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饭局狼人杀”风口踩晚了吗?但我似乎看懂了米未为何能有20亿估值

这个头部网生内容公司,还有哪些想象空间?

“饭局狼人杀”风口踩晚了吗?但我似乎看懂了米未为何能有20亿估值

作者/严韵柔

昨天,米未的“饭局狼人杀”app上线,马东、颜如晶、肖骁亲自在app上陪网友“杀人”,胡建彪、董婧等开直播吸引大家围观。插麦、音视频自选、美颜等功能,带来不错的新鲜感。

这代表着米未又一次向“网综”以外的领域探索。

如果要以一句话介绍“米未传媒”,我们一定会说“做《奇葩说》的公司”。但实际上,从网生内容,到艺人经纪、知识付费、电商、自媒体,甚至对外投资,凡是影视公司能想到的延展和变现方向,米未几乎其实都做了,有的成绩还很不错。

这不禁让人慨叹,2016年2月的那次A轮融资,估值20亿,并非仅由一个头部项目《奇葩说》炒起来的高价。实际上,在所有做网综、甚至是做电视综艺的创业公司中,至今也很难再找到第二家达到这个价位的公司。

这个头部网生内容公司,还有哪些想象空间?

前虎牙直播负责人加入,

“饭局狼人杀”就是“不专业”

“饭局狼人杀”app在昨天正式上线。

有趣的是,马东宣布配合游戏,将推出一个饭局狼人杀的直播节目,每周五晚上8点到10点,在战旗直播、BiliBili、腾讯直播、QQ空间、网易BoBo、芒果TV直播。这是第一批次的合作平台,并且表示愿意跟所有直播平台敞开合作,免费。

在这个直播进行完了几天之后,经过一个简单的后期制作,三五天之后,还会把它做成一个点播节目,全网播出,开放给所有播出平台,免费,关键是,里面也没有广告。

你敢相信吗?一家几乎最不愁招商的网综公司,一个专业口播广告20年、一心只为伺候金主的马东东,竟然把内容“免费”、“无广告”地开放。

这是在砸资源、冲流量,希望在“狼人杀”市场上后来居上?

小娱认为并不然。正如马东所说,“为什么现在入局?因为之前来不及”。现在入局确实是晚了,去讨论它能不能在竞品中冲出来也没有太大意义。或者,“饭局狼人杀”就是米未又做了一件自己爱做的事情而已。

“饭局狼人杀”的开发团队是一支新加入米未的团队,由胡天宇带领,他在2015年年中以前是虎牙直播的负责人。

在小娱看来,在现在这个时间点推出来,它是一款足够“狡猾”的产品。

提供6人局、9人局、12人局的游戏模式,对不同能力水平的玩家都尽量友好;可以自由选择音频、视频两种游戏模式,照顾不同玩家的使用习惯需求;美颜、卡通贴纸等功能,降低社交心里负担;号称不闪退、不黑麦……

总之,这款游戏好像就是针对之前“天天狼人杀”、“欢乐狼人杀”等产品的槽点、纠结点,对症下药设计出来的。之前用户吐槽的问题在这里都似乎给出了解决办法。

但最大的特点却在于,它追求的不是“正规的狼人杀”,而是“很米未的狼人杀”。

就像插麦、狼队友晚上可以语音对话这种玩法设计,对于很多狼人杀“死忠粉”来说,那估计会把他们逼疯。但是对于米未来说,它就是就是独特的社区属性,就是米未创造的“内容”。

马东说,在这儿做面杀,没有规则,甚至我吐槽这个法官不专业,但这不就是乐趣所在吗?

“做《饭局的诱惑》的时候,有人说你们不专业,你们乱插话。对呀!我们就是要乱插话。就像我们做《奇葩说》的时候,也有人说辩论不是这样的。”

最终,“不专业”成就了《奇葩说》,《饭局的诱惑》也让很多观众边看边技痒,最终在今年春节前后形成了“狼人杀”小风口。马东说,做“饭局狼人杀”是因为,米未做《饭局的诱惑》时很有游戏厂商找他们合作,米未为什么不自己做一个呢?

所以,尽管小娱是一个忠实且高配的狼人杀玩家(笑),还是不得不佩服,米未跟当年搞出石破天惊的《奇葩说》一样,依然有着制造流行的能力。

而追随流行的人,也正是这帮“胡闹”、不受拘束、任性自由的人,形成了米未的内容布局下,特征鲜明的粉丝群体。

马东在昨天的发布会上说,“米未的使命就是生产快乐”。快乐可以是有趣、脑洞大开的内容,也可以是基于一款游戏产品而形成的陌生人社交体验,甚至,它就是这部分乐在其中的用户群体本身。

所以且不论“饭局狼人杀”是否与类似游戏产品形成直接竞争,它就是在“生产快乐”的世界观下做出的尝试。

而且,用户们聚在一起玩游戏,确实可以沉淀下内容,虽然从“不收费”、“无广告”的模式中,我们似乎可以感觉到米未对这种用户参与的内容有点拿不准,但是,这也未尝不是一种试水?

艺人经纪、知识付费、电商……

米未早已不止《奇葩说》

去年年终时,米未传媒在官方微博上晒出了一张“成绩单”,其中包括推出5档节目,总点击量超过32亿次,邀请了500位艺人,服务了20个金主爸爸,等等。

作为头部的网综制作公司,这样的成绩依然可圈可点。但是,最令小娱关注的,其实是成绩单中作为“不务正业”的业务所作出的成绩:

米未签约艺人马薇薇、肖骁、范湉湉等,2016年商务合作品牌125个,登上微博热搜800次以上。“我们艺人经纪的盈利能力很强,甚至体量并不亚于一个单品的综艺节目。”牟頔在《新榜》的采访中曾说过。

米未旗下子公司“米果文化”,推出音频节目《好好说话》,付费用户超14.5万,销售额超2800万。近期,它们又上线了一款新知识付费产品《小学问》。

米未的电商品牌“米未小卖部”,10天卖出“粑粑瓜子”1吨、“好厉害薯条”1000万根。

微信订阅号《东七门》粉丝破百万,10万+文章超过125篇。

从事内容研究和故事开发的年轻公司“大脑天宫”获微影时代、米未传媒投资……

可以说,到艺人经纪、知识付费、电商、自媒体,甚至对外投资,凡是影视公司能想到的延展和变现方向,米未几乎都做了遍,成绩不俗。这不禁让人回想,2016年2月的那次A轮融资,估值20亿,并非仅由一个头部项目《奇葩说》炒起来的高价。

“游戏”固然又是一种变现利器,但是能够诱导玩家氪金,需要团队别出心裁的运营。具体这款游戏能做成什么样,马东笑说,“我不知道这个变化的结果是什么,我只知道我们一直在变化,我们很享受自己一直在变化的这种感觉。”

未登录用户
全部评论0
到底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