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影与猫眼传来合并的背后:淘票票的崛起加速“BAT票务三国杀”时代的结束

互联网票务第三国杀要变成两军对垒?

微影与猫眼传来合并的背后:淘票票的崛起加速“BAT票务三国杀”时代的结束

早在几个月前,从阿里影业发布盈利预警时就释放出了信号,今年的互联网票务格局将由“三国杀”向“两强争霸”转变。果不其然,在百度糯米渐渐退出竞争后,以淘票票、微影、猫眼三足鼎立的格局也开始“蠢蠢欲动”了。

对于行业倏忽之间的快速变化,一位宣发行业的人士也忍不住发出感慨,“17年暑期一过,淘票票应该就是行业第一了。”而近日,也陆续有媒体曝出,国内两大在线票务平台公司猫眼电影与微影时代即将合并,不过随后微影时代CEO林宁否认。

不过据《财经》求证信息报道,猫眼电影与微影时代双方确实已经进行谈判,而幕后推手就是双方共同股东腾讯。不过从林宁回应来看,谈判进展的并不是很顺利,而这场“三进二”的赌局中,谁都不会甘心出局。

猫眼与微影合并,谁会被腾讯弃局?

早在2015年底,微影时代和猫眼关于合并事宜就谈过多次,不过直到现在都没有谈拢。今年年初,林宁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就透露过一直考虑收购猫眼,且微影时代与猫眼都同属于“腾讯系”。

不过据第一财经商业数据中心发布的2017年春节档在线票务平台数据得知,猫眼电影以33%的市场份额占据春节档第一位,淘票票份额接近30%位列第二,而微影时代旗下的娱票儿下滑至16%排在第三,百度糯米仅占6%,后慢慢从BAT竞争格局中退出。

在面对淘票票的强势崛起,猫眼和微影再不情愿,也要在一起进行最后的抗争。但是,从今年上海电影节期间,光线传媒懂事长王长田发表的“猫眼要实现独立上市”言论来看,两家公司想要合并,谈的并不是特别愉快。林宁否认合并调侃猫眼“自作多情”,更像是合并前的一种高调示威,有便在谈判中占领舆论高地。

两家公司都有自己“独立”的想法,但从2017年电影市场骤冷,光线近日也传出裁员10%的消息,《首席娱乐官》也从光线工作人员口中确认确实有这个说法。猫眼电影成立于2012年,最早出身于美团电影,也是最早提出“互联网票补”的打法,一度占据在线售票行业70%以上市场份额。2015年起随着BAT格局的奠定,猫眼在流量、资金方面很难与其他三家抗衡,市场份额逐渐被抢占。

2016年5月,猫眼电影从美团分离,被光线并购,目前光线持有猫眼电影57.4%股份,美团以32.6%的股份占比成为猫眼第二大股东。

也有业内人士分析称,猫眼与光线合并后,并没有起到1+1>2的效果。与光线的结合,反而让其它电影制作与发行公司对猫眼有所忌惮,比如如果光线有自己主控片子上映,猫眼会不会在资源上有所倾斜。也就是说,在扮演一个独立在线票务平台及社区的角色上,猫眼很难拿到与非光线主导影片的主要票补,丧失在线票务平台最重要的价格优势。

虽然王长田口中声称要坚持猫眼独立上市,不过关于猫眼创始人徐梧离职传闻,也有人表示对猫眼独立上市的担忧。而目前猫眼急需要拉拢一个合作伙伴巩固自己的地位,糯米收缩后,作为“腾讯系”的微影则成为猫眼对抗淘票票的唯一盟友。

不过,在猫眼的决定权上,腾讯并不占据优势。然而在微影时代的扶持上,腾讯也不是太乐观。

微影时代前身是微信电影票,成立于2013年,可以说是“腾讯系”出生。之后在林宁的建议下,微影时代从腾讯脱离出来成为一家独立公司。在经过几轮融资后,微影时代融资额达到四五十亿,而腾讯股权也就不断稀释,尽管腾讯目前依旧是微影时代的第一大股东,但占比仅为15.99%。

作为创业公司,实在扛不住“票补”的流血竞争,尽管在2015年收购了格瓦拉,但对于增加微影时代在市场的份额微乎其微。微影近两年一直在尝试泛娱乐战略,跳出在线票务的单一模式,在发行和投资领域寻求新的故事。

