自由主义”主题的出台,阅文内部也做了不少调研,然后,“发现有很多年轻人在阅读,但是他们认为这是一件比较私人的事情,看的书不一定是大人们认可的书,每一代都有自己的亚文化,他们想看自己想看的书,他们希望说不被约束不被定义。”

QQQ阅读的“阅读自由主义”究竟是什么?

QQ阅读提出的“自由主义”,其实有两个层面:自由阅读与阅读自由。

自由阅读,一是摆脱时间、空间限制,移动互联网,智能手机,首先打破的便是地域与时间的场景限制,不用拿着纸质或Kindle,只要有手机,随时随地,这是“自由”;二是,QQ阅读背后,阅文集团海量的版权内容,内容数量近1000万部,200大类内容类型以及2000家出版公司版权引入,这也是自由。QQ阅读的确能给所有人提供足够多自由的选择。

至于阅读自由,那就是——“网生代年轻人的阅读,更自由,他们不希望被约束,被定义,被教育该读这个,不该读哪个,他们只希望为自己而读,读自己喜欢的书”。QQ阅读也鼓励年轻人,自由地读书,读自由的书。

从关注读者的内心,暖心的“越读,越明白自己”,到激情式的“自由”呼唤,QQ阅读的传播主题,短短一年时间,有如此反差,探究起来也是有趣的。“阅读自由主义”背后,说到底,是因为,网络原创内容主流化,以及移动阅读主流的必然,更为重要的是,80后、90后,这一批网络原创内容、移动阅读主流人群已经成为社会主流人群。

无论QQ阅读,抑或阅文集团,不止要为作者的社会认同鼓与呼,更有责任捍卫它们读者的社会认同。

阅文集团市场领域有两大核心campaign,一个是“福布斯中国原创文学风云榜”,另一个则是QQ阅读每年一度的推广。QQ阅读的“阅读自由主义”campaign,多少让人想起阿里的“网商大会”,不同的是,“网商大会”更多的是面向电商从业者,教育市场的同时,唤起从业者的自豪感,阅文集团,则需要双管齐下,既要面向作者,又要面向读者。

如果将阅文集团定义成互联网+文学领域的阿里巴巴,那么QQ阅读呢?它应该是,移动阅读的手机淘宝。

未登录用户
全部评论0
到底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