微影时代两年间投资了40多家公司,累计融资规模达50亿,但铺的盘子太多,去年保底发行了电影《致青春》、《盗墓笔记》、《铁道飞虎》,但效果并不理想,今年参与投资的好莱坞大片《攻壳机动队》、《变形金刚5》票房也远不如预期。微影将融到的钱除了烧到了票补上,几乎都在发行上交了学费,这直接影响了原有股东的信心,更有股东质疑微影时代不务正业。

且随着大众点评获得微信钱包的入口,微影独家入口的优势也不存在了,有人认为微影很有可能要被腾讯“遗弃”了,即使与猫眼的合并再不情愿,在淘票票崛起和市场竞争面前,也是非合作不可了。

淘票票的崛起

“BAT票务三国杀”时代的结束

从2017年春节档在线票务平台数据得知,淘票票的市场份额与猫眼相差仅3%,目前其差距正在慢慢缩小。猫眼背后是光线,光线本身就是电影制片公司,又做宣发,行业很容易将信任寄托于淘票票。

最明显的行为就是,上海电影节期间的高峰论坛上,阿里大文娱版块负责人,也是阿里影业新任CEO俞永福提出阿里影业的新战略:未来将减少主投主控的内容投入,聚焦用户触达、商业化和内容产业化三大“新基础设施”。俞永福声称不会与华谊、光线这类上游做内容的影视公司形成竞争,专做行业服务型公司。未来,在阿里影业的收入占比中,占大头的将是淘票票和包括衍生品开发等在内的非票房收入板块。

而近年来的上海电影节,淘票票也一直是电影节的友好合作伙伴,今年更成为第20届上海电影节官方唯一线上售票平台。据了解,淘票票在开票1分钟内就接到23261份订单,售出38619张影票;5分钟达到80080份订单,售出122965张影票;截至中午12点,达到14.6万个订单,售出21.4万张影票。而未来,互联网用户和电影粉丝对淘票票的粘性只会越来越强。

根据阿里影业发布2016年度业绩报告,其营收收入9.046亿元人民币,相比上年增幅243%,但也受累于淘票票等互联网宣发业务的市场推广费用,净亏9.59亿元。不过阿里影业此举目的也是为了获取更大的市场份额,而这一年来,淘票票也如期超越了微信微票、格瓦拉、百度糯米等,与猫眼电影共享市场前两位的领先位置。

今年阿里影业通过《一条狗的使命》在互联网宣发打了一场漂亮的翻身仗,不仅交出了6.08亿票房成绩单,也让其国际战略获得认可。其中,淘票票功不可没。

但为了提升淘票票的市场地位,阿里影业依旧在这个领域持续投入资金。今年上海电影节,俞永福也针对阿里影业近年来业绩亏损情况作了回应,并认为今年阿里影业收入仍然是持续高增长的一年。阿里影业账面资金仍有百亿规模,未来还会持续加大对淘票票的投入,暂时没有上限。

阿里影业也称,淘票票今年的目标就是与猫眼电影,一决雌雄。根据Questmobile的数据,淘票票App的日活跃度已经实现对猫眼电影App的超越,成为业内最活跃的电影票购票App。

除了资金投入,阿里还给了淘票票很多支持,包括技术、人才以及非常重要的入口矩阵。基于阿里巴巴大文娱的生态优势,淘票票先后接入了高德地图、优酷视频、UC头条等移动端App,进一步丰富用户场景,打造一个覆盖支付、社交、资讯、视频、地图等应用场景的全方位购票平台。

而今年6月初,印度媒体也一度爆出阿里影业收购了印度第二大在线票务公司TicketNew的多数股权,收购金额接近12亿卢比(1.26亿人民币)。对于阿里而言,国内助攻淘票票厮杀,印度助攻Ticket new“夺权”,紧抓在线票务市场。

在线票务平台打到现在,在面向用户的售票端,仍然需要强大的资金支持,以应对消费者对价格的敏感。而且电影票的购买不够高频,不足以形成app粘性,因此票务平台必须依靠强势入口矩阵,否则必死无疑。因此在线票务平台独立发展必然巨亏,需要依靠生态转型其他盈利模式。

未登录用户
全部评论0
到底啦